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下来姚斌的表现也是不含糊,首先他点的菜都是既不铺张也不简单,几道精致的野味,还有几道时令小菜,当然,还有典型的山野菜。
  樊文良和王家栋很喜欢吃这些,樊文良居然端杯喝了酒。大家都知道他不抽烟不喝酒,除去很少的场合下他喝一点外,人们几乎没有见过他喝过酒。
  姚斌自然高兴,连连干杯,最后他竟然有些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彭长宜赶紧上去搀扶他。
  姚斌说道:“师弟,今天的事要感谢你了,我跟你说,自从老爷子退下后,领导可就没拿正眼看过我,别说请他们吃饭了!”
  彭长宜知道他说得领导就是樊文良,但是他不能接姚斌的这个话头,就说道:“你还是谢部长吧,是他安排的,我没做什么。”
  姚斌拍了拍彭长宜的肩膀,不再说什么了。等他们俩人回来后,野菜馅的饺子也端了上来。
  这里的饺子看着就有食欲,薄薄的面皮下,透着碧绿的菜馅,白绿相间,而且都是手工包的,小巧、精致、漂亮。众人食欲大开,酒就被冷落到了一边,对饺子却倾注了极高的热情。
  樊文良首先下筷,夹起一个尝尝说道:“家栋,这种不好吃。”说着,又吃了一个,皱着眉,品咂着滋味,继续说道:“你们都别吃了,实在是太难吃了。”说着,又皱着眉夹了一个。
  听樊文良这么说,彭长宜也紧张了,他看了姚斌一眼。
  姚斌的脸“腾”地红了,要知道点这些他可是费尽心机点了。领导吃了不高兴,他就弄巧成拙了,心里肯定会不安。他的反应就是立刻起身,想要撤掉那盘饺子。
  王家栋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坐下,然后笑嘻嘻地看着樊书记说道:“您多夹几个,认真鉴定,在您鉴定完之前,我们谁都不吃。”
  “扑哧”一声,樊文良几乎要把吃进去的饺子喷出,他赶紧扭过头,强咽了下去。
  另一侧的江帆赶忙给他倒了一杯水。

  樊文良喝了一口水后说道:“家栋,你这样做不对啊,差点噎着我。”
  王家栋依然笑嘻嘻地说道:“来来来,您慢慢吃,慢点鉴定,别急。”说着,把那盘饺子端到了樊文良跟前,并且继续给他往盘子里夹。
  姚斌和彭长宜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们知道两位领导是在开玩笑。
  江帆说道:“不行,这么难吃的饺子哪能都让樊书记一人吃了,我也出把子力。”说着,就去樊文良跟前夹饺子。

  樊文良眼睛盯着那半盘饺子,有些委屈地说道:“既然不爱吃,就不要恶意哄抢了吗——”
  “哈哈哈。”江帆一听,笑得不行,他赶紧放下筷子,站起身,边笑边咳嗽。
  尽管很好笑,但是彭长宜和姚斌却不敢像江帆那样哈哈大笑。
  这顿饭樊文良吃的很高兴,也很开心,最后他说:“谢谢长宜和姚斌,尤其是长宜,以后你们部长再去什么好地方吃饭,想着带我。”
  彭长宜只是抿嘴笑,不知说什么好。
  王家栋急了,说道:“樊书记,您就冤枉我吧,这个地方我也是第一次来,不信您问长宜。”
  樊文良不紧不慢地说道:“问他跟问你有什么区别?”
  彭长宜赶忙说道:“樊书记,的确是这样。我是和同学聚会的时候来过,部长说您喜欢吃清淡的,我就想起这个地方来了,是想让你换换口味。”
  “呵呵,江市长你看到了吧,不愧是校长培养出来的学生。”樊文良说道。
  王家栋是多年的组织部长,樊书记经常用黄埔军校做比喻,并且在不同的场合下,都说过王家栋就是黄埔军校的校长。
  事实正如彭长宜想的那样,姚斌想回北城,他早就找过王家栋,王家栋私下也向樊文良推荐过他,毕竟是好几年的正科级的副书记了,要求进步也在情理之中。
  看来这次王家栋有意要帮姚斌,不然也不会临时动意叫上江帆了。
  一个干部要想进步,绝不是只请领导吃吃饭这么简单,是要具备多方面因素的。俗话说:“年龄是个宝,能力做参考,关系最重要。”

  尽管这话谁也不好在公开场合下说,但谁都明白其中的精髓。在能力、资历差不多的情况下,最后就是拼关系、拼经济实力、拼野心,后两者都是在具备前者的基础上进行的。
  关系是什么,关系就是在一个干部仕途中特别是对晋升有用的所有的社会资源。看得出,王家栋在为姚斌的下一步进行着某种铺垫。
  回到机关,彭长宜果然看见樊书记的秘书小赵,拿着樊书记的公文包,在一楼值班室里东张西望。看见樊书记他们进来了,他赶紧走了出来,脸窘的通红,后面还跟着市委办主任范卫东。
  显然是小赵挨了范卫东的批评,这些从的脸上能看出来,他赶紧跟在樊书记的后面往楼上走。
  范卫东看了看其他人,然后凑到王家栋面前,小声地说道:“又是你在背后使坏?”
  王家栋满脸红润,故意装出得意的神情说道:“老兄,你是不是在你那间背阴的办公室呆的时间太长了?为什么就不能阳光一点?总是处在一种黑暗状态下?这样是不利于身心健康的。”王家栋故意让脸上充满了鄙夷。

  “笑话,只有自己心里见不到阳光的人,才去指责别人阴暗。如果不是你使坏,小赵怎么会跟丢了老板。”范卫东小声但却很气愤地说道。
  王家栋白楞了范卫东一眼,不屑地说道:“明明是你自己失职,还怪别人钻空子。”
  “我怎么失职了?”范卫东这才认真起来。
  “我问你,谁给一把推荐的秘书?本来就是勉强拱上去的,还找旁的理由?”他说完往后看了看,毕竟有些话属于他跟范卫东之间才能说得,是为了互相攻击对方,如果别人听到就不好了。
  江帆早就回办公室了,小赵也早已随樊书记走在前头,只有彭长宜在后面跟着,王家栋这才放心大胆地继续跟这个矬胖子斗嘴:“你呀,不称职,还大内总管呐,徒有虚名!书记夫人不在家,早饭、午饭、晚饭都没地方吃,办公室二十多个人干什么吃的,我只是做了你应该做的事,你不感谢我反过来还指责我,丢人。”

  范卫东听他这么说也有些紧张,他往上推了推眼镜,说道:“他平时没事都是在小食堂吃的,谁知道他今天怎么老早就出去了,你是逮到机会就算计我,给我眼里插柴!”
  王家栋成心气他,就说道:“往你眼里插柴的事我肯定没少做,我也不是做不出来的那一位,不过这次我可是在给你擦屁股,别不知好歹!”
  “这么多年你总算说句实在话。”
  “我还敢说呢,你不是连说都不敢说,只会在背后搞小动作。”王家栋故意装地理直气壮。

  范卫东这会可没心情跟他斗嘴,他要去樊书记那里,就轻轻凑到王家栋的耳边说道:“休与小人喝!”
  这句话曾经是三源县的组织部长在锦安组织工作会议上说给王家栋听的,范卫东不知从哪儿听到了这个故事,没人的时候经常拿这句话打击他。当时王家栋制止了彭长宜跟这个人去理论,但说真的他很在意这句话,在心里把这个人不知诅咒了多少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