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在樊文良这位市委书记面前,难得王家栋却发了句牢骚,而樊文良也是一副“不主持正义”的样子。看来,两个领导之间还是有默契的。
  自从樊文良的前任秘书吕华调到南城任区委书记后,王家栋有意让彭长宜做他的秘书。可是范卫东紧盯着这个位置不放,声称给书记配备什么样的秘书是市委办的权限范围,不容别人插手。
  为了平衡关系,樊文良戏说自己太矮,彭长宜太高,不适宜当自己的秘书,最终用了范卫东推荐的秘书小赵。其实王家栋心里明白,这是樊文良的领导艺术,大事上他注意平衡属下之间的关系,小事也如此。
  不过樊文良的这个理由也说得过去。樊文良是四川人,典型的四川人的身材,如果彭长宜跟他站在一起,还的确不般配。前任书记就闹了这么一个笑话。秘书比县委书记还要高,还要壮,而且很有气宇的样子,走路昂首挺胸。
  结果书记刚来亢州,到部队去慰问,部队官员以为横着膀子走路的那个肯定是书记,纷纷越过书记去跟秘书握手,弄的秘书不知如何是好,没几天就被换掉了。
  樊文良不要高个子秘书的理由相信大家都能理解和接受,只有王家栋不这么认为,成熟起来的彭长宜也不这么认为。
  说到底,领导艺术,其实就是一门平衡的艺术,是一门让意见不同的一群人和平共处的艺术。所有的政治都是表达不同的意见,排解纠纷,寻求合作之道,完成集体目标,这就是政治的最终目的,也是领导者的最终目的。
  显然,樊文良深谙此道。
  在旧事上跟领导纠缠显然是没有必要也不合时宜的,王家栋笑着说道:“难得您今天这么有兴致,您想吃什么,让长宜安排咱们?”
  “随便,来蹭饭的人不挑三拣四。”樊文良背着手,依旧不紧不慢地说道。
  王家栋看着彭长宜说:“长宜,中午怎么安排?”
  彭长宜犹豫了一下,说道:“中良县的边上开了一家农家小厨,环境也好,味道也家常,尤其是野菜馅的饺子不错,要不樊书记您换换口味去?”
  樊文良不动声色地看着王家栋,说:“王部长,怎么听他的口气好像我天天山珍海味似的?”
  “哈哈。”王家栋笑了:“长宜这话没毛病,无论您是山珍海味,还是吃糠咽菜,换换口味没有错。”

  “怎么比我还护犊子。”樊文良微笑了一下,说:“那就野菜饺子。”说着,就带头往出走。
  彭长宜看着部长,没有动。
  王家栋看出彭长宜的犹豫,就说道:“怎么了?”
  彭长宜说道:“姚斌一直在等您。”

  “他有事吗?”王家栋问道。
  “没说,就想和您中午坐会。”
  王家栋说:“他没和咱们约好吧?”
  “是没约好,从上班开始就打电话,您屋里一直没断了人,我也没机会跟您汇报。”彭长宜解释道。
  王家栋想了想说道:“这样,叫他一个人来,别带别人。”
  彭长宜一阵高兴,小跑着回到办公室,办公室已经没人了。他赶紧给姚斌拨了电话,唯恐姚斌等不及走了。
  哪知电话一响,姚斌第一时间接通了,彭长宜简明扼要跟他说明情况后,姚斌激动地说:“师弟,太感谢了,我这就出发。”
  彭长宜放下电话后就急步走了出来,正好看见王家栋和樊文良已经从侧面的小楼梯往下走。他跑了几步追了下去,似乎听见王家栋正和樊文良说到姚斌的名字。

  樊书记没言语,彭长宜在后面看不出他有什么表情。事实上,就是面对樊书记,你也很难从他的面色中看出内心的真实反应。他给人的印象从来都是不慌不忙,喜怒不形于色。
  王家栋听到了彭长宜的脚步声,回头说:“长宜,你去看下江市长。”
  彭长宜立刻心领神会,小跑着来到江帆办公室,他进去后,发现刚才那个城建局局长,又坐在了江帆的办公室。
  机关里都知道这个局长是出了名的“屁股沉”,见了领导总有说不完的话,他马上面临着退休,作为代理市长的江帆,肯定不好意思往出撵他。
  彭长宜抢在江帆开口前说道:“樊书记和王部长让我来叫您。”
  老局长一听领导有事,赶忙站起说道:“那好,你们忙,改天我再过来请领导。”

  江帆站起跟老局长挥手再见,回头跟彭长宜说道:“樊书记叫我?”
  “是,还有王部长。”
  江帆用手理了下头发,疲惫地说道:“去哪儿?”
  “我说还去那天咱们去的那个农家小厨。”彭长宜语气里有征询。

  “还有谁?”
  “姚斌。”
  江帆愣了一下,看着彭长宜说道:“姚斌?”
  彭长宜点点头。
  江帆若有所思地跟着他走了出来。
  樊文良和王家栋在旗杆下边说话边等他们,樊书记的新皇冠停在旁边。

  江帆和彭长宜来到跟前后,樊书记说道:“坐我车吧。”
  彭长宜一愣,显然都坐书记的车有些挤,他看了一眼江帆的车也开了过来,就给樊书记和后面的江帆拉开车门,等他们坐进去之后,自己就紧走了几步上了江帆的旧蓝鸟。
  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出市委大楼,奔向国道,向京郊的中良开去。
  彭长宜突然意识到樊书记的秘书小赵没有跟着。再一想小赵可能都不知道樊书记去了哪里了,他出来后就没有回办公室。
  跟丢了领导,小赵说不定会有多急呢?
  给领导当秘书是一门深奥的学问,你既要拾遗补缺,又要给领导当好参谋,还要照顾好领的生活。这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善于和领导沟通,善于掌握领导心理活动。如果你稍有怠慢和松懈,兴许就有疏漏的地方,就会让领导不满意。

  不过,樊文良来亢州这么多年,没有听说过他跟小伙计过不去的时候,也没有听说他为难过哪个人。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尽管对他很畏惧,但他从来都没有刁难过他们,甚至重声批评的时候都很少。他典型的倔强个性就是“抗上”、“护短”,为这经常受到翟炳德的批评。
  因为这次周林落选,他几次去锦安找他过去的老部下、如今的锦安市委书记翟炳德去解释,据说翟炳德都不给他机会,弄的樊文良很是灰头土脸的,就像苏文茂说得相声《扔靴子》那样:“每天你扔两只还好,扔完了我可以睡觉。昨天你扔了一只,我净等那只了,一宿没睡!”
  翟炳德没有单独听取樊文良的解释,可是没过多长时间,由省和市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进驻亢州,调查这次选举事故,也没查出什么违规操作的问题,最后便不了了之。至此,翟炳德也算给樊文良扔了最后一只靴子。
  彭长宜正在胡思乱想着,他们的车就到了目的地,果然如彭长宜所料,姚斌早就站在饭店门口等他们。
  樊文良和王家栋显然没到这里来过,两位上了点岁数的人,非常喜欢这里的风格,对这里的环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彭长宜偷偷地看了一眼姚斌,姚斌的表情有点紧张。姚斌没法不紧张,凭他一个副书记,居然请到了亢州政坛三巨头,而且,樊书记是很少跟乡镇级的人吃饭的,姚斌惶恐也在情理之中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