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跟着那人走到一桌边,见蒋继成坐在桌边,手里拿着扑克牌正专心在桌面上。
  杨秀峰没有玩过这些,平时也就玩玩麻将,扑克也就玩过斗地主、翻三皮等流传广泛的娱乐型玩法。
  蒋继成见杨秀峰到来,转头说了一句,“来了啊,玩不玩?”见杨秀峰摇头,又说,“那借兄弟的好运让这把多赢一点我们好去喝酒。”之后就全力关注着牌局,杨秀峰看不懂规则,只有静静的等着。
  一把牌不要多久,蒋继成果然赢了些却没有赢多少,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杨秀峰说,“老哥不忙,再玩几把吧。”
  “那好,有老弟压阵一准能赢。”蒋继成说着继续玩牌。

  一桌上的人没有一个认得,这些人分明是柳市里一方豪雄,每个人都一副大派头。这些人对蒋继成和善巴结,对杨秀峰却不加理会。
  两三局牌下来,蒋继成输少赢多面前的筹码渐渐多起来,后来一局把牌分发下来后,蒋继成把牌让杨秀峰吹上一口,说“老弟,这是最后一把看我们能不能喝酒就看你吹的这口气了。”
  杨秀峰凑趣吹了一口气后,也来了兴趣全神关注着,虽看不懂却更多地观察每个人的表情,从表情里判断牌的好坏。蒋继成运气不错,最后一把终于大赢把桌上的都通杀了。
  收了筹码,蒋继成呵呵笑着跟同桌的人道了谢,要杨秀峰帮着带一些筹码到总台处兑成现金。
  出到房间外,蒋继成从赢的钱里抽出一些递给杨秀峰,杨秀峰不肯拿,说“老哥运气好,这份红运我已经沾到,有这运气就满足了。”
  “秀峰老弟,我每月的这些日子都要来这里玩几把,他们都会让我赢走。这些事跟老弟说没有关系,你不肯收钱我们就多喝几次酒也是一样。”杨秀峰才知道蒋继成的好手气是同桌的人一起联手送的,只是不知道这样的牌桌蒋继成会参加多少次?杨秀峰想到自己要弄点钱得千方百计地找些理由,处境相差真的太大了。
  两人没有走出那栋楼,而是向下走两层楼。到七楼,从电梯口出后一转角就是一个小厅,是整层楼的总台,有服务人员在。
  总台对面有一房间挂着门帘,门帘是悦目的绯色一看就让人明白里面是什么。蒋继成在前走,走到总台处跟一个侍应招呼了声直接掀开门帘走进房间里。
  杨秀峰估计房间里是一大群莺莺燕燕的美女们坐等着人们来点台,跟蒋继成进去看果然如他所想。二三十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女子,穿着统一工作服坐在里面看着电视。
  见两人进门,一个比较成熟的女人站起来迎着两人,其他的原本说着话一下都安静了。蒋继成身材魁梧壮实却不显得肥胖,杨秀峰可说是标准的帅哥型,让所有的女人都眼露期待。
  面对期待,蒋继成没有丝毫动心,扭头对身后的杨秀峰说,“兄弟,喜欢什么样的自己选,一个不够就两个,点一个预备着也是很不错的。”
  杨秀峰听了蒋继成的说法,心中一动,真的向往在嬉闹是旁边还有一个在凑热闹,是不是更让人热血沸腾?

