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秀梅是柳市五中的教务处资料员兼着副主任的职,人漂亮性感**妖娆。李秀梅与老公感情不和,她老公也是五中教师,两人吵吵闹闹有时工会出面劝解,杨秀峰也曾出头劝解了一回。当时杨秀峰在五中时是校长,也是最为正统从不参与他人说什么荤话的校长。
  那天很巧合,杨秀峰要找李秀梅要一份资料,她家就住在学校公房里,杨秀峰在李秀梅家外打电话却没有接。恰巧那天她家门没有关,杨秀峰便推门进去,李秀梅的电话放在客厅里。进了李秀梅家后听到浴室里的水响声,杨秀峰便喊一声以示他进来别人家里,没有想**的李秀梅从里面湿漉漉地出来。
  两人一见都惊住了,杨秀峰从没有见过这样漂亮性感的女人,两眼再也转不过去。
  李秀梅说不出是什么样的心思,没有跑回浴室而是说“校长,你先去办公室我随后过来。”说后才进了浴室。杨秀峰这才醒转,仓惶而走就怕学校里的人有什么眼色看着自己。
  到校长室里坐着,心思很乱,不知道李秀梅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杨秀峰在五中升职快,那是因为岳父的因素,这一点杨秀峰非常清楚,在与女人交往上分外地小心保持着距离。只要自己稍有些歪心思,一旦传到廖佩娟那里她肯定会闹,自己在仕途上也会嘎然而止。
  坐在校长室里,李秀梅那炫目的身体却像烙印一样,深深地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李秀梅如她所言很快就到校长室来,看着李秀梅湿漉漉的头发和一袭连衣长裙,嫣红的脸颊和有些迷醉的眼,杨秀峰理解为她是因为**被自己看到而羞涩。

  “对不起。”杨秀峰说,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两眼却落在李秀梅身上,艰难地拉开自己的眼。李秀梅或许是经历多了男人,也经历过了婚外情感,知道杨秀峰想的是什么。
  走近杨秀峰,说“校长怎么道歉?又不是你的错。请不要多想,反正在家里已经被男人厌弃。”
  “我以为……”杨秀峰不知道说什么好,李秀梅却冲上来扑到杨秀峰怀中。
  杨秀峰的帅气是很能勾住女人的,杨秀峰听李秀梅说“校长,很多次我都把他想成是你,就不知道你会不会也厌弃我?”
  想到当时自己的慌乱,不禁摇头起来。那时杨秀峰把手生怯怯地伸进李秀梅裙底,没想到里面居然空无一物。后来才知道李秀梅从见到自己起就把自己当成她梦幻的对象,与老公完成任务时也总是把老公假想成自己。
  李秀梅对自己的状况很理解,也一直配合着不贪图什么,把这一份孽债小心地维护,没有固定的见面时间和地点,一切都等杨秀峰这边发出信号。
  李秀梅是学校的资料员,工作上是很松散的,随便找个理由就可离开学校。两人的约会,总是李秀梅找好宾馆后杨秀峰才闪进去,比之地下工作不惶多让。两人想把情感隐藏起来,却又要维持下去,这几年经营得极苦更珍惜两人的每一次约会。
  车进了山区,手机的信号就断了。
  杨秀峰把两人往来的信息都删除,这是必须的。杨秀峰每次都很小心,怕给廖佩娟落下任何一点可疑的迹象。
  车在山区里走,路况虽好却弯多,刘浙西把车速慢了下来保持在五十码,车身左右摆动仍然明显,杨秀峰不能再半躺着就坐起来。夕阳下,车外的风景很好,那些山峻峭怪诞造型突兀。杨秀峰对山是很熟悉的,从小就在山区的凤城里长大,凤城的山与这边的山大有区别,那里山连山地像是无穷无尽。
  凤城人们居住在山上劳作在山上,那些高大的山就把山里的人桎梏在落后和贫穷里。杨秀峰自大学毕业后就很少回家,每年只是在春节前后回去一趟,看看家里的老人。
  胡思乱想着,不觉得车将要出了山区路段,记忆中只有几公里就可出来山区,再过一小时就可回到柳市。不过,这几公里都是盘山而走,不断地走着“z”字形或“s”形的路。
  突然,杨秀峰看见前面似乎有什么不对,没多久天就要全黑下来。这是s形的路,转过弯后前面果然有车出了事,一辆银灰色小车冲出公路撞在山岩壁,不知道情况是不是严重。杨秀峰好奇与关注地看着前面路边出事了的车,刘浙西也看见了,把车速慢下来便于看清楚那车出事的状况。
  一辆银灰色的本田雅阁车,驶出了公路撞在公路里的石壁,一个车轮陷进公路护水沟里。不知道车里有没有人,也看不出车里的情况。
  不过,出了车祸的本田车受创应该不是很严重,如果车里人没有受重伤,应该能把车倒回开走。
  下意识地杨秀峰把手机拿出来看,手机的信号很差极不稳定,在这里想往外打电话是不可能的。刘浙西让车速极慢地走,后面有车追上来也只是稍慢地看了看就往前赶,不知道出事的车车主是不是还在车里,要是长时间困在车里那就很危险了。

  经过的车不少,可谁又肯多事?
  江海回头看见杨秀峰在犹豫,不知道要不要让刘浙西停下,经常听到关于好心多事却没有得到好报还要惹出大麻烦来的事。江海见杨秀峰没有暗示什么,说了声出了山区给警方打电话报案。
  刘浙西听了后把车加速,杨秀峰转念看车是什么牌,要报警总地报出些具体的东西,在那一瞬间记住了车牌号。刘浙西把车已经开出十几米,杨秀峰突然灵光一闪,说“停下。”
  江海听到杨秀峰的话,把话向刘浙西重复了一遍,刘浙西才停住车。
  “往后倒。”杨秀峰说,刘浙西把车往后倒。杨秀峰是因为突然记起这车好像是柳市市委里的车号,平时里杨秀峰没有事,对市委和市政府的事很关注。
  这辆出事的车应该是柳市市委里的车,要是自己见了不去看看,车主是市委里的人要是见到自己的车,那今后将会是怎么样的情形?见死不救是其次,市委里的人还不会记恨一世?
  倒车的时间里,杨秀峰也很矛盾。
  做这种事分明是费力不讨好,弄不好会惹出一身麻烦来。但看着是市委的车却又让杨秀峰隐隐然有另一种期盼,要是现在救的是一个市委领导,那今后自己是不是会有一个机遇?这念头让他坚定起来。
  下了车,杨秀峰等江海一起走过去看。很多事都不可预知,杨秀峰带江海一起总有个伴和证人。贴住车窗玻璃往里看,好在不是那种特质的玻璃能看到车里的情况。
  车里有两个受伤的人,一男一女,看不出谁受伤更重。
  既然有人受伤,又明确知道是市委里的人虽还看不清人是谁,能开车出来的肯定是市委的领导,一般的人谁能在上班时间开车出外?
  要救人。杨秀峰心里想,虽有些期盼却也知道在救人时不能夹着这些,要不会弄巧成拙。

  车门从里面反锁,四面玻璃都没有什么损坏,想进车里却无法做到。杨秀峰拍着车门和车窗,大声地喊。
  喊了一会没有什么动静,看车里的人不像受伤太重的样子,男人系着安全带头可能撞在前面哪里,头部有一处流了血,而女人则向一个塞满东西的袋子一样躺在车座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