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2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两天花了不少钱,杨秀峰给江海报消费情况时往上加了些,等江海回局里填报报账票据时,他又会向上再多加两层,节余下来的钱自然归杨秀峰,江海玩得这样开心哪还能要这些钱?
  除去给廖佩娟买的礼物费用外,倒能节余一小笔钱够自己与李秀梅见一次面的消费。
  一回市局就先向局长汇报,当把奖励证书给局长看了后,局长自然会高兴,免不了要褒奖一番。
  杨秀峰乘机处理了在省城里的消费报单,同时,要求市局支持他们暑假培训的工作。
  教育系统各种培训,从省里到市再到县里都有一整套的理论依据,作为培训的业务部门师训科只是进行组织和实施,真正要落实下去,就得人事管理部门出面,用职称评定、各种资格评定、荣誉称号评定等各种途径来卡着,你不参培训你损失就会大得多,而且,你连理由都找不到。
  对这些,杨秀峰已经深韵其中关键,与局长汇报时连基本的规划都已经做好。局长见杨秀峰业务熟悉,工作又踏实,自然又要夸赞一番。
  市局对教育系统培训那也是求之不得,这是双重利益,一是舆论导向,对系统的培训使得全体教职工知识得到更新,可以上报上刊地大加宣传造出社会舆论来;二是每一个教师年培训费平均两到三百元,对于单一教师而言他还是能够忍受,何况,教师本身的知识分子性格决定了他们肯定不会为这点钱闹起来,但全市有多少人?八万多人,每年的费用总共就有两千万。而成本却不需要多少,这就给整个教育管理体系凭白地添了多少可用的额外资费?

  当然,这些帐不会有人算出来的,杨秀峰就是直接受益者之一。也没有人会追究,国家和政府给师训已经划拨了不少专项资金,那些钱的流向。
  有了名目众多的培训,就很好找出支配这些专项资金的借口。
  具体的政策有市局的局务会讨论定下来,大体的方向是不会变的,只是看收费上还能向上调整多少。杨秀峰只要江海把开会的通知和暑期系统培训的文件通知做好,在开会期间下发到各县就是了。这些事江海已经反复做了,文件只要调整下时间和培训的内容、收费金额即可。
  回到柳市后,杨秀峰把从省里买的礼物给了廖佩娟和岳父岳母,家里的气氛又和谐了些,廖佩娟没有追究杨秀峰不带她到省城玩的事了。
  滕兆海突然来了电话,要杨秀峰和他一起去参加一个饭局,杨秀峰跟廖佩娟说时她也没有多问。
  杨秀峰正盼着能与滕兆海保持频繁的往来接触,等滕兆海的电话都等了好些日子,心焦着。接到电话忙赶到市委门口,等了一会还没有见滕兆海出现,不好打电话催,就进到市委里去找。

  滕兆海还有点事务在处理,见杨秀峰进来微笑着点头手指了指桌上的文件。杨秀峰见滕兆海面色较好终于放心,他擅自进到市委里找滕兆海也有一份试探的意思,看滕兆海见自己冒失地进到市委里会是怎么样的态度。
  坐在那里等,杨秀峰见滕兆海的办公室装潢得庄重而大气,不像他的那办公室有种轻飘飘的感觉。
  “让你等久了,不好意思啊,怪我没有说清楚。”滕兆海说。
  “没有,到市委里来算是长见识了,老哥办公室很大气,那种肃穆感对外人是种威严对自己却是种自信。”
  “哪有你说的这样神奇,只是心理作用罢了。秀峰,有件事一直没有对你说,今天乘这会没有人我们把这事了结了。”杨秀峰听说心里突然“怦”地一跳,不知道滕兆海会说什么,不好接话心里却紧张起来。
  “上次为我的事让你费心太多,躺在医院时我就想过要怎么样才能感谢老弟这样帮我,帮我解决了个大难题啊。”
  “老哥,还提那事做什么,都过去了。那只是巧合遇上,却让我结识老哥这样的大人物和不少大领导。老哥要总把这事挂在心上,那可是见外了。”
  杨秀峰知道滕兆海是在提车祸的事,心里也就踏实。
  “老弟,是你帮我太多啊,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老哥我心里哪会不知道?秀峰,这是住院的费用为无论如何得给你补上。”滕兆海说着把一个存折递给杨秀峰,杨秀峰一下子明白滕兆海想把这情先还上,虽然很想知道存折里是多少数目,见到数目也能了解到滕兆海感激的程度,杨秀峰还是不肯接那折子。
  “老哥,不是说好了吗,你又来提这事。老哥要是肯认我这当弟弟的,不怕老弟拉你后腿,就请老哥不要再提那钱的事。要是老哥觉得我身份低微不配做老哥的朋友,我也没有什么话说。”

  杨秀峰赌一把,与滕兆海往来不多在医院期间也知道他对自己感观不错,就把事情说得绝一些。
  “你想哪里去了,我欠你这么多。何况这住院费用也应该补上,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这帐还是要算清楚老哥心里才舒坦,你先拿去,我也知道我们都不在乎这点钱。”滕兆海这时也有一丝激动。
  “老哥,既然是兄弟哪还能这么计较?哪天我要是手头紧了,跟老哥要些老哥还会不帮我一把?”杨秀峰估计这存折顶多就两万元,能用两万元让滕兆海心里有所亏欠,那真是太划算的事了,求之难得啊。
  “好,既然老弟这么说我要再坚持就显得见外了。你放心,老弟今后要什么难处我能帮上的一定会尽全力帮你。走,我们吃饭去。”滕兆海说后把存折收起,在杨秀峰肩上亲切地拍着。
  杨秀峰心里顿时像喝了一罐蜜糖,又像打开了一条通达之路。
  出了办公室,滕兆海与杨秀峰之间走路时就显出一定的亲密,外人一看就知道是老朋友老关系利益一致的人。出到市委门口,杨秀峰突然听到人与自己招呼,“杨科长。”
  杨秀峰看,见是市局里督导科的一位同事,便说,“你也来市委办公务啊,我与朋友先走了。”

  那人见杨秀峰和滕兆海一起走着,不由地看了一阵。
  没有叫车,两人走了一段路才截住一出租车,上车后滕兆海报了个地名,摸出电话拨打。对方立即接了,杨秀峰听到电话里说“滕主任,想请领导您赏光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在晶都,滕主任在哪个位置?我马上过来接领导您。”
  “什么您不您的,你少来这套。现在我在车上马上就到了。”滕兆海说,有三分骂人的语气,对方一听却笑开了,“滕主任就是这样的好领导,我们几个在等着。”滕兆海收了手机对杨秀峰说“他们是下面县里的几个领导,我们就去见见,他们安排什么就入乡随俗吧。”
  晶都大酒店在柳市都排得上号的大酒店,进出酒店的也都是上层人物,或者领导干部、或者成功人士,平头百姓也没有那份胆气走进这样的大酒店里,掏腰包消费更是承受不起。杨秀峰跟着滕兆海到酒店大门内,出租一停就有门童过来开门,所幸今天穿着衬衫领带也打着,跟在滕兆海身后杨秀峰虽然感觉到大酒店那种夺人的气势,还没有心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