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3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赤城”号的舰桥上,看到“加贺”号成了敌机的主要攻击目标,渊田朝冈田舰长的方向做了一次短暂的祈祷。也许他的祈祷真有灵验,也许冈田根本无须他的祈祷,这位舰长娴熟地操舰向南转向,排除了航母中雷的可能性。旁边的源田禁不住击节赞叹:“‘加贺’号的作战看来非常出色。”南云也信心十足地说:“它没事。”
  美军那些漏网者很快遭到了零式战斗机的围追堵截。他们发现此时自己恰好位于机动部队中央,想冲出去和方才冲进来一样困难。幸好此前由于遭受持续攻击,机动部队各舰之间距离较大,它们得以寻隙奋力冲出重围。它们无疑是幸运的,零战之前对沃尔德伦的攻击几乎耗光了子丨弹丨。嗜杀成性的日军飞行员往往在击落对手的飞机后,对那些跳伞的飞行员也不放过。但在此时,这些人显然已经精疲力竭。当美机发射完鱼雷后,他们往往就会“大度”地放他一马。部分日军飞行员开始明智地选择保存体力和弹药,以便攻击更具价值的目标。虽然油料还剩不少,他们却一个接一个地飞回航母去补充弹药。之后地勤人员拍拍他们的肩膀以示鼓励,他们就又爬进座舱仓促起飞了──这样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尽管日本人“手下留情”,美军的两支分队也只有3架和2架飞机侥幸逃脱。遗憾的是,林赛少校和艾迪上尉不在其中。5架飞机均伤痕累累,1架在中途迫降,1架因伤势过重返航后被推入大海。这样随后在对日军“三隈”号和“最上”号重巡洋舰实施绝命追杀时,斯普鲁恩斯只能派出区区3架鱼雷机了。
  那架中途迫降的飞机由艾伯特温切尔驾驶,他和机枪手道格拉斯科塞特三等兵不得不卷入另一场与大海的生死搏斗。飞机还未完全飞离战场,油箱就开始哗哗往外流油,发动机也不转了,他们只好选择了迫降。两人抢出了救生筏、应急口粮、急救包和降落伞,虽然受伤不重但是很疼。他们就这样在海上漂了几天,看见海中有小鱼游动时就到凉凉的海水中去泡一会,因为有小鱼就说明附近没有鲨鱼。不时有鲨鱼前来攻击,他俩就用铝制船桨和单刃猎刀将它们赶跑。偶尔远处有飞机嗡嗡飞过,但因距离太远未能发现他们的救生筏。每当飞机的黑点渐渐消逝后,温切尔总是挥着拳头大骂道:“好哇,你们这帮混蛋,下回在军官俱乐部休想要我再请你们喝酒!”应急口粮吃光后,两人狠心把好奇地跟着他们的一只信天翁打了下来。这种海鸟翼展虽宽身子却小,不仅腥味很重肉也老得嚼不动。大约第十二天,他们邂逅了一艘日军潜艇。意外的是,日本人绕着两人兜了几圈后径自离去。显然他们认为这两个“难民”已奄奄一息,开枪射击纯属浪费子丨弹丨,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6月21日,他们终于被一架卡塔琳娜发现救起,并被紧急送往中途岛医院。两人在海上总共漂流了17天,体重下降了二十多公斤,几乎变成皮包骨头了。他们是本次战役中被救起的最后两个人。

  即使战斗进行得如此惨烈,源田竟然尚有余暇漫步到航空指挥室,听取返航飞行员对攻击中途岛情况的汇报。有人说,“敌人战斗机确实讨厌,但我认为它们几乎全部被消灭了。”源田还了解到美军岛上的防空炮火异常猛烈,但零式战斗机性能大大优于美机的说法也终于得到了证实。将在占领中途岛后担任驻岛第六航空队指挥官的冈岛清熊大尉说:“航空参谋,今天打的可是一场硬仗。”对此源田轻松地回答道,“是啊,不过也不必过于担心。”然后他转身返回了舰桥。

  最后再来看看在空中徜徉的格雷上尉。他认为自己的战斗机只有机枪,无法攻舰,充其量只能当作侦察机使用,于是就在空中一直盘桓到油料下降到危险点。他在大约9时52分发回报告说,自己虽处于目标上空但油料将尽,必须立即返航。大约10分钟后他又报告说,“敌舰队上空没有战斗机巡逻,我们已在它们上空飞了半个小时。敌舰队中有驱逐舰8艘、战列舰2艘、航空母舰2艘,航向大致向北”。

