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太客气了,滕大都发了话,今后我们就是朋友,有什么用到我的只管说。这杯酒我们就一起喝了,才是朋友之间的情谊。”蒋继成说。
  “将老哥,第一杯我敬老哥,第二杯我们在随意喝。”说着也去碰蒋继成的杯子,蒋继成也碰过来,两人杯子里的酒就混合了一部分,两人呵呵笑着把酒喝了。对杨秀峰这种喝酒法,是几个人都喜欢的,上桌后每一个喝酒的人都希望自己能少喝一点,而对方多喝一点。不过,几个人是聚会而不是接待,没有拼比的意思。杨秀峰那种爽利,也看出性格里不是很怕吃亏的,按喝酒人的说法是酒品好,人品也就好。

  杨秀峰连着喝了四杯,虽说杯子小酒不多却也有些酒意。吴如海说要给杨秀峰回敬一杯,滕兆海说,“既然大家是聚会,就不要敬来敬去的了,要喝就一起,人人有份。秀峰老弟对我们都表了意,那我们也一起与秀峰老弟喝一个,一口干了。”说完话把就倒进嘴里,斜偏着杯子让大家看没有滴下一滴来。
  “一起干了。”几个人说。

  干杯的理由多,不再敬酒却不是都一起喝。感情是一个个来叙的,杨秀峰又喝了一轮没有一点推辞。
  酒量就到了顶,席还没有散,依然两人或三人邀着来喝一个。
  杨秀峰的脸色已经变了,到达极量,心里还有一丝清明知道今天非大醉不可,能给这些人一个好印象,接下来还能与他们往来就是自己的最大收获,想巴结上比自己地位高的人,既要有机会还要在一开始就让大家接受,才有可能继续交往,如果事事都怕自己吃亏,别人怎么会认同你?
  到洗手间吐了一回,回到桌上似乎要轻松一些,实际身体里已经渗透了酒精,对身体的伤害会越来越重。蒋继成见杨秀峰回桌上,在杨秀峰肩上拍了拍。
  赵华强过来给杨秀峰斟酒,杨秀峰知道不能让他给斟酒,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说“赵……赵哥给我斟酒,我……我哪里受得起?还是我……我来敬老……老哥,才是正礼。”几个人就知道杨秀峰已经到量,等喝了这杯后,滕兆海给杨秀峰一瓶啤酒,要杨秀峰自己完成。
  喝了一会,蒋继成说“滕大,是不是要换个精彩点的节目?只有酒没有女人哪成席。”

  “继成见不得酒,喝了一口就想别的。”吴如海说。
  “就我想?”另外两人都不说话,蒋继成招手让侍应小姐走到他身边,说“就点以前的那几个号,今天先多来两个让我老弟选。”那小姐转身走出外面,蒋继成拍着杨秀峰说,“老弟,你喜欢什么样的?要不老哥陪你亲自去选一个?”
  “谢、谢蒋哥,什么样的都没有关系,还不都是那、那样?”
  “说的是,是这样的。”
  只一会,先那小姐身后跟了五六个女子进来,其中四个一进包间就分散开,挨着滕兆海等人坐,被男人搂住后就去喝男人杯子里的酒。
  侍应小姐给女子们都上了用餐用具,赵华强一边要侍应小姐给加菜,一边手伸进陪着身边的女人衣里,捏出许多嗲声嗲气来。

