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小屋里的媳妇》
第38节

作者: 小二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野笑着道:“这玩意有啥不会开的,老司机说得没错,自动档的车挂个大饼狗都会开,还真是简单,踩油门就走,连档都不用挂!”
  “你千万别告诉我在我睡觉这段时间你特么连刹车都没踩过!”陈素秋直着眼睛问道,心里头更是把漫天神佛都求了个遍。

  “开得挺顺当的,用不着踩刹车啊!”杨野道。
  陈素秋有些艰难地咽了一下唾沫,可是这口唾沫怎么也咽不下去倒是差点把自己呛死,硬生生地把咳嗽声给憋了回去,带着八分期望地问道:“你学过开车吗?考过驾照吗?”
  “开拖拉机谁还学驾照啊,放心吧,我看别人开过车,这车简单!”杨野笑着道,一脸的自信。
  陈素秋深深地吸了口气,用从未表现过的温柔道,“现在,慢慢地收油门,好!好!非常好!现在轻轻地踩下刹车,轻一点,温柔一点,对了对了,方向盘向右转,靠向路边,OK,就这样,刹车踩到底吧!”
  陈素秋突然间气质大变,这种温和中带着温柔的语气让人好不适应,杨野慢慢地在路边的紧急停车带上停下了车,车子刚刚一停稳,后座的陈素秋就像是一只母兽似的一探身子,刷地一下子就把车钥匙给拔了下来,然后怒吼道:“姓杨的,你特么给老娘滚下来!”
  “有什么问题?”杨野在陈素秋的拉扯下转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
  陈素秋像是一条鱼似的从两个座位中间挤到了驾驶位上,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心已经满是汗水了,后背都湿乎乎的,那是一后背的冷汗呐。
  “你特么不会开车你还敢开,而且还开到一百四!没死算命大了!”陈素秋叫道。

  杨野摇了摇头道:“你非要让我开啊,我有什么办法,而且我觉得我开得还很不错的!”
  陈素秋这么牙尖嘴利的人现在也吐槽无力了,紧握着方向盘,硬是不敢再把车开到时速七十以上,让杨野心烦的碎嘴竟然也安静了下来,耳根子也变得清静了起来。
  陈素秋提心吊胆地总算是开到了省城,进了省城四环之后驶上的城市主干道,然后陈素秋斜着眼睛问道:“小男人,你有地方落脚没有,老娘可以大发善心让你住我家怎么样?”
  “不用,随便找个地方把我放下就行了!”杨野摇了摇头道。
  陈素秋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道:“怎么,就不去看看你佳宜姐吗?我可看到你包里带了不少东西呢,那是送给王佳宜的吧!”

  杨野一下子就变得沉默了起来,自己来省城不就是为了离她更近一些吗?现在有陈素秋这个桥梁在,似乎王佳宜触手可及了,但是杨野的心中却又产生了一种怯意!离得越近却又不敢更亲近了。
  陈素秋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自顾自地开起车来,一直进入到了主城区之后,在一个路口停了车,“不去我家住我就把你在这放下了,自己随便找个地方落脚吧,噢对了,这地方离我家还有王佳宜家都不远,而且这个地方正是几路公交的交汇点,那边还有地铁出行很方便的,晚上我约了佳宜到我家做客,你想来的话就来,回头我把地址用地图给你发过来!行了,你现在可以滚蛋了!”
  杨野下了车从后备箱取了自己的箱包,那辆红色的福特轿车一溜烟地远去了,杨野站在这个三岔路口处,城市的高楼大厦像是崩倒的山似的压下来,让已经习惯了乡村清静生活的杨野有些喘不过气来。
  拎着箱子迷茫地站在路口四处张望着,一时间不知该何去何从,似乎四周所有的景物和往来的车辆都围绕着自己旋转了起来,有些不太适应的杨野按捏着自己的眉心不由得苦笑了起来,从读书到后来的工作都在大中型城市,这才回村不过两年的时间就完全不适应这城市的生活和节奏了,哪怕才刚刚入城。
  放下手的杨野突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扭头一看,放在身边的那个大提包不见了,四下看了一眼,只见一个身材干瘦的男人正拎着一个大包在过马路,那个提包很眼熟,不正是自己的吗。
  杨野虽说是习惯了乡村生活可并不是土包子,没成想自己刚刚重归城市就遇到拎包的了,这种人最是可恨了,直接把人的行礼拎走,里头未必有多少值钱的东西,可却是出门在外浪子所有的身家,这跟抢劫有什么区别。
  杨野没有喊叫,而是拔腿就追了上去,冲过马路时车辆鸣笛声提醒了前头那个拎包贼,扭头看了一眼拎着包就跑,杨野追上去飞起一脚就踹了过去,正踹在这个干瘦男人的后背上,把他踹了一个大马趴,然后一把抢过了自己的提包。
  干瘦男人趴在地上捂着腰直叫唤,哪怕是在快节奏的都市里头,华夏也不缺少看热闹的闲人,也不知道这人都是从哪闹出来的,十几个围在不远处指指点点的看起了热闹,各种手机开始拍摄起来。
  两个男人挤了过来,扶着那个瘦男人指着杨野就叫骂了起来,最后干脆就推搡了起来,碰到这种情况,越是害怕对方就越是嚣张,就算是不把包抢走也会讹去几个钱。
  杨野毫不客气叫骂了两声,把包向地上一扔,捏着拳头就跟对方推搡了起来,指着对方十分硬气地吼道:“次奥,整这些妖蛾子有个鸡毛用,老子就明白告诉你们,要钱没有,要命就这一条,不服咱就干一场!”
  围观的人当中有人一边拿手机拍摄一边叫道:“你们也太嚣张了,偷人家的包不算现在还要讹人家钱,这还有没有王法了,兄弟别怕,我们给你做证!”

  那两个男人一边叫骂着一边扶起了还趴在地上的干瘦男子,骂骂咧咧地向外头挤去,也不提赔钱的事了,谁都不傻,从对方说话的口音就听出来不是外地人,而且推搡过程当中,杨野那种隐含着暴发力的力量和坚实的肌肉都告诉他们这人不好欺负,至于威胁围观者这种事情像这种街边小贼还真不敢,容易激起公愤被打一顿连个施暴都找不到。
  北方人,特别是越往北的北方人脾气就越暴,前两年还有个暗拍的电视节目一个小姑娘被偷了钱包在求助,在其它地方获助比较少,但是北方,特别是在东北,节目只拍了一半就拍不下去,扮演小偷的那两个工作人员差点被打进医院,可见北方人的热心和暴脾气。
  杨野拿回了自己的提包,又狠踹了对方一脚,也就没有再不依不饶地追上去,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再说这种人就算是送到派出所去也关不了几天,甚至还有可能反咬一口告自己一个伤害罪什么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没热闹可看了,围观者自然也就散了,散去时几个热心的姑娘和小伙子还叮嘱杨野看好自己的东西别被那些王八蛋给顺走了,杨野道了谢,过了马路掏出手机调出地图搜寻起附近可以投宿的地方来。
  虽说有几个同学和小时候的玩伴在省城,但是他们也不过是工薪阶层,也不好去打扰他们,先找个便宜点的落脚地,再找份工作之类的,然后再租个房子稳住脚跟,这就是无投奔进城的标准流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