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秀峰心里在暗笑,这些钱里,除了给江海和刘浙西的两千外,杨秀峰打算再给江海一千,其他的钱都落入自己衣兜里。每一次出差大家都这样填报单的,有时没有出差也会凭空地填报,何况这次是真去了。
  杨秀峰想着晚上要是不与滕兆海见面请客,可先把这钱送给岳父。以前杨秀峰也会偶尔在家里替岳父收这样的红包,一般数额不大,都让廖佩娟转给岳父处理。

  杨秀峰再次把江海报销的钱拿出来,三万多塞得皮包鼓着难看,要是给了岳父两万,下次要请客又得找可以签单的联系户才成。用一万多来请滕兆海他们,显然是寒酸了些,这让杨秀峰很犹豫。不过,柳河县张志刚副局长的那红包始终要与岳父说清楚才会安心,拖久了只会让岳父对自己一直都好感破坏掉,这也是很危险的。
  回到家里,廖佩娟还在为那天喝醉的事拉着黑脸,杨秀峰直接选择无视,等岳父回来后进了书房也跟进去。“爸,有件事要和你说说。”
  “什么事?”廖昌海与杨秀峰两人的交流比起与廖佩娟的交流要多,廖昌海也不奇怪。
  “爸,前次我到柳河县时,教育局那副局长曾到宾馆看望我们,送了些礼品。还、还有个红包。”
  “这事我心里明白,没有什么的。”廖昌海没有问红包的事,杨秀峰不知道岳父是不是不好直接问,又说“爸,前两天一个朋友出了点事,那红包我先用支了,今天他还过来。”说后去取钱包。
  “你拿着就是,以后控制着喝酒。”廖昌海说。

  廖昌海明白,在外面应酬是怎么样的情形。对于杨秀峰是不是要支持他出去应酬就有些矛盾,怕杨秀峰在外面招惹女人对自己女儿不起。
  有些话又不能直接说,说出来不正好让杨秀峰知道自己在外面应酬的情形?这些事虽然能做,却不能说。
  从书房里出来,杨秀峰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的,差点要说出与自己一起喝酒的人是市委的副主任,要是岳父知道滕兆海的身份,肯定会支持自己再多喝醉几次。
  但自己与滕兆海的关系还没有稳定下来,总要让两人的钱处理好了,才好主动去拉着滕兆海。见廖佩娟阴着脸,杨秀峰懒得去看她脸色,坐到客厅沙发上弄手机。
  正准备去翻看,廖佩娟乘杨秀峰不注意一把将手机抢了过去,先看信息没有什么异常的。却翻出一条:一老农进城买避丨孕丨套,到了药店忘了避丨孕丨套怎么讲,犹豫再三终于小声问营业员:同志,有没有装**的麻袋?
  这条信息是刘浙西白天给杨秀峰发的,杨秀峰看过后笑了一会就想着报销的钱和与滕兆海的往来,一时就忘记删去。

  廖佩娟读后骂了声“下流。”却没有把手机还给杨秀峰,翻到手机里的通讯录。
  杨秀峰手机里的通讯录编排得很清楚,廖佩娟也不是第一次这样突然检查了,每一个好友都注明了身份,让廖佩娟一看就知道对方是谁,方便廖佩娟检查而懒得与她解释。廖佩娟从开始第一个好友看起,突然,见到名单里突然出现一个新的名字:蒋哥。
  “这个人是谁?”廖佩娟说,语气里有些烦。
  “谁啊。”杨秀峰不知道廖佩娟指的是谁。
  “那个叫蒋哥的。”
  “蒋哥啊,一个朋友。”
  “什么样的朋友?才认识的?他是做什么的?”
  “你查人家户口啊,没见过这样的。”杨秀峰也有些不耐烦。
  “怎么,现在还不能问了?交什么样的朋友做什么样的人。”
  “神经过敏。”
  “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我偏要看看这蒋哥是男是女。”廖佩娟说着点了拨号键,杨秀峰见了伸手一抢廖佩娟却又了防备偏身一躲。