  蒋继成指着站在杨秀峰身边的两个女人,要杨秀峰选一个,两女生不同类型的,一个丰满性感,另一个苗条清瘦,两女的容貌虽不是太出众却也姣好可人。
  杨秀峰醉眼里没有多少分别,只是在犹豫着要女人是不是让其他人对他有什么看法?自己思路总不能连贯,掂量不出轻重来,见蒋继成催着问是不是两人都舍不得?那就两个一起,来个更刺激的**玩玩。
  杨秀峰忙拉住一个,也没有看,说“一个一个。”
  有了女人,包间里的气氛又浓起来,喝酒时嘴和手脚都没有闲着,一边进食一边在女人身上找出些香气来。杨秀峰开始还拘束着,见其他人都不在意身边人看着也不在意身后站着两个侍应小姐。乘给女人喂酒的机会,让酒洒几滴到女人胸脯上,便用嘴去吮吸。
  蒋继成更为爽快,把怀里女人的露脐短衣褪到上面让双/乳露出来,埋头进去。女人只有贴紧他才更好避开旁边男人们的眼光。
  有蒋继成带头,其他人的手也就更加放肆,杨秀峰乘着酒意把身边女人搂到大腿上,把她的短裙揭向上。
  两人的动作都在桌下,只要不低头去看是不会发现的,女人扭着腰想挣扎,杨秀峰的手已经撩开短裙下细而狭小的里裤触到嫩肉了。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家里,杨秀峰醒来见自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家里没有其他声音,头依然昏沉,想站起来走回自己房间里去补睡一觉。
  走到房间前,才想到要钥匙开门,胡乱在身上摸索没有摸到,就在门上拍打。
  “佩娟上班去了。”杨秀峰听见身后有人说话,醒悟过来是岳母在说话,收住手不知道要做什么好。
  在家里杨秀峰一直都扮演着勤快、怕事、有分寸、一切的意愿都是以廖家人意志为主,已经习惯了这些。
  “下次不要喝太多,醉了会伤身子的。”岳母对杨秀峰一直都护爱着,杨秀峰只想进房间里躲开。岳母不知道从哪里得杨秀峰的钥匙,开了门让杨秀峰进了房间。
  再醒来已经中午,杨秀峰已经饿得两眼昏花,走到客厅见与客厅想联的餐桌上中餐已经做好,走过去吃。
  廖昌海从书房里出来,说“饿了吧。”杨秀峰咽着不搭话,等杨秀峰吃过,廖昌海要杨秀峰到客厅里去坐,杨秀峰以为廖昌海会为昨晚醉酒的事,坐过去说“昨晚是几个朋友在一起顶上了。”

  “自己下次注意就是了,佩娟那里我会让你妈说说她。”
  “知道了。”杨秀峰也知道昨晚被廖佩娟关在房间外了,这不是第一次,心里也没有太多的怨恨。
  “秀峰,上次你们到柳河县调研,他们接待很好吧。”廖昌海突然问。
  “是啊,我们几个都有些意外。”杨秀峰没有想到廖昌海会提到这件事,当时副局长夜里给自己的红包还没有给岳父说,是不是已经追了过来?那些钱都花了在滕兆海和桃桃住院上,本想等从科室里挪出钱后再给廖昌海说。“是不是他们的副局长单独给你说过什么吗?”
  “说过。我……”杨秀峰想着要怎么解释好。
  “说过就行,我心里有数。”廖昌海说。
  过一天,杨秀峰想约滕兆海吃个饭,却又想着自己这时约滕兆海是不是好?滕兆海这次车祸连着桃桃一起,治疗总共花了一万多。
  滕兆海这边杨秀峰没有出多少钱,可桃桃在县医院那边住院费用他垫进去的,原先滕兆海一直说要把钱给杨秀峰补上,前一天吃饭时却没有提起。
  这时要是去请滕兆海吃饭或聚会,他会不会错认为是自己想提醒他?杨秀峰又怕被往来就此与滕兆海冷淡下去,很难把握的一次见面。这次要处理顺了,今后就会越走越近。
  岳父没有问柳河县副局长给自己多少红包,杨秀峰几次想对岳父说这件事,可因为手里没有了钱就一直想拖着。下午,要江海把这次出差的费用和补助给报了,杨秀峰签字时见报单上写着到柳河县给不同学校购买的纪念品数额都比较大,却还是能说得过去,车油费也大为超过,相当于每天一直不停地跑车所用到的油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