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不知道要不要出去接,却见房间门开了,田景跃和另外两个人一起走进来。吴涛见了来人,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招呼,田景跃伸手与杨秀峰握住,说“怠慢怠慢,恕罪恕罪。今天实在是抽不开身不能接车,让吴股长代表,缺席之罪等会到席间再听凭责罚吧。我先给几位领导介绍下。”
  说着侧身把身后两人让到杨秀峰和江海面前,“这位是柳河县教育局局长王振林王局长,这位是张志刚张副局长。两位局长,这位就是市局里年轻有为的杨秀峰科长、这位是我的老朋友江海主任。”杨秀峰和江海忙着与两位局长握手问候,王振林说“杨科长第一次来柳河县我们就怠慢了贵客,大人大量多包涵啊,情况吴涛股长已经向两位领导汇报了吧。”
  “王局长工作这么繁忙,专门来看我们真的是受宠若惊,感谢感谢,感谢厚意啊。”杨秀峰说着,心里嘀咕,他们下县里来能有副局长露面看望一下就算很不错的待遇了,现在正副局长都到了似乎超出想象中的热情,一时也想不清是为什么。

  寒暄过后,田景跃说“两位局长,今晚我要向两位领导先请假,白天怠慢了贵客,今晚无论如何都要好好陪陪市里领导,尽尽心意。”“应该应该,这个任务就交给你担着,吴涛股长也不可推卸责任。把市局领导陪好了,你多请一天假都行。”王振林说着笑了起来,杨秀峰忙说“太热情了,太热情了。”
  到酒楼里上了酒,王振林局长给杨秀峰他们先喝了一杯表示心意后,就告辞走了。那副县长也在同一酒楼里吃饭,是教育局招待的,教育局丨党丨委书记在陪着,王振林和张志刚都得去陪。
  杨秀峰回敬王振林一杯,两人离开后留下来的人反而更轻松。杨秀峰的酒量不算大,只有六七两的量,田景跃和吴涛轮番的敬着酒,好在自己一方有三人,却也不会太吃亏。田景跃敬酒虽热情,却没有逼着要喝,见杨秀峰他们真到量了也就不再喝酒。吃过饭后,自然有节目安排。
  出了酒楼,吴涛听田景跃安排,把几个人带到洗浴中心去冲浪、**。
  杨秀峰不知道田景跃他们会不会安排那样的内容,正不知道要怎么处置这样的安排,提着心又不好问江海。江海经历过多次县里接待安排,经验丰富知道里面的分寸。杨秀峰心里对安排小姐并不很排斥,在柳市里偶尔沉闷时也会自己一个人去转一圈,只是从没有人知道而已。
  如今要是接受安排,主人就知道自己这回,今后走哪里都会有些心亏。事情不能问,只好静观其变。冲浪是在单间里,陪着的女孩子虽然性感迷人却没有主动,与江海他们也只是隔着一层薄薄的薄板,两边说话都可听到,江海捏那女子和摸女子私丨密丨处发出的声音,杨秀峰听得很清晰,这样的冲浪虽是单间却与公共大间没有什么区别。
  田景跃隔着一间,他捏揉女子发出的怪声也会偶尔传来。**时完全在大通间,三个位子一间的,田景跃与杨秀峰在一间里,江海、吴涛和刘浙西则在隔壁间。
  杨秀峰所担心的事没有发生,临走回宾馆时杨秀峰想也许现在县里接待也就在这层面上,毕竟是工作接待而不是朋友聚会。
  回到宾馆里,杨秀峰坐到床上想给廖佩娟打工电话心里不情不愿,就给廖昌海打了个电话,说到柳河县的热情。廖昌海没有多说什么,只叫杨秀峰给廖佩娟去个电话。

  挂了岳父电话后,杨秀峰给廖佩娟打去报了平安,廖佩娟没有多说话而是在用心听着,杨秀峰估计廖佩娟在听杨秀峰是不是在外娱乐,杨秀峰走到电视前把电视声让廖佩娟听。
  两人正僵持着,房间门敲响了,听到外面报说是王振林和张志刚来了。杨秀峰开了门,手机一直没有关,等王振林和张志刚进门后几个人说起客套话,让廖佩娟知道自己的确与柳河县领导在房间里后,才把手机关了。
  没有想到王振林局长将近半夜了还来看自己一行人,这种待遇远远超标了。县里对市局里下来的人也是极为势利的,怎么接待该谁出面都有一定的规则。
  按说杨秀峰他们下来调研,柳河县给与热情接待那是肯定的,但主要是吴涛出面,副局长里有一个人露露面就算很给面子了。
  王振林进来后,身后转出另一个面生的人来,介绍后才知道是柳河县教育局的丨党丨委书记,教育局是局长说了算,但丨党丨委书记在级别上与局长一样,都是正科级。书记进房间后握住杨秀峰的手,接连说怠慢了,要杨秀峰理解。

  杨秀峰极力地表示了感谢,对几位局领导都一一地赞誉一番。双方客客气气,临走时王局长跟杨秀峰说了在柳河县的调研中,安排吴涛和田景跃两人全程相陪,杨秀峰再次感谢不已。
  等几位局级领导走后,杨秀峰背倚着床在想今天的不正常,柳河县教育局太过热情,不得不让人多想。
  市局师训科不会给下面县里任何资金,最多在师训经费上多给一点提留,那也不用局长书记出面。想与江海讨论讨论这事,突然想到先前岳父在电话里对自己的不冷不热,与平时也有所不同。
  心里隐隐知道,柳河县的热情实际是对市局里岳父廖昌海的。
  想通了这一层,杨秀峰反而安心起来,自己在电话里已经初初说到县局的热情,以岳父的敏感与经验,哪会不知道县局的意图?至于县局有什么具体的企图,与自己没有什么大的关系。想到这里,不禁为先在冲浪时偶尔的冲动而惊怕,自己也什么过界举动,说不定就会传到岳父那里。
  第二天先到县进修学校和县电大做谈话和问卷,有吴涛和田景跃两人陪着一切都很顺利,特别要田景跃在场,两学校也都很热情。下午再到学校找教师进行调查,走了县城的三所学校,收集不少资料。
  原打算两三天的时间进行调研,只一天就把所要的数据收集齐全。工作做完了,人却不必急着回市里,时间上要充裕才显得工作做得踏实,数据也更有说服力。
  收工后吃饭,局长们没有再出现。田景跃也没有再安排到休闲中心去放松,而是带到茶楼里,点一壶茶摆开麻将桌开展另一种工作。人有五个,上桌只能四人,刘浙西一边给大家服务,一边在旁边买马。玩得不算大,工作接待的牌玩大了也有伤和气,杨秀峰对麻将深有体会,虽然在市里玩得机会少,技术却从大学时就练出来了。
  那时家里给的钱少,偶尔与同学玩怕输,背地里狠命的偷着练,没有想工作后这一手还是很有实用价值的。玩麻将到半夜里,杨秀峰已经赢了不少,慢慢控制着想还回去些,田景跃很快就看了出来,建议结束牌局。

  回到宾馆,杨秀峰洗漱后准备休息。张志刚副局长到来,进门后先说打搅杨秀峰的休息,之后为一天没有露面说抱歉,杨秀峰已经想透他们这样过于恭敬的原因,心里有种想欣赏的心态应付着就沉稳了许多。
  “张局长太客气,要处理一个县全盘的大大小小的事,那有多少啊?还这样惦记着我,感激不尽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