《迷途沉沦》
第2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房间虽不算大,但跳舞还是还是有空间的,而且房间的设计本身就考虑到这些,两人到另一边不挡着唱歌的人。杨秀峰的舞姿是在柳市五中的几年里练就的,到市局后更是经过反复实战,有一定的功底。
  可与陆婷一站就感觉到自己那点功底的不够,陆婷有种乐声响而身体动的节奏,完全不要意识去指挥身体。
  杨秀峰见这情形想逃已来不及,只得硬着头皮随音乐而动起来。陆婷很能体贴与配合,一曲之后,杨秀峰虽很享受陆婷的舞姿却没有勇气再请陆婷站起来。
  田鹏与那女子依偎着有一定的距离却又看出两人的亲密,静下来后杨秀峰冷眼的看着房间里的人。滕兆海算是最为放肆,捏揉这陪他唱歌的女子但也没有做得过分,顾及到气氛。闹得程度远没有上次喝酒后大家闹得直接,田鹏的两个手下,秘书小罗从进房间后一声不响,靠着沙发把手伸进女子后臀里,随唱歌的人轻轻哼着。
  接近午夜,滕兆海说该散了。田鹏挽留,问是不是要宵夜后再回去。滕兆海不肯,说着感谢田鹏热情招待。田鹏把滕兆海拉到一旁,杨秀峰正与陆婷说着分开前的客气话,没有留意田鹏和滕兆海在做些什么。下到酒店外,田鹏截了车送滕兆海和杨秀峰走,准备把两人亲自送到家后再回宾馆,被滕兆海拒绝了。
  车走了一段路,滕兆海从衣里掏出个红包来,说“秀峰啊,这是柳泽县的热情,田鹏让我给你带来了。”说着给杨秀峰。
  “老哥,这是他们给你的心意,你就自己买包茶喝吧。”
  “放心拿着吧,我自己有我一份。田鹏他们要到市委里办些事,想走通这路让我给他说几句话而已,你不要多想。”滕兆海说,再一次把红包塞给杨秀峰。
  见滕兆海走进院子里,杨秀峰才坐进出租里,忍不住用手捏捏那个红包,想拿出来看看里面装了多少,却又怕司机见了不好。回到家里在进门前终于打开看里面是多少。
  躺在床上,杨秀峰酒意渐渐醒来,人也清醒了。回想今晚的饭局,田鹏和滕兆海都是副处级别的职务,可滕兆海在要害部门,田鹏就得千方百计仰着鼻息脸色。连自己这个比田鹏还要差一级的科长也因为与滕兆海关系铁着沾很大的光,田鹏指派陆婷这样一个美女陪自己让自己开心。
  这就是权力的威力,不必多说什么,有权力一切就会随愿而至。
  想着这些,杨秀峰不禁想到自己,在师训科里虽说清闲手里也还有些经费可随意支配,毕竟不能与滕兆海等人的地位相比,得找机会和滕兆海说说,看能不能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位置?
  没有想到,第二天去上班市局里的人见到杨秀峰都客气了不少,每个见杨秀峰的人都会迎上几步来与他说几句话。杨秀峰不知就里,平时虽然有人看在岳父廖昌海脸面上对杨秀峰客气,那种客气显然让杨秀峰体会到一种距离感。
  今天却截然不同,这种热心很真实,对自己的奉承更是到位。杨秀峰应付了两三个人后,心里猜想:是不是因为得到局长的肯定?不对,局长就算夸自己这些人也不会来凑这热闹。

  是不是因为暑假培训科室里经费大涨,他们想讨好弄点用?那也不可能,请客倒是可以,这些人里得自己的请还少了?是不是又有什么谣传,自己的岳父官职会高升?是有些像却又不完全像。
  等到了办公室里,江海见杨秀峰到了说,“科长,有这么好的事也不透露一点,好让兄弟们给你庆贺。”
  “什么事啊,看你说得没头没脑的。”杨秀峰真不知道到,想要问江海又觉得直接问不好。
  “科长还想瞒到什么时候?全市局里的人都知道了,总不能让你的小跟班最后知道内情吧。”江海说。“什么内情?”杨秀峰脸上淡淡的笑意,让江海看来更深信外面的谣传。“科长,都说见科长与市委领导在一起,还很亲密,今年内就会调到市委里去。是不是这样?”
  杨秀峰听到江海这一说法,都不知道怎么会传成这样,难道是昨晚自己说梦话给人听到了不成?把昨晚躺在床上的想法给传了出来。“谁这么无聊啊,我下学校去教书还差不多。”杨秀峰说了这句后不再理会江海的猜疑,这种谣传会很离奇无法解释的,那就让他们去猜好了。

  杨秀峰想了一会,想起昨天吃饭前与滕兆海从市委里出来见到市局督导科里的那人,知道准是他回来后乱说,这种谣传未免太快了。是不是找找滕兆海,让他帮自己挪挪位子?滕兆海到底有多少能量,听田鹏的语气滕兆海说不定真能让自己实现想法。
  本来要在全市各县师训股的集中会,把省里暑假师训工作布置下去,让县里尽快做出通知文件,市里师训科也才做相应的计划。一些资料、师资和相应的证书都得事先做好准备。杨秀峰被这流言攒动,没有心思想这些全部都推给江海,让江海有更相信流言。
  两天后,杨秀峰从市局下班回家,吃过饭后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岳父饭后依然到书房里养养神,岳母在厨房里收拾,廖佩娟回房间里上qq聊天去了。
  没多少时间柳市的本市新闻就会播出,杨秀峰在等着一个一个频道的换来换去,都是些广告和节目预告。已经习惯了,也没有什么好厌烦的,这时门外响起门铃。对于来访者,都是找岳父杨秀峰也是习惯了的。

  走去开门,他一看就觉得这人不是柳市人,那人见开门后问“请问杨秀峰科长说住这里吗?”
  杨秀峰一看是找自己而来人自己却不认识,心里就有些奇怪,就算下面县里师训股的人,也用不着找到自己家里来,何况各县师训股的人大多都认识,就算不熟见面都知道是哪个县的。
  而来人一点印象都没有,杨秀峰怀疑这人是来找岳父的,却用自己的名来开道。
  “找我有什么事?我就是杨秀峰。”杨秀峰站在门出没有让来人进屋的意思,心想你要用自己来做敲门锤,那就让你好好尴尬下。却见来人脸一下就堆满了笑,说“是杨科长啊,我可好找。”
  “找我可到市局里,我每天都在的。”杨秀峰没好气地说。
  “我是柳河县的,杨科长没有见过我吧,我可是早就听到过杨科长的大名了。”那人有种自来熟的气质,让杨秀峰有了警觉不由的退了一步。
  “柳河县?”杨秀峰在柳河县是认识几个人,却觉得不认识面前这人。
  “我是柳河县政府办副主任何勤,杨科长上次到柳河县调研时我当时没有得到信息,让杨科长受委屈了。后来我们李光洁副县长批评了县教育局,市里领导到县里都没有汇报,意识和素质都太差了。”杨秀峰见来人说的真是对自己有了调查,把自己到柳河县的行踪都先弄清楚了,不再好把来人拒之门外。就让那人进屋,转身见岳父廖昌海也转身回书房里。
  岳母已经从厨房里出来,见来了客人要去给来人倒茶。何勤客气地说着不要忙,杨秀峰只得站起来给何勤倒茶端来。何勤接过,说着谢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