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50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董宁,我其实叫萧妙菡,萧航是我的哥哥,不过我是私生女。一直以来,我都被区别对待,我的爸爸对我不好,因为我是女孩,得不到培养,出于无奈,我改名司徒妙菡,当了明星,只想多赚点钱,以后好养活我妈妈,她是个苦命的女人,这次我得罪了人,爸爸才派哥哥过来保护我,可是他不喜欢我,一直训斥我,我真的不知道该跟谁说这些事。我觉得好累,我好苦。”
  这...完全跟事实不符,司徒妙菡指鹿为马的功夫真高,我也终于明白她的打算。
  首先,要明白司徒妙菡的目的,她要的到底是什么,这必须要知道,司徒妙菡要的是我。当然,不是我的心,而是我完全忠于她,最好当她的一条狗,有人欺负她,我就是恶犬,空虚寂寞了,我就是宠物,总之要时时刻刻讨她欢心,说什么骑士,狗屁。
  其次,有了目的,便看她如何做,她示弱,在我面前说了一堆话,就是她如何如何惨。想让我同情她,这样的话,她便跟我有了联系,后续她用钱也好用身体也好,总能控制我的。
  蛮厉害的手段。

  司徒妙菡抬起了头,泪眼摩挲,她的脸离着我很近,这个距离,很有杀伤力。
  “董宁,我没有人疼,没有人爱,你可不可以当我的哥哥,我好希望有一个哥哥。”
  妈的,这是放大招了。
  美女的眼泪和乞求,真是让人难以拒绝。
  可是我不是一般人,说实话。见的太多了,司徒妙菡虽然美,虽然很诱人,可是久而久之,没什么感觉。
  当你的哥哥,会被你玩死的,当我是傻子是不是。
  “该死,这个董宁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的心真是石头做的,可能那个女人对他真的比较重要吧,连我这么明显的诱惑都不为所动,气死我了,我司徒妙菡怎么说也是一线女演员,想要睡我的人不要太多,看来我开始的策略不对,不应该扮可怜。可我这样想也没错啊!就算心里有人,面对我,怎么可能不动心呢。”
  司徒妙菡很有自信啊!
  不过也是,她这样的女孩子顺风顺水习惯了,没想到在我这里遇到了挫折,心态有些崩坏,以为我手到擒来,没想到久攻不下。

  “算了,还是提提那个女人吧,看看能不能行。”
  司徒妙菡思考完毕,对我说道:“董宁,我哥哥他对你的爱人有不好的心思,我觉得很不好,我可以帮你。”
  这个开价才够意思,之前的都是什么,在我面前装什么可怜。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吗?再说,装可怜有用吗?还没有给钱实际。
  我对司徒妙菡笑笑,说:“司徒小姐,那就多谢了,不过,我可不敢当你的哥哥,至于你的安全,你放心。我会负责的,毕竟,你给了钱的。”
  司徒妙菡气得直哆嗦。
  “白编了故事,对牛弹琴,这董宁到底是发现了什么,还是根本不吃这套,算了,慢慢来吧,心急吃不了豆腐。”
  想完后,司徒妙菡对我笑笑,说:“那谢谢你了,董宁,我以后就全靠你了。”
  欣赏了大半天司徒妙菡的表演,不得不说,司徒妙菡的戏真好,她这样都能拿奥斯卡,妥妥的。
  她说要帮我,我是不信的,要真的帮我,应该做点实际的,嘴上说说有什么用。
  出了司徒妙菡屋子,马上便有一道目光射了过来,透过了我的衣服,扎的我皮肤直疼,韩鹏的眼睛往外喷火,我要回屋。韩鹏拦住了我,小声问我,“司徒小姐找你说什么了?”

  我对他勾了勾手指,韩鹏好奇,头伸了过来,我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四个字。
  “不可描述!”
  韩鹏双眼一瞪,已经动了怒。
  这四个字想象空间很大,不可描述可以发生很多很多的事,尤其我说的这么暧昧,韩鹏心里多想了。
  韩鹏说实话,我对这个人评价不高,太压不住事,什么都表现出来,想要跟我正面刚,一点都不聪明。
  我没理会他,直接去找韩立闻,韩鹏他爸在场,多多少少收敛一点。
  韩立闻看了我一眼,探究。

  我说:“我感觉伤口有些问题,我去医院包扎一下,请个假。”
  韩立闻说:“好。没问题,我叫尚艺陪你去。”
  我说:“不用麻烦了,我熟,自己去就行。”
  韩立闻也没多说,我便走了,我看了看时间,快到中午了。在司徒妙菡呆了不少时间,先找了个地方吃饭,点了个套餐,吃了饭菜,喝了汤,很舒服。
  吃饱喝足,我先去了花店,也买了花,要了一百零一枝花,包扎好,很美,散发着迷人的花香,买好了之后,我便去了白子惠的公司,拿着花往里面走,我的心情有些忐忑,不知道我送花,白子惠会是什么反应,可能我现在有点小孩子性子,别人要抢我的东西,我不同意我不让。
  按电梯,电梯门开,别人看过来,看我手中的花,看我的脸。
  没办法,眼睛长在别人的脸上,你没办法去控制,况且我拿了这么大一束花,走过路过,谁都会多看两眼。
  好在我脸皮够厚的,不害怕。
  推开了公司的门,径直往里走,心跳的好快,不过,不是因为这些人的注视。因为我马上将要面对白子惠。
  来到了门前,呼吸,短短两秒,安了安神,我推开了门,正好迎上白子惠的目光。
  进屋,关上门。白子惠皱了皱眉,视线在玫瑰花上转了一圈,说:“董宁,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把花放在了白子惠桌子上,我说:“送花!”
  白子惠声音有些冷,她说:“董宁,我们现在这个关系。你送花有点不太合适吧。”
  我低下头,心里不是滋味,之前我有想过白子惠的态度,可能会被拒绝,但没想到事实真的如此,我便有点受不了了,我在白子惠这里何曾受过这般冷遇,握着花的手不由的紧了。
  心里难受就是我接受不了现实,我还做着美梦,以为我和白子惠还能如漆似胶,现实给了我一记大耳光,真疼,真响。
  “我...我...”
  张开嘴,说不出话来,我有点后悔,不该这么冲动,拿着花来找白子惠,我太蠢了,以为昨天白子惠第一时间给我包扎,我们的关系便能缓和,没错。白子惠心里还有我,可是,我们回不去了,这个事实让我鼻子莫名的有些发酸。
  白子惠皱着眉,说:“董宁,你的伤怎么样?”
  我回道:“没什么事了。”

  身上的伤,很快就能好。心里的伤,却没法愈合。
  白子惠想了想,说道:“董宁,你这种冲动,我希望是最后一次,花你就放在这里吧。”
  这话的意思就是花放下你人滚蛋。
  我默默的松开了手,花被放在桌子上。我不想走,可白子惠下令了,我怎么能不走,小心翼翼的面对白子惠,只是怕再一次伤害到她,她不希望看到我,那就不要看到吧。
  还没伸腿。门传来了响声,随后被推开,一个男人捧着一束花走了进来,他身上穿着印有花店名称的工作服,一进来,很客气的问道:“请问您是白子惠小姐吗?”

  日期:2017-03-22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