  廖佩娟见杨秀峰反应过敏心里更是疑虑重重,以前没有见杨秀峰这样敏感的。杨秀峰见廖佩娟无端端地拨了蒋继成电话,心里很急,那晚蒋继成对自己算是比较好的了,自己要是没事去打搅蒋继成怕他反感。
  廖佩娟用身体护住双手藏起手机,杨秀峰打人的念头都有了,却也知道不能对廖佩娟动手。电话响了几声,对方就接了,廖佩娟听到是男人的声音把手机递给杨秀峰。
  杨秀峰连忙收住心神说“蒋哥,我是杨秀峰。几天不见了,给蒋哥打电话不会打搅你吧。”
  “是秀峰老弟啊,我们是朋友说什么打搅?你给我电话,那是你惦记着我看得起我。”蒋继成在电话里大声地说。
  “蒋哥你是大领导,在柳北区嗯一声大家都要听的,能与蒋哥成为朋友那是我的荣幸啊,就怕打搅了蒋哥影响蒋哥的工作和休息。”杨秀峰说,话语里把自己放得很低。
  “看你怎么说话的?朋友之间说什么职位,那不是把交情都淡了?这样吧,今晚有没有空?要是不忙我让人来接你,我们聚一聚?”蒋继成在电话里说。
  杨秀峰当然是求之不得,不能直接从滕兆海处往来,先于蒋继成混熟了那就更好。
  “我没有什么事,就怕蒋哥你忙啊。”杨秀峰说。
  “就这样定了,你在家等着我让人来接你。”蒋继成说后把电话挂了。
  廖佩娟一直在旁边听着,蒋继成声音大她完全听得到蒋继成的话,等杨秀峰把电话收了才想到蒋继成是柳北区的什么人,能派车来接杨秀峰去?
  “蒋哥是什么领导?”廖佩娟不甘心地问。

  “还不是你多事,幸好不影响蒋哥的工作。蒋哥是什么人你不用问,柳北区有几个人有蒋哥权势大?”杨秀峰说后不理廖佩娟,在沙发上想着,自己与蒋继成聚一聚可不能让他请,应该自己请客才对。
  就对廖佩娟说“不用多打听,今后你会在电视上看到蒋哥的。等会与蒋哥聚聚喝喝茶,总不好让蒋哥请客,事情是你惹出来的,费用也是你出。”
  说后伸手去,廖佩娟没有办法起身折回房间里取出一沓钱来递给杨秀峰,杨秀峰估计那钱才有两千元,也不嫌少拿了总比没有要好。最爽快的是折了廖佩娟是锐气,杨秀峰的心情就慢慢好起来。
  半个小时,廖佩娟一直心神不定,廖昌海在书房里没有出来,杨秀峰没有吱声,与廖佩娟之间做着气势争斗。
  杨秀峰本不想这么快就让廖佩娟知道自己认识这些领导,等同他们熟悉后进了他们的圈子再说,谁知道廖佩娟的怀疑闹成这样,才想乘势压一压廖佩娟,不让她时时都清查这自己。

  就算外出,也就好找借口了。见廖佩娟心神不定知道她是见自己认识了有权势的领导,不敢胡乱压着自己。
  车到门外,杨秀峰住在廖昌海家属在老城,去柳北区要绕半个圈。杨秀峰走出家门,廖佩娟不甘心跟在身后去看,想知道是不是真有那回事,也想看看来车是的士还是高级私车。
  杨秀峰走到门外,见是一辆警车在等着,廖佩娟见杨秀峰上了警车融入路灯里才回家。
  到柳北区下车,杨秀峰给来接他的那人塞了包芙蓉王烟,那人也不推辞带着杨秀峰到一家会所里。会所看着像比较正规,从电梯上到九楼,杨秀峰跟着那人走进一房间里,进门后才见里面跟本不是房间,而是很大的空间。有不少桌子、台子和机器,杨秀峰虽然偶尔到外面玩却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但里面是做什么用的,一看知道是影视里常见的赌场架势。有些桌叫喊着,而一些桌却静得让人心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