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说是北城,现在任何一个位置都会有许多人关注,这也是目前官员体制的一大特色,是县乡级官场的过度竞争造成了。因为县乡干部是中国干部群体中数量最多最庞大的一部分。所以,一旦有位置空出,就会被许多双眼睛盯住。姚斌就是其中的一个,任小亮更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彭长宜在想,这个主任如果从北城内部产生的话,会有一个副科的位置空出来。
  卢辉听彭长宜问北城班子的事,就笑着说道:“看来长宜有想法了。”

  彭长宜说:“这个想法不敢有,只是好奇。”
  江帆看着彭长宜说道:“有,才正常,没有,就不正常了。”
  彭长宜想起第一次在中良吃饭时江帆对他说过的话:权力场,永远都是男人最向往的职场。的确是这样,人们坐在酒桌上最乐于谈论的话题就是谁谁上去了,谁谁下去了,往往以对权力的占有来判断这个人的成功指数。
  所以,尽管官场的路坎坷险峻,总会有无数人趋之若鹜,前赴后继的奔走在这条路上,去的人络绎不绝,回来的人却为数不多,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人们对职位对权力追逐的脚步,所以江帆才说这是“正常。”
  江帆又补充了一句:“兴许亢州甚至是整个锦安都会提前进行。”
  “就因为一个北城?”卢辉问。
  江帆说:“那到未必。”

  江帆的话很有深意,周林被选掉,势必将拉开锦安市委和亢州市委的博弈,某种程度上说也是翟炳德和樊文良的博弈。
  樊文良不按组织意图办事,公开挑战组织权威,不能不说是对翟炳德的冒犯。无论是什么原因,周林被选掉都是事实。即便是在选举中没有违纪违规的现象,也说明樊文良控制政治局面不力。
  卢辉又说:“北城主任人选是焦点啊!”
  “不光是这里,下面还有一个年龄到站的丨党丨委书记,另外,还有我们的省级开发区,这个班子也是要重新组合的。”
  “这个开发区应该是处级单位吧?”卢辉说。

  “副处。所以说今年应该是干部调整的大年,会有许多机遇和位子。”江帆说道,端起酒杯,跟他俩示意了一下,喝了一口。
  卢辉看了看彭长宜说道:“像小彭这样有机关工作经验又有学历的年轻干部应该放下去了。”
  江帆说:“放下去是一定的,就看放到什么地方了。”
  卢辉说:“小彭,你天天跟着部长转,没给部长提提。”

  彭长宜不好意思地笑了,说:“我哪有资格跟领导提要求啊?就指望着你们两位老兄提携了。”
  江帆说道:“你是部长的红人,除去樊书记,谁提携你都不好。再说,我不搀和人事安排,在亢州也没有仨亲俩好的,你们算是跟我关系最近的了,但是目前你们用不到我。”
  江帆这话说得很实在,没有任何的委与虚蛇。
  卢辉说道:“我估计一时半会不会把我放下去。”

  “你呀,就等着接班吧。”江帆说道。
  “不谦虚的说有这种可能,因为我最听话,但不排除锦安市委派人的可能。”卢辉似乎很自信。
  其实,他们三人在一起谈话从来都是这样开诚布公,不隐瞒自己的任何观点。
  卢辉起身去卫生间,江帆趁此机会问彭长宜:“你就没想法吗?”
  彭长宜笑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要说一点想法没有那是假话,但是我不好跟部长提,毕竟更给我提了科长,一切顺其自然吧。”

  江帆想了想说道:“我刚才的话你别介意,你的问题如果王部长不主动提出来我是不适宜提的,那样有到别人园子里摘桃子的嫌疑,对你将来的发展也不利。”
  彭长宜笑了一下说:“您不用解释,长宜懂。”说着就喝干了杯里的酒。
  “我估计部长不会留你了,今年干部调整面积会很大,又要成立一个开发区,每个优秀的干部都会有机会。”
  其实,彭长宜尽管嘴上说:“顺其自然”,他也早就动过下去任职的心思,正如他说得那样,如果部长不主动安排,他是不会去找他的。争取是积极主动要求进步的表现,但是如果时机不对这份主动就会给自己造成被动,甚至永远都会被动。
  在官场上,有的时候不争就是争,争就是不争。特别是在选择的关口,更要处处小心不能乱了阵脚。自从上次王部长知道江帆请客的事后,彭长宜现在和江帆接触都是小心的,好在江帆明白其中的道理,尽量避讳。
  这时卢辉从外面进来,关严门后说道:“这个地方以后真要少来了,王圆那小子又在这儿呢。”

  江帆笑着说道:“不是少来,是以后要经常来了,甚至要创造条件来。”
  卢辉和彭长宜都没听懂他这话的含义,卢辉说:“怎讲?”
  “这个宾馆承包到期了。”
  彭长宜恍然大悟,这么说王圆盯上了亢州宾馆。还没容他说出口,卢辉说:“他该不会是动了这个心思吧?”
  “一切皆有可能。”江帆说道。
  “这个可是范主任的侄子在承包呀?”卢辉担心地说道。
  “承包不下去政府当然要换人。”江帆吃了一口菜说道。
  “嗨,谁干都不好干,如今这些人吃了饭不给现钱,全都是欠账,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还真经营不下去。”卢辉又说道。
  江帆意味深长地说:“王圆不怕。”
  的确是这样,王圆有自己的公司,每年迎来客往的钱都是一笔很大的开销,自己经营一个宾馆当然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日后在这个宾馆,江帆几乎身陷绝境,如果不是彭长宜和丁一,江帆的仕途可能最终结束在亢州。
  江帆说道:“前两天我刚签了字,准备给他结一部分饭费,这也是市长办公会上决定了事,你们猜怎么着,居然还有五年前的账单,这笔钱我没有签字。后来范主任找我,跟我哭了半天穷,我说等我们商量一下再说吧。”
  彭长宜明白他所说得商量极有可能不是跟副市长商量,而是跟樊文良商量,这种商量可能是非正式的,但肯定会交换意见的。
  江帆最大的成功就是甘当小学生的姿态,本来有很多属于市长权力范畴的事,他也喜欢和樊文良沟通,深得樊文良的赞许。这也为他的成长,为他站稳脚跟打下了基础。世上有几个像周林这样的政治白痴,刚一上来就十八般兵刃全都亮了出来,唯恐别人不知道他是吃几两干饭的,在两军对垒中过早暴露目标必败无疑,在政治斗争中也是大忌。
  三人今晚喝了两瓶白酒,论酒量江帆不及彭长宜和卢辉,所以脸就红了,说话时舌头也有些僵硬。

  卢辉说道:“长宜,你送江市长回去吧,我回家。”说着,就向彭长宜他们相反的方向走了。
  彭长宜问江帆回哪儿,江帆说办公室。
  彭长宜愣住了,说道:“干嘛不回住处?”
  江帆说:“我的车没在,小许的母亲病了。”
  彭长宜扶着江帆回到了办公室,赶紧给江帆泡茶。
  泡茶的时候他们不由而同地想起一个人,江帆说道:“丁一怎么没参加?”

  彭长宜一愣,才知道自己没跟江帆汇报丁一的事,就说道:“我到楼上后,她的宿舍锁门,办公室也没有她,要不,您再弄个呼机吧?”彭长宜故作玩笑地说道,他隐瞒了丁一和小狗的事实。
  江帆笑了,说道:“给你和卢辉没事,要是给了丁一估计你们耳根就不清静了,肯定会有人说闲话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