  “约克城”号上的弗莱彻不能确认“格雷”的身份。同时收到报告的斯普鲁恩斯和勃朗宁错误地认为,发出这一信号的是麦克拉斯基少校。听说在敌军舰队上空的俯冲轰炸机队要求返航加油,两人简直是痛心疾首。10时08分,心急火燎的勃朗宁在编队指挥所抓起话筒狂呼,“攻击!重复一遍,立即攻击!”
  不知道格雷是否收到了这一电令,反正他于10时10分毅然率队返航。直到此时,日军终于发现在机动部队边缘上空盘旋了半小时的美军战斗机—他们错认为那是一小队水平轰炸机。“苍龙”号立即升空了原田要一等飞曹的战斗机小队前往追击,但等零式机升上高空时,格雷早已绝尘而去。这也算是他们在这一天的唯一贡献。10架野猫于10时50分安全降落在“企业”号上—自始至终一枪未发,毫发无损。

  对于格雷的解释,“大黄蜂”号鱼雷机中队唯一的幸存者始终都不相信,盖伊一直到死都不肯原谅他。他认为格雷如果能有少许他们的英勇,冲上前去帮一把的话,他尊敬的中队长就有可能活着回来,30人的机队也不至于只有自己一人幸存。格雷承认自己始终处于目标上空,却任由自己的两帮兄弟被日本人无情屠戮,这让包括老酒在内的所有人都义愤填膺。当时即使他仅仅飞下去溜达一圈,吸引哪怕微不足道的日军战斗机,都能给战友们创造更好的进攻或逃生机会。

  美军鱼雷机的两轮攻击颗粒无收且损失惨重,这让再次回到舰桥的源田中佐踌躇满志,他之前的些许担心早已一扫而空。南云、草鹿和一众幕僚也都兴高采烈,大家自信满满地认为,机动部队有能力粉碎美国人发起的任何攻势。“敌机再多我们也不用怕”,这种念头在源田的脑海中油然而生。他思忖着,“再也无需为机动部队能否抗得住空袭怀疑了,这无疑又是一次胜仗。我们最好先吃掉敌机,再打敌军航空母舰,然后从今天午夜至明天上午向中途岛发动毁灭性攻击。”

  源田完全忽略了两个事实。其一,刚才那两支鱼雷机队显然不可能来自同一艘航母,表明在附近海域至少存在美军两艘以上的航空母舰。其二,在刚才的一系列战斗中,一旦美机来袭,所有空中巡逻的日军战斗机就会群起而攻之,基本不留出预备队防御舰队的其它区域—就像人体白细胞一样发现毒素后群集吞噬。没有人留意这种做法是否合理,或者计算派出多少战斗机才算合理。如果敌人的多重进攻连续且快速,空中巡逻战斗机面对近乎饱和的突袭做出快速反应的能力极其有限。貌似风光无比的机动部队实际上毫无掌控力可言,他们一直在试图夺回主动权,事实上却处于被动挨打的尴尬境地。谁都清楚,单靠防守是无法赢得战争的。

  10时整,南云同时致电山本、近藤、田中和小松:“6时30分发动对中途岛的进攻,7时15分敌岸基部队开始反击,我未遭损失。7时28分发现包含一艘航母在内的敌机动部队,航向西南。我们拟先消灭这股敌人,再图继续攻打中途岛。”此时机动部队距中途岛约250公里,与当初阿诺德中校的判断仅差28公里。四艘日军航母的机库里,重装工作已接近尾声。那些恐怖的打击力量一旦被提升至甲板定位暖机,即可向美军发起排山倒海般的猛烈攻势。除了遇上几架“的确很讨厌的”野猫抵挡几下之外,它们将一往无前、所向无敌。念及此处,南云顿觉意气风发,豪情满怀。他肯定没有读过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大师“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这一经典诗句。要不他一定能够想到:既然美军的鱼雷攻击机已经到了,那么俯冲轰炸机还会远吗?!

  一个人的运气不可能永远那么好,南云很快将为中国一个古老的成语“否极泰来”作出最佳的诠释。
  欲知南云命运如何,请看下一小节“摧枯拉朽七分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