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接过片子说道:“这个应该是日出,早晨的太阳艳丽,夕阳殷红,还有点玫瑰色。另外早上的太阳不如夕阳个大。夕阳落下去的时候从视觉上看会变扁,夕阳从气韵上看色彩应该更加深沉、凝重,这张应该是夕阳。”丁一说着,把手里那张有麦穗的照片给樊书记看。
  “呵呵,你观察的很仔细。”樊书记对比着说道。
  这个问题本来就难不倒她,她太熟悉夕阳的一切了。

  在丁一说话的时候,江帆温柔地看着她,心里就有了一种特别的向往……
  这时,丁一看见樊书记手里的照片背后有一行铅笔字,仔细一看,上面写着:1992秋,万马河南岸。她在心里记下了这个位置。
  五一前夕,北城棉纺厂公开招聘副厂长的活动正式开始。在这之前,组织部干部科和组织科已经提前帮助他们审议并完善了所有程序。等到了竞聘开始那一天,卢辉带领彭长宜和组织科长三人参加了竞聘会。
  彭长宜是第三次进入这个棉纺厂,只见大门口的横幅上写着“热烈欢迎市领导莅临指导工作。”北城区党政班子成员全部到场,并早已等候在厂部。
  首先是朱国庆过来和他们一一握手,其次是副书记任小亮。
  任小亮握过卢辉的手后握住彭长宜的手,看着他说道:“长宜,我来北城后,你可是一次都没来看老兄我呀。”
  彭长宜不敢正视任小亮,因为他长的太漂亮了,漂亮的油头粉面,漂亮的不像男人。白净细腻的皮肤,完美无缺的五官,尤其是那双顾盼生辉的大眼睛,未说话先带出三分笑意。
  这是一个标准的美男子,每一个男人走近他,都会在心里感慨造物主对他的偏护和对自己的刻薄,居然给了他这么一幅无可挑剔的俊秀容貌!

  如果硬要去在这张漂亮的脸上跳出毛病的话,那就是在他流盼的目光中,透出的是绝顶的聪明和机巧,他看你的时候永远都是“枪口抬高一寸”,握着你的手,热情的跟你说着话,眼睛却看着你头顶一寸以上的位置,给人的感觉就是,此时你并不在他的眼里。
  彭长宜不只一次的在想,他看樊书记时,目光也是这样“抬高一寸”吗?
  彭长宜没有跟别人探讨过任小亮的“一寸目光”,他不知道别人是否跟他有同样的感受。看着那张漂亮的不真实的脸,彭长宜移开目光,故意弯下腰说道:“是老弟我的不对,不想给老兄添麻烦,另外有时我自己都不知道下一分钟该干什么。”
  任小亮笑了:“理解,我也在机关也呆过,除去眼睛闭上那会时间是自己的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听喝的。”
  任小亮很会说话,语气温柔亲和,一下子就能拉近和他的距离,只要你不看他,是无法想像他是抬高了目光在和你说话的。
  卢辉这时过来说道:“你们俩还这么客气,住的是一排房,一个东宫,一个西宫。”
  彭长宜现在住的地方是原来老县委的房子,他在最西边,任小亮在最东边,所以经常有人就这样开玩笑称他们“东宫”和“西宫。”
  别看在一排房,他们平时几乎没有什么交往,而且很少在家见面,一年只互相走动一次,还是在春节拜年的时候。
  彭长宜说:“尽管是一排房,但平时根本碰不到任书记。”
  任小亮说道:“没办法,下边和机关不一样,事无巨细,实在是太忙了。”
  卢辉点点头,说道:“这倒是真的,不过怎么忙小亮也不显憔悴,永远都是这么漂亮、精神。”
  任小亮一听赶忙拱手作揖,说道:“卢部长,说点别的吧,要不回头我往脸上抹点锅灰?”
  “哈哈。”卢辉和彭长宜都笑了。
  这时的厂部大院传来了乐曲声,他们便往里走。
  在厂部大院的空场上,摆放了一个临时主席台,门前的廊柱上,挂着横幅:“北城区棉纺厂竞职现场会。”
  那时公开竞职上岗别说在北城,就是在整个亢州还是第一次。

  尽管是公开竞职上岗,但围绕着“公开”也有许多不被人知的游戏规则,这可能就是中国式的公开竞职。不过,对于厂工人来说还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毕竟他们手中有神圣的一票,这一票可以投给信任的人。会议还没开始,他们就早早来到院子里,坐在凳上等待着投票的那一刻。
  彭长宜发现,这些几百个凳子全部是新的,再看随后到来的市劳人局和司法局公证处的两位同志,就知道朱国庆为这次处办企业竞选做足了功课。所有的竞职人员被事先请到了一间办公室,彭长宜看见那天跟他回老家的李师傅,正在隔着玻璃向外张望,彭长宜冲他微笑着点点头。李师傅名叫李子康,并不是专职司机,而是办公室主任,这次竞职的岗位是副厂长。
  就在彭长宜跟李师傅打过招呼之后,他看到了里面一个美丽的婀娜身影闪到了一边,彭长宜感觉那个身影特别熟悉,因为没有看到这个人的脸,也就想不起在那里见过。
  大会正式开始。

  北城区委副书记任小亮担任大会主持人。他一一介绍了主席台上的领导之后,又由区纪检书记刘忠宣读了竞聘规则,竞职演讲正式开始。
  竞职从职位低的开始,先是车间主任、工会主席、厂办公室主任,最后才是副厂长。
  这时,竞职办公室主任的人选走上演讲台,彭长宜立刻愣住了,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烫着一头大波浪、美丽靓丽的女人走了上来,忽然间就想起了刚才那个熟悉的身影,原来是姚静。
  姚静,彭长宜曾经的同事,就在彭长宜调出那所乡中后,姚静也辞职了,原来她是到了棉纺厂。想当初彭长宜差点跟姚静结为伉俪。就是父亲的一句话,改变了他的初衷,使他放弃了心中的这个女神,选择了县医院丨党丨委书记的女儿沈芳。
  那个时候,老校长给彭长宜同时介绍了两个姑娘,一个是姚静,一个是沈芳。当彭长宜见了沈芳第一面后,就否定了她。后来父亲来学校看他,他就跟父亲说了两个姑娘的情况,哪知父亲却倾向于他跟沈芳交往,因为姚静的家庭负担重,父母早逝,她底下还有两个上学的弟弟和妹妹需要她供养,姚静本人也没有转正,还是学校的代课教师,而沈芳的妈妈是县医院丨党丨委书记的女儿,家庭优条件优越,而且在政界上也有一些关系,将来肯定能帮上彭长宜。父亲还说:“男人不应该口渴了才想起去挖井,一定要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彭长宜不同意父亲的观点,他说沈芳不如姚静长得漂亮,尽管眉目眼的不难看,但就是组合到一起不如姚静漂亮,记得父亲当时说:“漂亮管什么用,漂亮的脸蛋能长大米吗?”
  这句话是朝鲜电影《鲜花盛开的村庄》里的台词。一个媒人给小伙子介绍对象,由于姑娘的长得不漂亮,小伙子百般不乐意,媒人劝他说:“脸蛋漂亮有什么用,漂亮的脸蛋能出大米吗?”那时,中国电影里的人物都是高、大、全,说得话全是空话、套话,根本没有这种来自生活中的生动语言。
  这句话自从这部电影在中国放映的那天起,就被人们普遍传诵应用,成为风靡一时的流行语,也是那个年代的经典对白,当时流行的程度不亚于今天本山大叔小品里的对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