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用多想,你自己也要多注意,有什么不对劲我们就打医院电话。”杨秀峰说,他是想知道男人的身份,却也知道现在不能问。

  “我是市委的滕兆海,今天真的谢谢你。”
  “你还是靠着先休息,我们到市里你先到医院里看伤。”杨秀峰听对方报出姓名,却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职位,总要慢慢了解,这时也不能有丝毫什么表露。
  到了市里,已经是灯火辉煌。
  把车开到离市委稍远处的市二医院,杨秀峰送滕兆海去急诊科救治,医生给看后,说伤情并不严重,只要到医院里住几天院就可恢复。

  对滕兆海说来,车已经撞坏了,没有办法隐瞒,还不如干脆到医院住着。杨秀峰不能给滕兆海决定,说“要住院的话钱不是问题。”正说着,杨秀峰电话响了,看来电是江海来的,杨秀峰用手势给滕兆海说,就先出去接电话。
  江海说:女人已经住院,断了一根肋骨,头部也有些受伤,如今情况稳定了断的肋骨也接上了。
  杨秀峰安慰着江海,说现在才知道车主是自己的一个朋友,让刘浙西和他坚持一两天,现在还没有通知女人的家属。江海要杨秀峰放心,反正都是出差。
  回到病房里,有医生和护士在处理滕兆海的伤情。杨秀峰朝滕兆海做了个“好”的手势,让滕兆海放心。

  帮不了医生和护士什么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杨秀峰虽然也想回家去,可也知道这时不能走。
  将近两个小时医生才弄好,时间已经是半夜。滕兆海打着点滴,杨秀峰则在床边留守着,虽想弄明白一些事却明白现在都不能问,要等滕兆海自己说才好。
  滕兆海知道杨秀峰猜出那女人是他情人,才会这样处理,不让两人的孽情一朝暴露闹出轩然大波,让自己有弥补的机会。心里就在琢磨杨秀峰,按说杨秀峰不可能是刻意来巴结自己,应该车祸后的巧合。对桃桃的处理却又让人很怀疑,自己说出名字后,杨秀峰并没有显现出什么不同。“请你要他们打这个电话,要这人去安排桃桃的护理事宜。”
  “好,你放心。”
  杨秀峰第二天与江海和刘浙西见面,把发生的事都压住,用自己朋友的身份封住两人的嘴,并给两人各一千元的辛苦费。
  回到家里已经是夜晚,廖佩娟见杨秀峰回来后有着酒气,便有些厌恶。杨秀峰已经知道滕兆海的身份是市委办的副主任,对这次巧合和自己这么做心里很有些成就感,对廖佩娟的态度浑不在意。
  洗漱后,夫妻两人到房间,杨秀峰缠着廖佩娟。
  或许是几天不见,廖佩娟也不再矫情与杨秀峰上床随杨秀峰闹了一阵。
  第二天到市局里上班,三个人见后,对回程中发生的事像根本没有发生那事一般。

  却说起几天前的那桩凶杀案,江海和刘浙西都了解到不少信息:一是受害者的身份特殊,柳市财政局副局长廖大钟被谋杀惨死,据说是与柳市高速公路修建资金有关;
  二是死的三个女人并非“辉煌娱乐”里的小姐,而是廖大钟和他两个手下的情人;
  三是省公丨安丨厅已经介入侦破此案,柳市刑侦大队长高标立了责任状,限定一个月内侦破。
  杨秀峰见两人说得有根有据,像是亲眼见到一般。可他却没有心思谈论这些传闻,他得好好盘算盘算,滕兆海躺在医院里养伤,虽然他没有什么伤情,杨秀峰还是想把他当着真正伤者来看待,自己心里和行为才会更自然一些
  。
  另外,桃桃那边也得去看看。

  要想接近滕兆海这样的市委领导,要细致更要讲究方法。杨秀峰想前后反复想了,决定赌一把:从这天到滕兆海出院为止,每天最少一次到医院去看望滕兆海。滕兆海和桃桃治疗所垫付的费用,作为感情投资不收滕兆海还回的钱。
  过一天,杨秀峰从医院看望滕兆海回家,在家里守着柳市新闻,时间还没有到夜里十点半,客厅里只剩他一个人。
  无意中切换见柳市频道正在播放着什么新闻类的节目,就看了起来,却是柳市常务副市长钱维扬副市长在电视里做反腐倡廉电视讲座。镜头里有一副对联:清风廉政惠万民千秋;激浊扬清创新风一世。
  钱维扬副市长是柳市的第三把手,在柳市的建设中有着重要的作用,为官严正清廉,口碑极好。
  前几年,柳市新区建设中,之所以发展这么快,就得力与钱副市长的魄力和正确决策,在柳市民间一直绘声绘色地流传着,常委会里钱维扬是怎么样激力顶住反对的人。

  见是钱维扬在做讲座,杨秀峰便静下来看。有钱维扬出面的事,基本上就是柳市将要实施的主要工作。
  现在钱维扬在讲反腐,要不详细了解了解说不定哪天自己就会栽在这里面。前面或许已经讲了一些,或许是分期进行的讲座。
  钱副市长正讲到如何从源头上防治**:一、加强思想道德建设,牢固筑起拒腐防变的思想道德防线;二、加强制度和制度执行力建设,牢固构筑防治**的制度防线;三、加强对权力运行的监督和约束,遏制和严防公共权力的私用和滥用;四、进一步加快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改革,铲除滋生**的体制性土壤;五、加强廉政文化建设,充分发挥廉政文化在反腐倡廉中的重要作用。
  杨秀峰见钱副市长讲析每一项都列举着实际例子,从浅入深引人入胜,列举的示例里有全国知名大案,也有柳市的一些例子。杨秀峰听着钱副市长的讲座,心里不禁对钱副市长越加崇敬。
  回到市里,才知道发生在市里“四.一六”特级凶杀案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说法虽不完全相同,但一案几命却和新闻报道里所说的一样。几种说法中,比较现实的让人感到稍微可信的,一是说情杀。廖大钟的情人,被老公请人追踪而至,当场抓住奸情后,拍下证据,廖大钟不仅不认错,还威胁对方,被方被逼发狂,将他们全都杀了。再一种说法是,争风吃醋,在“辉煌娱乐”里,与另一方争小姐,发生冲突,继而发展成全部灭口。另一种说法是仇杀,廖大钟平时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被谁记挂住,这天找到时机,将他们杀了。

  说法不一,却都没有什么依据。杨秀峰心理盘算着,要怎么样才能将滕兆海和桃桃处理好。滕兆海是大人物,平时都只能是仰望,哪会给自己任何接近的机会?县委办副主任可说大全在握,杨秀峰平时对各级的行政领导部门素有钻研,了解他们之中的那种金字塔似的结构。桃桃那边倒是好处理一些,大便了花些钱,只要值当,多花一些更见诚意。
  这样的关系要怎么样才能在不知不觉中,将关系经营下来?与滕兆海接触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而下向他靠过去,借他的力得到些什么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杨秀峰明白自己这样的起点,是不受人看着眼里的。教育系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权势,不能够和对方有公平性的利益兑换,也就是只能沾滕兆海的好处,这样的交往通常都很难建立长久性的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