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话又说回来,男女的事,也是说不清楚的。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许多不可能的事,都在男女之间发生了。
  江帆风度翩翩,谈吐不俗,是非常能吸引向丁一这样小资的人注目的。发生点什么,也不是没有可能。
  彭长宜甩了甩头,他感觉自己的想法越来越不着边际了。

  尽管知道自己不着边际,但他还是抑制不住胡思乱想。
  丁一还没有来,彭长宜有些坐不住了,他预感到丁一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最起码他应该跟部长说一声。
  正胡思乱想着,又有电话打了进来,郝东升接了电话。
  “喂,您好……部长,哦,小丁,她……不在啊……”郝东升睁大了眼睛看着彭长宜。
  彭长宜起身,接过了电话,说道:“部长,您找小丁,她目前没在办公室。”
  “她回来后到我办公室来一下。”部长说着就挂了。
  “看见了吧,这就是水平,不服不行啊。”老钱放下手里的报纸,喝了一口水说道。

  郝东升说:“什么意思?”
  老钱说:“部长找小丁,你直接就说小丁不在。你看咱们科长怎么说,说目前不在。说话是要讲究艺术和水平的,科长就是科长,你啊,如果想要求进步,不学是不行的。”
  彭长宜向来反感老钱的阴阳怪气,他故作认真地说:“老钱,我身上那么多闪光点不学,学怎么糊弄领导?你什么意思?”
  “语言艺术就是水平之一,这本身就是优点,你怎么刚才说是糊弄领导?”老钱据理力争。
  彭长宜没有心思跟他们逗嘴,他显得心神不宁,他在想,丁一到底去哪儿了?
  部长找她,肯定是刚才跟彭长宜说的那些事,万一丁一出了什么事,他该怎么跟部长交代?那么现在他该不该告诉部长丁一没来上班的事实?
  彭长宜对丁一真的是牵肠挂肚了……
  彭长宜有些坐不住了,丁一是回家了还是被歹徒劫持了?
  不行,他必须告诉部长。想到这里,他刚要起身去见部长,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丁一脑门淌着汗从外面跑了进来。
  彭长宜用余光就知道是丁一进来了,他的心一下子落了地。
  但是他他故意不抬头,装作没看见,好像很认真的样子看着桌上的东西,耳朵却竖了起来。
  老钱从老花镜上面看着丁一说道:“小丁,你去哪里了?科长不放心,让我去宿舍找你,害得我爬上爬下的去了六楼。”
  郝东升也扭头看着她。
  丁一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擦了一把汗:“我早上有点突发的事情……”
  她没有说是什么突发的事情,而是把目光投向彭长宜,怯怯地说:“科长,对不起,有点事耽误了上班。”
  彭长宜的表情尽管有些不悦,终归丁一露面了,他的心也就放下了。
  他抬头,看着丁一,奇怪的是,丁一居然穿着运动服和旅游鞋,显然,她早上的确有事去了。很想问她到底干嘛去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来,女孩子的事终究还是不方便问的。说道:“你干嘛了?”

  丁一的脸不好意思地红了,她说:“科长,如果没事我先上去换身衣服。”
  丁一没有回答他,看来,她是不方便让人知道她干嘛去了。
  “快点下来,找你还有事。”
  丁一点点头,短发一甩就跑了出去。
  老钱从老花镜上面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说道:“小丁今天有点反常。”
  “是啊,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们,而且看样子好像是刚从外面回来,而且大汗淋漓。”郝东升起身倒了一杯水,又给彭长宜和老钱的杯子蓄满。
  彭长宜没有参与他们的议论,他也看到了丁一满头的汗水,他在心里不停地琢磨,丁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让她迟到了这么长时间?要知道,亢州,她人生地不熟,除去上班,她没有其它的事,也不认识社会上的人,当然,王圆除外。
  彭长宜哪里知道,就在他们前天从中良回来的那天晚上,丁一在自己的宿舍接待了一位不速之客,丁一迟到,都与这位不速之客有关……
  那天晚上,因为回来的太晚了,丁一上楼后,踮起脚尖,唯恐自己的脚步声惊扰了别人。来到宿舍门前,掏出钥匙,刚要开门,忽然感觉背后有人。
  她回头一看,一个身影已经逼近了她的近前,她吓了一跳,刚要惊呼,那个人却暗示她别出声。
  丁一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那人来到跟前,她才缩着脖子,低低地叫了一声:“陆原哥哥!你怎么来了?。”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位军容整齐,英气精干的年轻军官——继母乔姨的儿子陆原。

  “先开门,请我进屋。”陆原压低了声音。
  丁一赶忙掏出钥匙开门。
  陆原走进了房间,放下手里的军用提包,不等丁一说话,一边摘下军帽,一边没好气的问道:“你去哪儿了?害得我等了你快四个小时了。”
  “啊?”丁一冲他瞪大了眼睛。
  “啊什么啊?你们下班我就来了,一点都不奇怪。”
  丁一嬉皮笑脸地说:“我跟我们科长出去吃饭了,对不起,让陆长官久等了。”

  见丁一跟自己嬉皮笑脸,陆原的怨气减了许多,他往丁一身边凑了凑,嗅着鼻子说:“你喝酒了?”
  “就喝了一口,身上的酒味都是熏的。”丁一赶紧给哥哥倒水。
  陆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小姑娘家家的,喝什么酒?”
  “呵呵,正因为是小姑娘家家,我才只喝了一口。”
  “一口都不能喝,有了第一口,就会有第二口,地方这些当官的,非常善于劝酒。你要注意形象,这样的场合以后少往前凑。”
  “是,知道了,陆长官。”丁一笑嘻嘻地说:“今天情况特殊,是我们新当选的市长请客。”
  “市长请客?”陆原机警地问道:“你当心啊,离这些当官的男人远点,在这里先干一段,以后想法调回去,这里太远了,我不放心。”
  陆原绝没想到,他这话本来是想给丁一打预防针,不想最后却成为了事实,他钟爱的妹妹,最后却情陷亢州……
  “说话的口气像个家长……”丁一娇嗔地嘟囔了一句。
  她没有享受到继母乔姨的爱,却得到了这个哥哥的关爱,她很依赖这个继哥,兄妹俩相处的很好,这让过早失去母爱的丁一,多少有了被人宠爱的感觉。
  “某种程度上,我……我就是家长,别忘了,那个……长兄如父。”说这话的时候,陆原心里明显底气不足。
  好在丁一没有察觉出他的心思,就好脾气地说道:“好,好,听你的——你还没回答我,你怎么来了?”
  “哦,我是来锦安接新兵的。顺路过来看看你。你是不是坐那辆蓝鸟车回来的?”陆原问道。
  “是。你看见了?”
  “当然了,不看见我怎么尾随你上楼了?我一直在下面等,值班的说你在六楼,我都敲了好几次门了,还指望你挣了工资后好好请我一顿呢,结果总也等不来你,我就只好自己去喂肚子了。”
  “对不起了——”
  “我一会还要赶回锦安军区招待所。对了,我是来给你送礼物的,记得还欠你一个生日礼物,是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