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秀峰推让给田景跃和吴涛,两人如何肯?江海要给杨秀峰出钱,老者阻止了,说“各人是各人的法缘,钱多钱少都是自己的心意。”杨秀峰本身已经摸钱出来,本想给张红钱大钞就怕有些惹眼张扬,就给了两张十元的。
  走到位置,双手浸入新换的水里,杨秀峰心里就在默默祷告,要求神灵保他得遇贵人,保他仕途通达。杨秀峰已经看了几回,心思一直很细这会就发生效用,体会到那种用力方法。

  只轻推几次,杨秀峰便掌握了,把盆里的水溅扬起老高,几乎和他的额头相齐。站着看的人都纷纷赞起杨秀峰,说他得到的灵气最多,福泽深厚,今后一定会坦途通达,前程似锦。只有老者微笑着,一字不说。
  沿石级而上到大雄宝殿,有文殊菩萨庄严宝像。宝像前有香炉、有蒲团、有功德箱,不像其他庙宇对捐赠有什么要求,抽签有解签处专诈客人钱财,香火费看人而定张口上千上万元。这些杨秀峰在来之前就进行了了解,知道西隐山的宝殿菩萨对香火没有什么要求,连解签都是免费的。
  杨秀峰看着大雄宝殿里菩萨宝像上一匾额:回头是岸。顿时身心有一股潮流涌动,七年来风风雨雨荣辱是非,一一从心头翻过。
  有今天的风光,那是廖佩娟一家的赐予而不是他杨秀峰个人能力的展现,就算自己有能力,那也被廖佩娟和周围的人看成了廖昌海的影响力所致,使得杨秀峰就算日子过得顺达,事业上超过其他绝大多数同学,心态的压力却越加沉重和压抑。
  要走出这廖昌海有影响的圈子,要实现自己价值要改变所有的人对自己那种带着色彩的眼神,是杨秀峰七年来一直埋在心底不敢表露的渴望,埋得越深爆发的力量也就越强。
  这时,杨秀峰匍匐在庄严宝像前,全心全意地祈祷着,请上天给自己机遇让自己展示自己的能力,才能在廖佩娟和廖昌海一家人里站直了腰,堂堂正正地做一回男人!拜好,杨秀峰取了香火钱做一卷,不让站在后面的人看出多少钱来,这是来之前就准备好了的,三百六十元外面用一张十元币包着,塞进功德箱里。
  杨秀峰才去抽一签,诚心摇着祷告,摇了一会掉下一签,捡起一看,签上写着:

  苦而甘。甘而苦。一子一午。送喜不送忧。也要自裁生。
  杨秀峰看不明白,只是记下。
  走往解签处,一位出家人坐着,看不出年岁多少。把签递出,出家人接过看来看说,“是水火既济之象。万事坚心贵踌躇。”杨秀峰还是没有弄明白,却又觉得不好多问,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就这样走心里很不踏实很不甘。
  看杨秀峰不想走,出家人又说:
  “衣食从来有定缘。强求强取不能全。仓箱本是他家物。何必劳心苦求谋。
  尔是人中最吉人。误为误作损精神。如今悔却从前事。功名成就在三秋。”
  解签人说罢就不再废话,杨秀峰听后隐隐约约理解了些,却依然不明确,只得慢慢琢磨。
  觉得每一句都与自己很贴合,又与自己的企盼有些出入,说是吉顺,又不可强求强取,缘到定然能成。特别是最后一句“功名成就在三秋”,是不是预示三年后自己会有很大的改变?走到大殿处于田景跃、江海等会合,几个人见杨秀峰一脸沉思的样子也不知道他的签解得怎么样,当然不会就这样的事随口乱说乱问。
  出了大雄宝殿往上走,山势越加陡峭,几乎没见有土地地方,石间的树丛也见稀疏了,而每一颗树看着扎根石缝里展示出更多的生命之力。杨秀峰每件一颗树,抚摸着盘扎而下的根体会着那种愈艰难越奋进。
  比之于自己的处境感触就更深了,心中的决意也更坚决。
  在西隐山上停留到中午后才回宾馆,中餐柳河县的局领导都来露了面。开始说不喝酒,下午准备回柳市,两百公里的路程开车也要三四个小时,更不能粘着酒。可吃饭后哪里控制得了相劝?
  刘浙西要开车,的确滴酒不粘,杨秀峰和江海却被王振林和张志刚等人一轮一轮地劝酒。好在江海酒量好,王振林他们也只是想让他们的热情更显现出来,并不是要灌醉杨秀峰等人。
  吃过饭后,张志刚与杨秀峰握手道别时,暗自地用力些力,让杨秀峰体会到他的用意。杨秀峰也在握手时给张志刚回应,到柳市后会把他的意思转告。
  酒虽不过量,酒后乏力乘车却也难受,杨秀峰和江海决定先睡足一觉,之后再回柳市。
  到下午五点多,杨秀峰醒来走到江海和刘浙西房间,见两人坐着聊天看电视,满屋的浓烟味。杨秀峰知道两人早睡醒了,在等他睡醒后好回柳市。走不走都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已经跟柳河县教育局道了别,要真不走让他们知道面子上还是有一两分尴尬。江海和刘浙西的人不会去催杨秀峰,哪有手下催领导快走到道理?
  “江老哥,要不要吃了晚饭再走?”杨秀峰不好说什么,对两人没有叫他也觉得应该。“中午吃得还饱着,这时也吃不下。”江海说,要是吃饭又得再多挨一两个小时。“那好,我们回到柳市吃夜宵也一样。江老哥,傍晚走路上车会少些吧。”杨秀峰说。临近傍晚,上道的车会少很多,从柳河县到柳市就可提速一些,能够在三个小时赶回到柳市。

  “也不用急,杨科出来三天了是不是要赶回去交公粮?我们控制在九点前进入柳市十点回到家里,什么都来得及。”江海说,三个人都笑起来。出门在外的人,没几句正经话,说些半荤半素的话提神又让人轻松,大家都乐意这样做,相互怎么说都不会计较。“那好,明天在家里休息一天,让你们恢复体力?”杨秀峰说着不禁想起有半个月没见李秀梅,等会到车上给她发个短信,让她明天找机会到市里见一见面才好。

  从柳河县到柳市的两百公里路程,中间有将近一百公里的距离是在山区里盘旋行走。刘浙西说想在天黑之前走完这一段路,山区里的路在半山腰忽上忽下,七歪八拐地随山势旋转。夜了之后视野更少走这一段路让人提着心,安全系数也要小些。杨秀峰虽然在宾馆里睡了一觉,酒意却没有完全解掉,又想给李秀梅发短信,就让江海坐到前排副驾驶座,说自己在后面再躺躺。
  车出了柳河县,由于分开坐,三人反倒沉闷起来。刘浙西专心地开着车,由于想要赶在天黑之前通过那段山区的路,出柳河后车速就比较快,控制在八十码,江海也不敢过多与刘浙西说笑,怕一个不留神那就事大了。车虽快却很稳,杨秀峰拿着手机斜躺在后车座里给李秀梅写信息:问:养条狗和养一个男人哪个合算?
  没多久李秀梅回过来:你是不是想了?这算什么问题。杨秀峰又发过去:标准答案:大婶,即使你能把男人当狗使,但你敢把狗当男人使不?李秀梅回说: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明天见面我会好好地奖励你,把你……为止。
  杨秀峰见了李秀梅的信息,一下子就回到两人约见的情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