  杨秀峰只能偷偷地咽下口水,真的要这样玩玩,也不能在蒋继成他们面前这么做。
  蒋继成从这群坐得纷乱的女人里拉出一个,女子看上去是这群人里最为年轻的一个。蒋继成说,“满十八岁了吧?”
  “哪能不满十八岁?会所有规矩的,请先生放心。”那个一开始迎向两人的成人在旁说。
  “那就好,兄弟不会选花眼吧,要不我给你点两个?”蒋继成催杨秀峰。
  杨秀峰见人群里有一个脸丰润额头饱满晶莹,个子适中的女子一直微笑着没有怎么看向自己,便走进人群里看着女子的牌号说“78号吧。”那女子就站起来,随杨秀峰走。
  两女跟着两人走,一出门就有侍应女子在前面给两人带路,进了另一间房里。
  杨秀峰见里面摆设当真高档,真皮沙发和其他修饰很融洽,让人感到舒适。两张大单人沙发、茶几、音响设备一应俱全。
  等两人坐下,侍应女子拿单让两人点,蒋继成说“老弟,今天我们还是喝酒吧。”
  “随老哥的意思,只是我酒量太差,怕不能让老哥尽兴啊。”杨秀峰是指上次自己醉得不省人事。
  “今晚就我们两,就随意喝,我也不敢多喝啊。今天主要是来聚聚,来放松放松。”说着在身边那年轻女子脸上轻轻地捏捏,脸上的意味很明显。

  等侍应女走后,蒋继成已经把那女子搂在怀里乱揉,女子被弄得气吁吁地红脸,想挣开却又不能。蒋继成体会着女子的挣扎,呵呵地笑,见杨秀峰没有动,说“兄弟还拘束什么?到这里了只讲随自己的心意,哪有那么多顾及?”
  边说又边演示,两手在女子身上重要部位捏着,女子虽然遮挡却哪又档得住?蒋继成哈哈兴奋地畅笑起来,杨秀峰见了伸手让自己身边的女子坐到大腿上来,一手搂着女人的腰感受着女人腰肢微微丰满的腰肉,细腻滑软,另一手搭在女子的大腿上慢慢摩挲。女子见杨秀峰有体惜之态,斜靠到杨秀峰怀里。
  蒋继成闹了一阵,不知道在女子耳边说了什么,这时对蒋继成的手脚袭击有些配合。蒋继成将手伸进女子的衣里捏着胸前,一手从裤腰往下伸展女子捏弄,让女子的脸已经显出粉红欲色。
  杨秀峰眼不时瞟过蒋继成两人,坐在腿上的女人见了掰着杨秀峰的头不让他到处看。
  酒菜上来,菜大部分是一些冷盘也有两三盘算热炒,一瓶52度五粮液,一瓶法国干红,两匝啤酒和两瓶酸奶饮料。杨秀峰看着菜的色彩很好,只是不知口味怎么样。
  蒋继成见酒来了放开女子,把住酒瓶,说,“兄弟,今天我们就这一瓶的量。对兄弟喝酒的爽朗最合我心意了,一口干,这多爽快?那些扭扭捏捏最让人烦,就像全身的力却打在海绵上,感觉窝囊得很。”

  给杨秀峰杯子里斟满了酒才往自己杯子里倒,满了后端起来说“兄弟,我们虽然是第二次喝酒,我却觉得与你投缘,我们先喝一个。”
  “感谢老哥这样看得起,说到投缘,我从第一眼见到老哥起就觉得老哥是个大人物,而且豪爽仗义疏财我最敬仰的。我敬老哥一杯。”
  “不说敬不敬酒,就我们两人还有什么敬酒的事?兄弟,我跟你说,兄弟们往来最讲究的就是以朋友感情为重,兄弟感情是最为纯净的了。”两人喝了一杯,才想到要两女也喝酒。
  两女不参与喝白酒,开了干红给两男人都敬了一杯,蒋继成倒是很顺意地接受了。
  喝到第三杯,蒋继成说,“兄弟,现代流行话说:什么是兄弟?真正的兄弟有四种:一起当过兵,一起同过窗,一起下过乡。这三种我们兄弟两都没有办法了,也无法弥补,但我们还有第四种结成兄弟情感的,那就是:一起嫖过娼。哈哈,这点谁都无法阻拦我们兄弟情感的。”
  说了搂住身边女子狠狠地亲了亲,把自己的得意劲发泄出来。
  杨秀峰早就听过这种说法,见蒋继成这样说心想自己是太拘谨了,弄不好会让蒋继成认为自己不合拍,慢慢地对身边女子玩闹的程度也就加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