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5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解了心中疑惑,可又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在心底里斟酌来斟酌去,答了一句‘哦’,可话出口,梁健就在心里将自己骂了一顿。
  他来干嘛的?
  千里迢迢来了,该说的却不说了,那又为什么来!
  正在他在心里挣扎的时候,项瑾说了句:“你今天也累了,我去给你准备下毛巾,你早点洗澡休息。”

  她说完,转身就要走。梁健心里忽然急了,再也顾不上多想,也顾不上那放不下的面子,一步上前,伸手一把拉住了她。
  “项瑾,等等。”他急急地说道。她转过头,目光相对,梁健心里突地跳了一下,一股勇气忽然从他的心底涌出,让他不再犹豫。
  手上猛地一用力,在项瑾的惊呼声中,那削瘦的身躯一下子就落入怀中,在她有些惊慌的眼神中,梁健低头不管不顾地亲了上去。
  微凉,柔软,那感觉,还和以前一样。唯一不一样的是,心情。可心情,才是爱情重要的部分。
  这一次的亲吻,他前所未有的投入。她的身体他的怀里,从开始的抗拒,僵硬,到慢慢地不再挣扎顺从,再到沦陷……
  仿佛所有的言语,都不再需要。一切想要说的话,都在这一个吻当中,深长而又深情。他放开她时,她偏过头,不看他。
  梁健轻轻地跪了下来,握着她的手,仰头看着她那张清瘦的脸,轻声说道:“我爱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说完,他掏出那个从国内一直带到这里,都快被他的手磨秃噜毛的盒子,轻轻打开。灯光下,里面的钻戒闪烁着晶亮的光芒。
  这是梁健欠她的。
  项瑾怔怔地盯着那个戒指,良久,就在梁健以为有戏的时候,突然,她一用力,挣开了梁健的手,往后退了两步,一直不看他,说:“早点休息吧,我去给你准备洗漱的东西。”说完,扭身就往楼上走。
  梁健不敢再去追,怔怔地跪在那里,看着刚才她站的地方,心里某个地方,说不出来的痛。
  许久,楼上传来项瑾的声音:“东西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洗漱了。”

  梁健回过神,目光落向手里的那个装着钻戒的盒子,惨淡地笑了一声,然后起身,揉了揉有些麻的膝盖,将盒子收进口袋,往楼上走去。
  夜深,梁健一个人躺在之前是项父睡的那个房间里,看着漆黑的天花板,拼命地给自己打气,既然已经知道了谁才是自己最应该珍惜和爱的人,那么就不能轻易放弃。
  408谁的难题
  清晨醒来,项瑾在楼下的厨房里忙碌,她娴熟的动作,和记忆中的她,有些出入,可愈发的吸引他,让他着迷。
  他靠在门框上,看得有些发呆,连霓裳从楼上下来站到了他背后都没发现。

  “爸爸,你在看什么?”霓裳的声音不仅惊醒了他,也惊到了那边忙碌的项瑾。项瑾回头目光与他的目光一触,就立即躲开了。低着头拿了分装到盘子里的早餐一边往餐厅走,一边说道:“待会,你们有什么安排吗?”
  梁健也往餐桌那边走,一边走一边回答:“看你的安排。”
  项瑾放下早餐,道:“那你们先在家等我,我出去一趟就回来。”
  “你去哪?”他走到她旁边,看着她,问。
  她看他一眼,又很快将目光移开了,道:“去学校。”
  梁健愣了一下:“去学校?”
  “我在那里上课。”项瑾一边回答,一边去抱霓裳。梁健怔怔地看着她,忽然意识到,或许她在这边的这段时间,过得生活,并非他所想象的,每天看病休息。她似乎给自己找了很多事做,将自己的时间充斥得很满足。
  “你先吃吧,我陪霓裳去洗脸。”项瑾说完,抱着霓裳就走。梁健看了眼那早餐,不复杂,简单的煎蛋加面包,但就如她这个人一般,虽然简单,但精致。虽然简单,但也有一种让人心旷神怡的美。
  她抱着霓裳走后,梁健就开始在脑子里转,转很多事,但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将项瑾的心重新追回来。
  他在心里想了一个计策又一个计策,可归根到底,心里就是缺少那么点信心。突然,后面传来一声东西敲碎的声音,梁健赶忙跑了过去,洗手间的门锁着。梁健敲了敲,问:“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东西掉地上了。你先去吃早饭吧,我们马上好了。”项瑾的声音透过门,落入梁健的耳朵。
  梁健心里放松的同时,却也感觉失落。握着门把手的手,有些无力地放下。他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走开。
  浴室内,项瑾蹲在地上,一片片地捡着地上的碎片,霓裳有些害怕地站在旁边,看着她。霓裳捡完,抬头朝她一笑,道:“没事。碎了就碎了。你有没有伤到?”
  霓裳摇了摇头。
  “我再给你拿个杯子,我们把牙刷完好不好?”项瑾一边说,一边起身准备去镜柜里找杯子。刚打开镜柜,忽然听到霓裳的声音:“妈妈,你是不是要和爸爸离婚了?”

  项瑾身心都是一震,一低头,霓裳正仰着头,眼里水汪汪地盯着她,嘴巴瘪着,随时都能嚎啕哭出声来。
  项瑾赶紧去哄霓裳,费了好一番口舌,才将这小姑娘重新哄的眉开眼笑。
  门外,梁健在屋子里四处地看着。昨天进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也没仔细看,这回梁健看仔细了。屋子里的摆设很精致,不像是短时间内布置好的。
  再去屋后看了看,昨天来时梁健就在揣测的后院,果然如梁健所想,很大,还有个不小的泳池,不过泳池里没有水。但泳池的一边,种满了玫瑰花,开得正艳。
  梁健看着那一片玫瑰花,心里的某个地方,忽然感觉不安起来。这种不安的来源,正是这个房子。
  “在看什么?”项瑾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他回过头,她站在那里,欣长消瘦,让人心疼。梁健藏起心底的那些像是毒药一般的念头,笑了笑,走过去,坐下来,开始吃早餐。

  吃过早餐,项瑾就要去学校,梁健在霓裳的帮助下,也成功坐上了那辆车,去看一看项瑾上课的那个学校。
  项瑾在学校里教钢琴课,也在那里学心理学。跟着她走在学校里面的时候,偶尔会碰到几个人跟项瑾打招呼,有男有女,女的目光和善,男的目光爱慕。
  一种复杂的情绪,一直在心底酝酿。
  等项瑾请好假,安排好后离开学校。项瑾开车,梁健坐在副驾驶,霓裳坐在了平时唐力坐的安全椅旁边。
  “现在我们去哪?”梁健看着车子慢慢地开出繁华的地区,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项瑾回答:“去余悦他们那里,把我爸和唐力接回来。”

  梁健看着她的侧脸,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此刻,两人之间,车厢之内,弥漫着一种让人难以启齿的尴尬。这种尴尬,从见面时就存在,他企图打破,可他刚要打破一点,她都会立马给他补上,以至于从昨天到现在,这种尴尬没减少,反倒是多了一些。
  日期:2017-03-22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