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拿了个造型精美的美女打火机,一下就弄燃,那燃着的火苗从女子的下阴处喷出,两条修长的腿盘旋,俨然是个练瑜伽的熟女模样。蒋继成要先给杨秀峰点烟,杨秀峰哪敢接受?连忙推让。要蒋继成先给滕兆海点了,说自己是最小的,说什么也轮不到自己先。

  杨秀峰一推让,蒋继成也就没有坚持,大家都在意是个礼数,相互尊敬着。杨秀峰虽然被滕兆海大大的赞了一番,其他的人能不能接受,那也要看过一段时间的交往,圈子里的人都认可了,才会与众人平等起来。
  杨秀峰从蒋继成手里接过那个打火机,机栝的弹簧安放在挺翘的两乳处,而喷火口女子下阴的造型也是很精细,活脱脱一个艳女。
  这种打火机在公共场合是不能用出来的,杨秀峰不好多看,按燃火苗点了烟,目光免不了又看向出火处。
  “老吴今天怎么还没有到?催催他,莫不是又在调戏他那些护士忘记了时间。”滕兆海说。服务小姐进包间来给杨秀峰和滕兆海两人斟茶,杨秀峰手里还拿着那个打火机没有还,小姐递茶到杨秀峰身边时,杨秀峰下意识地去接,手里的裸女打火机让女子见了,女子手没有动,倒是杨秀峰突地缩手差点把茶给弄泼了。
  赵华强在给滕兆海所说的人打电话,蒋继成却看见了杨秀峰的拘束,说“杨科长,要是喜欢那打火机就拿去玩。”
  “多谢,第一次来拜见各位老哥,没有什么可敬老哥们,怎么好反要了老哥的心爱玩物?”杨秀峰见那打火机是精铜所制,蒋继成也很爱惜,拿出来不过是炫耀的,怎么舍得割爱?杨秀峰说着把打火机递还给蒋继成,蒋继成一下一下地按着裸/女的**,让下阴处一次一次地喷着火。
  人还没有齐,就围绕滕兆海出的车祸说事,这些话在滕兆海住院时都反复地说了很多次。几个人都熟悉这经过,只是现在加入了杨秀峰救人的经历,为话题添加了新内容。
  当然,有些话是不能说的,像桃桃坐在滕兆海的车里,才是那次车祸的根源。没说多久,包间的门敲响,进来一个精神旺健看去应该有五十多岁的人。
  那人一进门说“饶罪饶罪,不是我一个人落到最后吧?”
  “哪一次不是你最后到,看来要请滕大定个规则,对迟到的人要有些惩罚才成。”赵华强说。
  “这次就算了,老吴这回功劳不小我今天也要感谢他。你们要追究责任,从下次开始吧。吴专家,来给你介绍一位朋友。”滕兆海说着给杨秀峰介绍。来人是市二医院的副院长吴如海,在内科领域里可说是专家级别。

  都来齐了,滕兆海按铃让酒店服务人员把酒菜端上来。丰富的一桌菜,只看那手工都让人食欲大起,用俱更是讲究。侍应小姐摆好菜后,斟了酒给每一个人双手递上。
  都有了酒,两个侍应小姐退到众人身后。
  滕兆海站起来,双手端着酒杯说“各位,今天请大家聚一聚,原因大家都清楚。最近背运开车出了事,差一点就不能再与各位喝酒玩闹了,可说两世为人啊。好在大难不死,在这里要特别感谢杨秀峰老弟,要是没有杨老弟这样热心救我,都不敢想象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了。所以,这杯酒一要感谢杨秀峰的救命大恩,二要感谢老吴细心诊治才让我恢复得这么快,三要感谢朋友们这些日子来你们为我做的很多事。来,我敬各位。”

  “滕大,这杯酒我看不能这样喝,杨科长伸手相救,你单独敬一杯这是应该的。老吴和我们你说敬酒那不是说远了?你先与杨科长喝了这杯再说。”赵华强说。
  “应该如此,来秀峰老弟,我先敬你一杯。”滕兆海说着亲热地举杯要与杨秀峰碰。

  杨秀峰忙用手挡住,说“滕老哥,有句话我想先说,你听听是不是有道理。老哥出了麻烦我只是巧遇,本来老哥就没有什么大问题,哪说得上救命大恩?老哥这样说我怎么敢受?这不过是一种机缘,有了这机缘让我结识老哥又结识这么多的朋友,已经是我最大的满足了。我这人平时就是少朋友,今天认识这么多朋友我非常开心,所以建议老哥,大家一起喝了这一杯。”
  “这话不对,今天滕大把大家聚起来,为的是要了结他的这心思。杨科长这么一推可就不对劲了,滕大,我看这样,你也不说敬不敬的,这也是大家都缘分,你们两就先一起喝了这杯,免得我们看着酒馋着却不能进口。”蒋继成也说话了。
  滕兆海是几个人中的核心,身份地位都被大家认可,杨秀峰第一次走进大家的视野就算滕兆海极力推介,一时还难以被接受。
  所谓结成圈子的人他们在利益上共进退,每一个人的利益都会拉扯到其他人,要被圈子里的人认同就得拿出对等的东西来让大家共享才行。
  杨秀峰要是安然的接受滕兆海的敬酒,那就有些用救人这事来捏拿身份,对其他人都有种初次见面就相压的感觉。
  “喝酒喝酒,一起喝酒。杨老弟的那份情就融进了这酒里。”滕兆海说着先把酒喝了,其他人也都喝下。
  斟出第二杯酒,杨秀峰站了起来,端着杯子向滕兆海说“老哥,这杯酒我要敬你。一是老哥身体复原值得庆贺,二是老哥这样讲情重义,是我最敬重的人,三是今天认识这么多柳市的能人,心里高兴,今后要请大家罩着护着。给老哥敬了酒后,我借花献佛要给各位一一敬酒表示我的敬仰之意。请老哥先赏这面子。”说着拿酒杯去与滕兆海杯子相碰,滕兆海虽推辞着,杨秀峰却坚持要敬酒。

  他的地位远比其他人要低,今后要是靠着了这些人,在社会上的路子又会多了些,机会也才会更多些。杨秀峰想通这点知道要怎么样去做,才有可能被这些人认可。
  喝下酒,杨秀峰看着滕兆海把就喝了,做个请坐的手势。侍应小姐上来给他斟酒,有了酒杨秀峰对着吴如海说“吴院长,这几位里你年岁最大我就先敬你,两位老哥我接着再敬。”说着给赵华强和蒋继成一个笑脸。
  吴如海道,“杨科长,在一桌上吃饭都是兄弟关系。我们虽说是第一次喝酒,滕大对你能这样推崇,就不会完全是因为你把他送医院这回事,而是你真正可交往的朋友。第一次喝酒交朋友,都不要敬来敬去的,一起喝才是正经。”杨秀峰说了声“我敬你。”也不管吴如海怎么想与他酒杯碰了,便喝了杯中的酒。
  第三杯给赵华强敬,赵华强也回避着话说得动听,让杨秀峰体会到有些排斥,这也是自然常态,不可能让每个人都一见你就认可,杨秀峰反而更尊重赵华强。
  就剩蒋继成一人,蒋继成的级别比杨秀峰还要低了半级只是副科,但蒋继成在柳北区里可是风云人物,分量比杨秀峰这样的空有级别的人要重很多。
  给蒋继成倒了酒,杨秀峰举着杯说“蒋老哥,敬就是一心一意,心意却是十足。平时没有交到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见识,对几位老哥失礼的地方要请老哥们多多原谅。蒋老哥,我敬你,愿你事事顺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