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今天的确很漂亮,尤其站在男人堆里更显突出。略施淡妆的脸上,容色娇艳,无论是眉梢还是眼角,都透着春意,一双柔媚的眼睛波光盈盈,似笑非笑,很是迷人。
  朱国庆明显的不敢直视姚静,他把目光投向史炳贤,说道:“史厂长,小姚这话有些毛病,也是,让一个女同志打硬圈似乎有些残忍,要不您来,先说好了,如果您来的话就得打两圈。”
  史炳贤点头哈腰地说道:“朱书记啊,您怎么把火烧到我身上了,是小姚敬市领导和区领导的酒。”
  尽管他的话里有些委屈,但却明显的有一种自豪,是男人特有的那种自豪感。
  彭长宜无法给这种自豪准确定义,但这种自豪是男人在酒桌上愿意表露的一种情绪。
  朱国庆笑了,他肯定是不能忽略市领导的,只是调节一下酒桌上的气氛而已,于是冲姚静说道:“小姚,先从卢部长这儿开始,然后是劳人局、司法局的领导,最后是你的厂长。”
  “怎么又扯我头上了?”史炳贤看着朱国庆说道。

  “有小姚在,你肯定脱不了干系。”朱国庆的话里有话。
  姚静说道:“我明白了,朱书记无非就是想让小姚多喝几杯,这个硬圈我打了。”说着,她一只手端着酒杯,一只手只用了两根芊芊细指象征性的托着杯底,来到卢辉面前。
  卢辉赶紧起身,端起一满杯酒。
  姚静说道:“感谢卢部长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我们厂指导工作,也感谢您投了我一票,小姚敬您。”说着,一仰脖,动作极其优雅的喝干了杯里的酒。
  彭长宜对姚静的表现有些吃惊,和从前的姚静简直判若两人,但是姚静没给他时间多想,就端着酒杯来到他的面前,说道:
  “彭科长,感谢帮助,姚静敬您。”

  一个“您”字,似乎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别人感觉不到什么,彭长宜心里却很别扭。
  彭长宜站起来,不知为什么,从姚静的目光里,彭长宜觉得她肯定知道那张弃权票是自己干的,他有些心虚,不敢正视姚静的目光,眼睛盯着手里的酒杯说道:“祝贺姚主任。”说着,就率先喝干了酒。
  这时,坐在朱国庆旁边的劳人局一位副局长跟彭长宜很熟悉,他见彭长宜不等姚静自己先喝了就说道:“彭科长这杯不算,哪有不等女士自己先喝了,罚。”
  彭长宜看了看自己的酒杯,又看了看姚静的酒杯还是满满的,就说道:“你怎不喝?”

  姚静看着他,半天才幽怨地说道:“等着跟彭科长碰杯哪。”
  众人立刻起哄,纷纷谴责彭长宜。早就有人给他倒满了酒,彭长宜只好端起杯,说道:“我认罚。”跟姚静轻轻碰了一下,这次并不急着往嘴里送,而是等着姚静。
  姚静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就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两杯酒下肚,彭长宜感到浑身不自在,他跟卢辉说了一声“我出去一下”,就起身走了出去。
  从洗手间出来后,在走廊里,他意外的看见了前面走着的丁一。丁一是从另一端的洗手间里走出来。
  “小丁?”
  随着短发的快速甩动,丁一回过身来,惊喜地叫了一声:“科长?”
  “你跟谁来的?”彭长宜问道。
  丁一笑嘻嘻地说道:“小郝说您今天会被大餐伺候,他就决定掏钱请我们吃小餐,我们三个就来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就你们三个人?”
  “出来的时候就我们三人,本来想去吃刀削面的,后来碰见熟人就被请到这里来了。”
  “哦,碰到谁了?”
  “王总。”

  “王圆?”彭长宜问道。
  丁一点点头。
  彭长宜知道王圆几乎天天泡在饭店,如果看到组织部的小伙计吃饭,他都会买单,何况今天还有丁一在场。就说:“别跟他们喝酒。”
  “我不喝,科长,你也要少喝点。”丁一说着,用一根手指着自己的脸说道。
  彭长宜摸了摸脸,有些热,肯定红了,?看着丁一清澈、纯净的大眼睛,彭长宜不由的想起刚才那双幽怨、柔媚的眼睛,就说道:“我没事,你去吧。”
  丁一点点头,向彭长宜挥动了一下小手,转身进了前面的包间。

  彭长宜看着丁一的背影,他忽然不想回刚才的包间,觉得很别扭,就往出走,想去楼梯口透透风。这时,背后有人叫住了他:
  “彭长宜。”
  无疑,这是姚静的声音。
  自己似乎躲的就是她,没想到还追出来了。他回过头,姚静款地向他走来,指了指大厅影壁后面专供客人休息的沙发说道:“到那边说话。”
  彭长宜心里打鼓,会不会姚静问那张票的事?
  姚静坐了下来,彭长宜坐在她的对面。姚静理了一下额前的卷发说道:“还好,你没什么变化。”
  彭长宜笑笑,他不知该说什么好,甚至不敢看她那张因为酒精而染红的脸,是那样的白里透红,就像熟透的苹果那样诱人。

  姚静从嘴角挤出一丝冷笑,直视着彭长宜,说道:“看出我有什么变化吗?”
  说实在的,彭长宜觉得姚静变化很大,过去姚静不大爱说话,见了同事顶多就是点点头,有时候都不看你一眼,是所有男老师心中的冷美人,现在居然左右逢源,应酬自如,而且还喝了那么多酒,完全是久经这种场合的交际老手。但是他不能说这些,只好说了一句大实话:“变了,变的话多了。”
  “哈哈哈。”姚静不由地大笑。
  彭长宜奇怪,这么一句话值得她那么笑吗?
  “是啊,就我今天说得这些话,可能够上我在学校和同事们说一年的了。”
  “岂止是一年,抵过好几年。”彭长宜说道。
  姚静又笑了,半天才叹了一口气,有些伤感地盯着彭长宜说道:“不变不行,要被饿死的。”
  彭长宜没有接她的话茬,他感到她话里有话,就笑笑,扭头看着外面。
  姚静说道:“见到我意外吗?”
  彭长宜老实地点点头。

  “见到我的变化意外吗?”姚静又说道。
  彭长宜又老实地点点头。
  “还记得你当初说过的一句话吗?”姚静理了理头发问道。
  彭长宜抬起头看着姚静,摇摇头。
  姚静又“哈哈”笑了两声,说道:“你说我指不定哪天就被吉普车接走了。我记着你的话呢。”
  彭长宜的脸红了,他没想到当年一句戏言,老校长居然传给了姚静。他不能辩解什么,因为那话的确是他说得,就嘿嘿干笑了两声,说道:“咳,开玩笑的。”
  姚静收住了笑,认真地说道:“我不这样认为。你这句话让我认识到了自己还有潜力可挖,俗话说得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所以我一直在朝着这个目标努力。不过吉普车不行了。怎么也得是进口的小轿车。”
  彭长宜尴尬地说:“那时年轻不懂事,你就别记在心上了,我今天给你赔礼道歉行不,真是对不起,我当时没有任何恶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