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3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每一个领导说的都各有特色,目的是一致,综合起来就两层意思:一是对公丨安丨局之前的工作很不满意,让市里无法向省里交待,也无法面对社会舆论和全市的民众;二是今后要加强,无论如何,都要克服困难,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将罪犯抓获归案。
  杨秀峰下班后没有即刻回家,而是给廖佩娟打电话,说要到市二医院看一个住院的朋友,问她愿不愿意一起过来。
  廖佩娟说“你那些狐朋狗友有什么好见的?是不是等会还要喝酒?”
  “现在哪说得清楚?要是遇见了其他朋友,总不能拉下面子溜走。”
  “你要什么好面子?喝醉了就睡街上去死吧。”杨秀峰常听到这些话,心中虽然窝火却不能表露,不再说什么把电话挂了。

  时间安排得很紧凑,先去医院看滕兆海,之后赶到酒店与李秀梅汇合,十点之前可回到家里。
  到市二医院,滕兆海已经有家人在护理,杨秀峰拿着花进病房。有个相貌平凡的女人笑着迎来,把花接了过去。“谢谢你来看他,已经好多了。请坐。”女人说。
  “不客气,我来看看领导。白天工作忙,不能来看看心里总是过意不去。”杨秀峰说,却用眼与滕兆海交流,白天派刘浙西到县医院那边去看桃桃,桃桃恢复的情况比较好,杨秀峰要把这信息转告给滕兆海。
  “秀峰啊,你也和我客气?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会怎么了,快坐。”滕兆海说,确实,要不是杨秀峰救他,又把他和桃桃分送进步同的医院。

  两人的伤势怎么样且不说,他与桃桃的事肯定会曝光出来,随即引发的事会怎么样谁都无法把握控制。滕兆海对杨秀峰的感激自然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又见杨秀峰的手势,对房间里女人说,“阿莲,你去给秀峰买包烟来。”等女人走后,滕兆海轻声说“老弟,真感谢你。其他话就不多说了,今后老哥再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啊。”
  “老哥你这样说不就是见外了?老哥,你放心,那边一切都好。”杨秀峰突然说了句不着边际的话,两个人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让你费心了。”
  “看老哥又说见外的话,谁敢说没有灾灾难难的?也是方便,老哥就安心养好身体。”两人说到这里就嘎然而止,等阿莲回来时早就说着闲话。
  阿莲把烟给了杨秀峰,杨秀峰不客气拿了,说“让嫂子辛苦了。”滕兆海并没有给阿莲介绍是杨秀峰救下他的。
  出了医院,杨秀峰感觉得到他要的东西了,滕兆海是市委副主任副处级,级别没有比他高多少,只是半级。可滕兆海是在市委办里,离市里权力核心却很近,只要他对自己感激,今后总会有机会给自己。
  这次花了不少钱,但这些钱都可在出差里报销一部分,何况柳河教育局副局长给的红包都还没有花完。今后,滕兆海要是与自己提到钱,就可当着交朋友一样推辞。
  到停车处,上了车杨秀峰给李秀梅发个信息,确定了李秀梅已经在宾馆房间里后,才把车开进大街的车流。
  杨秀峰没有把车直接开进晶都大宾馆里,而是在回家路上的一处停车场停下,出了停车场再截住一辆的士去宾馆里。这样会更安全,车停在停车场里一是不引人注目,就算有人见了,甚至廖佩娟见了,也都可找出很多理由搪塞。这是杨秀峰细细想过后的,足能保证自己的安全稳妥。
  与李秀梅约会从没有固定的周期,也没有固定的地点,而且每次都控制着时间,把一切退路都安排好两人才见面的。
  晶都大酒店是李秀梅走了三个酒店后定下来的,李秀梅每次都配合着,为防止有人跟踪总是先进一两个酒店后,才定下地方通知杨秀峰相会。
  走进宾馆房间,杨秀峰见房间里四处丢散的衣服,很凌乱的画面却让男人的血性一下子就冲动起来。没有见李秀梅,杨秀峰已经想像得出可爱得如同心肝一样的女人会怎么样地来**自己的**。
  这一生遇上这样一个可心可意的女人,是杨秀峰最为满足的。没有一点奢望没有一点撒娇作态没有过任性妄为,总是那样的体贴那样地配合知寒知暖,总是在为杨秀峰做想。知道杨秀峰想要什么就给什么。
  在家里,与廖佩娟每次都是那样地应付着,就算有时候真的想要了,也只是一冲而止。没有什么玩性,当然也不会妄想廖佩娟配合让杨秀峰满足一点玩性。女人渴求浪漫渴求言语和精神上的满足与撩拨,而男人则更想得到征服的成就感,哪怕这种成就是女人配合后得到的,都会更加满足与留恋。
  李秀梅每一次都会挠到杨秀峰的心间上,变着花样招惹他男人的血气。看到房间里的凌乱,杨秀峰知道李秀梅是在浴室或者就躺在大床上四肢摊开这等杨秀峰来慢慢品尝自己。

  两人可说是以**为乐以**来取悦对方,从没有说过爱也从没有向对方求索过什么,只有一个转瞬间就删除的信息,两人就开始安排见面,虽然都很繁复两人却陶醉在这种复杂里,自得其乐。
  李秀梅果然仰躺在大床上,四肢摊开着,身上盖着薄薄的巾被把身体的线条更加展示出来,也更加诱惑。头露在巾被外笑嫣嫣地看着进房间的杨秀峰。
  见李秀梅这样,杨秀峰估计是在自己进门的前几十秒李秀梅才把房间门开了,然后迅捷地躺回大床上造出这样的型来。
  走近床边,两人的眼神绞在一起,就连杨秀峰每次蹲下去捡起李秀梅扔掉地毯上的衣裤,两人也没有离开对方的视线。杨秀峰每捡起一件用手扬起来,李秀梅总是鼓励着用眼神答应下给杨秀峰更多的更实惠的奖励,这些奖励只有两人才会领悟那是极端幸福的奖励。
  时间不多,每次两人见面总是控制着时间,杨秀峰在滕兆海处耽误的时间少,所以今天两人足有两个多小时。杨秀峰不慌不忙走到床边,慢慢揭开那覆盖在李秀梅身上的巾被。
  就在杨秀峰将要揭开那巾被,把无限风光露出时,李秀梅抓住巾被边缘说“你不去洗洗吗?”
  杨秀峰再回到自己车里,停车场里的车几乎停满,扫视着这些车心里在估测有多少人像他一样都是去与情人幽会?不忙发动车,坐着回想宾馆里的一幕幕,李秀梅总是那么的妖媚,欲情张扬**裸地索要着激励着自己不断地索取。

  一边休息恢复些体力,一边想着李秀梅那要死要活的媚骨妖艳。两人都分外珍惜这种幸福,按杨秀峰的说法,这幸福就像一碗水,喝了一口就少一口。
  杨秀峰估摸滕兆海在医院里躺十几天,肯定是有什么原因,要不怎么会赖着不动?这些日子里,杨秀峰每天都会去医院看看。到医院里看望滕兆海的人可说络绎不绝,偶尔,杨秀峰遇见有人来探视,总是一大束花外加一个大红包。
  滕兆海算是因公出车祸,没有了桃桃的牵绊滕兆海要是出院太早也就不正常。滕兆海对收红包也不避杨秀峰,接过后说了感谢等话随手塞进枕下。
  又过三天,滕兆海终于出了院,而县医院里,桃桃也在那天出了院回家静养。之后桃桃像突然消失一般,没有了踪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