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姚静又哈哈地笑了,说道:“我跟你说句真心话,我并没有记恨你,你信吗?”姚静酡红的两颊很好看,两只美目就要滴出水了。
  彭长宜点点头,说:“那就对了。”
  “但是,你这话启发了我。”
  彭长宜觉得在大庭广众之下和漂亮的姚静坐在这里很是显眼,就说道:“我该回去喝酒了,以后有时间我们再聊。”说着站起身就走。
  姚静也站起来,说道:“彭长宜,以后我们做好朋友吧,自打见面我们还没握过手呢。”说着,很优雅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彭长宜感觉姚静的笑很程式化,她是不是总是带着这种标志般的微笑接待各级领导?心中就一丝反感,另外感到姚静说这话是多此一举,本来就是同事关系,干嘛还强调一下“朋友”?
  他不想和她纠结过多,就点点头,说道:“好。”握了下姚静的手,往刚才的包间里走去。

  就在离开姚静的那一刻,彭长宜突然想起了莎士比亚的《特洛伊罗斯与克瑞西达》里的一句话:美貌!你的真诚在何方?从这一刻起,姚静留存于彭长宜年轻心灵时的一切美好,经过这次意外相逢后就消失殆尽了。
  彭长宜下班回家后,刚进家门,就闻到了一股酸味。他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说道:“什么味?这么难闻?”彭长宜有过敏性鼻炎,遇到刺激的味道就不停打喷嚏。
  沈芳连忙从外面的小凉棚里跑进来,说道:“哦,我忘了收起来了。”说着,拿起桌上的一兜东西又往出走。
  “到底是什么?”他捂住鼻子皱着眉头问道。
  “是晓慧送来的。”沈芳说着,就把那兜东西放在凉棚的窗台上。
  “哪个小慧?”
  “梁晓慧呀,你什么记性,任小亮的媳妇呀?”
  彭长宜白了她一眼,说:“我哪记住人家的媳妇叫什么。她干嘛送这个给你?”
  “我也不知道,许是吃不了吧,天气马上就要热了,还给了点野山菇。”沈芳说道。
  任小亮和彭长宜他们住一排房子,也是属于无房户,机关分房的时候根本考虑不到他们。他家在最东头,彭长宜家在最西头,尽管在一排房住,但是下班后很少见到。
  任小亮那时是市委办秘书,彭长宜是组织部秘书,他们各为其主,而且他们的“主”又是那么不睦,所以两人只是见面打招呼而已。
  任小亮到北城区任职后,她的妻子比从前活跃多了,今天到这家坐会儿,明天到那家坐会儿,一幅夫贵妻荣的样子。
  彭长宜对任小亮的媳妇没有什么好感,那个女人长的古怪精灵的,眼睛都会说话,不像沈芳,聪明都写在脑门上,其实内心傻得很。据说梁晓慧和任小亮吵架从来不在家里吵,因为他们住的地方隔音都不好。他们把孩子送走后就利用散布的时候到外面没人的地方吵架。等回来的时候保证是手拉手,彭长宜觉得他们很会演戏。
  “小娜呢?”彭长宜捂着鼻子问道。
  “爸爸接走了……”沈芳说道。
  沈芳的话还没说完,家里的电话就响了,是江帆。
  江帆在电话里说:“长宜,回来吧,来了个朋友,跟弟妹请个假。”
  彭长宜笑着说道:“报告市长,您饶了我吧,我中午可是喝傻了。”
  江帆说道:“我说是让你陪客人,谁说让你陪酒了?把电话给弟妹,我跟她说。”
  彭长宜没有把电话给沈芳,他知道沈芳说话很愣,怕给市长下不来台,就说道:“不用了,我马上就到。”
  沈芳早在一旁瞪着眼睛听着呢,见彭长宜放下电话就说:“又是他,是不是叫你去喝酒?”
  彭长宜说道:“来了个朋友,让我帮着陪一下。”
  沈芳说道:“他没家没业没牵挂,你整天跟他能泡出什么?”
  彭长宜小声但很严厉地说道:“说你多少次了,说话注意,你怎么知道他没家没业?说话不负责任。”
  沈芳一点都不顾忌,说道:“有家他干嘛不回?还整天拉着你喝闲酒。”
  “喝酒也是工作,妇人之见。”彭长宜反驳到。
  沈芳憋了半天居然没有找到反驳他的话,两只眼瞪着他,不说话。
  彭长宜得意的在心里暗暗笑了,心想,善于没理搅三分的沈芳,也没话说了。看来,无论多么难缠的女人,只要将工作与他们男人的前程挂上关系,保证一路绿灯。
  他有些不忍心,就把语气放温和一些,说道:“以后在家里不许说机关里任何人的任何话,咱这房子不隔音你又不是不知道。”
  沈芳委屈地说道:“我又没点名,别人听到能知道是谁?”
  “你放心,别人都比你聪明。”
  沈芳对于他的奚落早就习以为常,并不在意,她说道:“对了,梁晓慧给咱们推荐了一款热水器,她家新按的,用着挺好。”
  “喜欢你就去买,钱在你哪儿。”彭长宜没好气地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沈芳搬到这个大院里多了一个毛病,就是喜欢念叨别人家的事,跟收音机里的“每日一歌”一样,无论他多晚回来,都会听到别人家琐碎的事情。
  其实不只是沈芳,这里住着的女人好像都有这个毛病,也许是他们的男人都在大楼里工作的原因,除去好传播小道消息以外,还有一个通病就是喜欢比较,拿别人家的男人跟自己家的男人做比较。
  也难怪,在这里住的都是机关里资历相当的年轻干部,女人们心里自然就有了比较。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谁家有几窝耗子甚至是公母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彭长宜对这一点极其反感,几次告诫沈芳不许跟这些家属扎群,少在一起东扯西扯的。沈芳有一次嘲笑他说道:“你以为你是多大的官呀,那次我上街看见王部长夫人,她还拉着我说了半天的家务事呢?你要是当到了部长,我是不是就得见人装哑巴了?”
  彭长宜觉得搬到这里来后沈芳的确变了许多,有的时候表现的不可理喻。

  当他来到江帆的办公室就愣住了,只见办公室没有任何人,甚至江帆也不在。彭长宜刚要转身往出走,江帆从外面回来了。
  江帆进门洗着手,笑着说道:“弟妹还真把你放出来了,我还以为你出不来呢?”
  彭长宜说:“您发话她不敢不放我。哪儿的朋友?”
  “朋友?”
  “您不说让我陪个朋友吗?”

  “哦?哈哈——我那是谎报军情,不那样说你出得来呀?”
  彭长宜笑了,这种把戏江帆以前经常干,没想到成为市长后还这么干,就说道:“我还以为你真来了朋友呢?”
  “谁让你那么早就下班回家了?”
  “我中午喝了好多酒,头现在还懵呢。”
  “好好好,给你一个小玩意,作为补偿。”说着,他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塑料包装袋,递到了他手里。
  彭长宜一看,惊喜地说道:“传呼机?”他接过来,打开塑料袋,说:“新的?”
  “当然,能给你旧的吗?”
  彭长宜爱不释手。要知道当时一个小小的传呼机,是身份的象征。那时买传呼机是要走后面托关系的,有钱都买不到。
  彭长宜想了想故意说道:“这个不会是喝酒热线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