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50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卡往我手里面递,我很自然的接了过来,有钱不要王八蛋,谁说我不收的,只要你敢给,我就敢接。
  “谢谢!”
  我道了一声谢,有钱人的钱真是好赚,他们一大方,我就发了一笔横财。

  司徒妙菡有点愣住了,可能没想到这世上竟然有我这种厚颜无耻之人,直接从她手中抽出了卡,看来我这招司徒妙菡中了,她会以为我这个人用金钱就可以收买。
  司徒妙菡不简单,顺势握住了我的手。
  “董先生,不知道为什么在你身边很有安全感,请你以后要好好的保护我。”
  弱女子人设。千娇百媚,激发男人的保护欲。
  我笑着点点头。
  司徒妙菡,刚刚施展了手段,别着急,咱们慢慢来,以后有的斗呢。
  萧航也露出了笑容,不过他还有心结,笑得不够自然,他说:“董宁,今天多亏了你,真的,很感谢,钱的奖励是一方面,不过不值得一提,你看看你这边还有什么要求。”
  我想了想,说:“说起来,我还真有一个。”
  萧航脸上露出好奇之情,说:“董宁,你说!”
  我说:“一个很私人的要求,我看出萧老板对我的女人很感兴趣,所以斗胆拜托萧老板克制一下自己,不要动心思。”
  说着说着,我收起了笑容,淡淡的看着萧航,这是警告,不管萧航什么身份,我的就是我的,想抢,我不答应。
  我看着萧航的脸一点点变了颜色,他的眼皮在跳,嘴角抽搐,最后化成一个尴尬的笑容。

  屋里气氛降到了冰点。
  我笑笑。说:“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司徒妙菡说:“好的,你先去休息吧。”
  开门,走出去,关门!
  “混账,自大的家伙!”

  我离开后,萧航控制不住自己,发起了脾气。
  这正是我要表现出来的。狂妄自大,贪财,这是我的标签,可以变成杀死我的武器。
  司徒妙菡说:“萧航哥哥,我可跟你说好了,这个董宁你不要动,要不然咱们兄妹失和,到时候就不好看了。其他的,我不管,明白了吗?”
  萧航冷哼一声,并不理会司徒妙菡。

  司徒妙菡打了个哈欠,说:“哎呦,我要去睡觉了,太晚睡对皮肤不好的。”
  司徒妙菡离开,脚步声渐远,萧航也出了屋,他应该另有地方休息,这时,我早已经进了屋子,坐在自己的床上,韩鹏可能刚刚洗完澡,正在擦头发,他表情复杂的看着我。
  我心说你搞毛啊!你这样看着我,我晚上谁不睡觉,再说,我兜里面有两张卡,价值一百五十万,被这样看人会发毛的。
  我对韩鹏笑笑,我说:“有事?”
  韩鹏摇了摇头,说:“没事。”
  我说:“你这样看我,好奇怪的。”
  韩鹏低下了头。他眼中闪过了一丝狠毒,口里却说:“董宁,谢谢你,今天全靠你,救下了司徒小姐,你很厉害,真的。”
  我才不信他的鬼话呢,我说:“那个人呢。怎么样了?”

  当时我去包扎伤口去了,不知道那个变态怎么样。
  韩鹏说:“你最好还是不要问了!”
  态度很坚决,就是不告诉我。
  其实我也没什么兴趣问这事,就是客气客气而已,既然不让问,那就不问呗。
  我去洗漱了一下,便上床休息了。

  没想到萧航那边还搞幺蛾子。
  “尚艺,帮我办一件事。”
  尚艺问道:“老板。什么事?”
  萧航说:“查清楚白子惠的公司在哪里,订九十九朵玫瑰送过去,先送一个月吧。”
  尚艺说:“好的老板。”
  听到这段对话,我很生气,气的肝颤,白子惠是我的,现在有个人琢磨着怎么从我这里撬走白子惠,这种感觉很糟糕。尤其是现在我和白子惠的关系,我们分开了,因为我的错,如果这种情况之下,白子惠跟其他人好了,那我会恨自己一辈子。
  萧航吩咐完毕,尚艺离开,韩鹏把灯关闭,我也闭上了眼睛,今夜,韩鹏和我不用守夜,可以睡个安稳觉。
  开始,睡意全无,又想起白子惠,心里有点堵,后来。不知不觉,睡过去了,可迷迷糊糊中听到了一个声音。
  “董宁?”
  人还没有清醒,两秒钟后,我分辨出来,这是韩鹏的声音,他叫我干什么?
  “董宁,你救了司徒妙菡。显得我不重要了,为什么,你偏偏来抢风头,混蛋!”
  韩鹏的心声传来,恨我入骨,他的思维也是奇怪,自己不行怪别人出色,也是醉了。
  我没动,眼睛闭着,呼吸声也没变,韩鹏走到了我的旁边,他的呼吸声有些紊乱,想做什么?杀了我?
  我倒是不怕,韩鹏要杀我,我肯定不会傻了吧唧让他杀的,动手不留情。我不知道事情会到哪一步,会不会搞得大家都不好看,毕竟韩鹏是韩立闻的儿子,就算韩鹏要杀我,人家这边势力比较大,可以黑白颠倒,说成都是我的问题,我虽然是特勤。不过对我别有心思的人太多,我分不清这个时候谁可以帮我。

  事情有些复杂,所以我没主动出击,我等待着。
  韩喷站了大概十多秒钟,又回去了,没多久,韩鹏便传来了鼾声,我也是服气,大哥你不是恨我吗?你怎么能睡着呢,这不科学。
  他倒是好,睡着了,我是睡不着了,就躺着,我要防着韩鹏,我这睡着了,他又起来要搞我怎么办。我防不胜防啊!
  另外一说,韩鹏睡着,没准是诱敌之策,让我放松警惕,方便他行事,这种情况之下,我怎么能睡着。
  大概凌晨三四点,我终于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来,原本今天司徒妙菡有安排的,因为昨天的事情取消了,韩立闻内部讨论一下,开个小会,看看需要改进哪一方面,我也参与了,还让我介绍一下经验,这几个还一起鼓掌。看向了我,等着我说,这就搞笑了,我没怎么说,说我会读心?听到那个变态心里面的想法,这不神经病吗?
  我只能笑了几下,先说了几句场面话,很荣幸之类的,然后我说当时就是有一种直觉,觉得那个人动作不对劲,跟正常人不一样,这就是瞎扯,反正他们现在也没办法看出来那个人当时哪里不对劲,还不都由着我来说,就算他们有那个闲心,去查监控录像。那我也不怕,我当时就是有直觉,你能怎么滴,直觉就是玄学,说有它就有,说没有它就没有。
  没说什么有营养的话,这会就到此结束了,司徒妙菡找我,说实话,我挺头疼的,因为今天我还有事呢,萧航要给白子惠送花,还要连续送一个月,我不能让他得逞,白子惠那边收不收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特别的闹心。现在的情况,萧航就是个小偷,他送花就是踩点,没事来我家里面绕一绕,想要顺走我的美娇娘,那我能让吗?这是原则问题,领土不容侵犯。

  日期:2017-03-22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