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继续说:“哪知,张作霖见了曹锟第一句话就说:三哥,你说是亲家好还是部下好?曹锟当然明白张作霖的意思,就说当然是亲家好了。他说的这个部下就是当时握着重兵的吴佩孚。吴佩孚曾跟曹锟说过一句话,亲家虽好,不如自己的好。在战争开始前,他给吴佩孚发了一封电报,说你既是我,我既是你,亲戚虽亲,不如你亲。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在大是大非面前,曹锟最终选择了部下而不是他的亲家,因为吴佩孚握有重权,那是他的身家性命。”说完,目不转睛地看着苏乾。

  苏乾尴尬极了,他终于明白了江帆讲这个故事的用意所在,他这是在借古喻今。
  但他也是聪明人,在政办主任这个位置上摸爬滚打了好几年,也不是等闲之辈。他听完,笑着说:“市长果然名不虚传,真是博学,博学啊!”
  江帆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就转了话题:“张市长的病情怎么样了?”
  “哦,我还没来得及看他去呐,估计又是老胃病犯了。”
  “这样,你安排一下,咱们去看看他。”

  “现在吗?”
  “对呀,亢州的习俗,看病人要上午去看,下午看病人可是犯忌讳的。我明天上午有事,去不了,再过一两天他上班了咱们就看不成了,你说是不?”江帆说道。
  “上……上班?也好,我就去安排。”苏乾从江帆的办公室出来后,才摸了一下脑门,发现全是汗,心想,这个市长远比印象中的老辣。
  苏乾走了以后,江帆陷入了沉思,本来昨天回来的路上自己还想发发“威”,但此时他忽然改变了主意。
  当对手已经形成同盟时,最好不要急于跟他正面冲突,急于打掉这个联盟也是幼稚的,要有意给他们制造机会,让他们充分表演,这样,有些马脚自然而然就会暴露出来,你也就容易看清对方的真实目的了,只有当对手暴露出真实的目的,你才能做到有的放矢。
  江帆相信自己能够等来这样的机会,因为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是自然规律,是搞小动作人的必然结果。但是江帆也不能这样吃哑巴亏,所以他决定探望“病中”的常务副市长张怀。
  张怀没病,尽管他接到苏乾的电话后,为了应付江帆的到来,做了一些必要的准备,但还是仍然没有逃过目的性极强的江帆的眼睛。
  江帆跟张怀夫人说道:“嫂子,张市长这一病您又要辛苦了,多受累,替我们照顾好他,给他多做一些好吃的,好让他早日上班,不然工作都让我一人干了。”
  张夫人说:“还怎么给他做好吃的?昨天一个蒸碗(扣肉)几乎都让他一人吃了。我就说胃病都是吃出来的,吃大肉不好消化,没办法,就好这一口,不让吃就生气,管不住嘴。”

  张怀喜欢吃蒸碗是众所周知的事,但如果胃病犯了的话,他就连沾都不敢沾了。显然,能吃一个蒸碗的人,最起码是昨天的胃应该没事。
  至此,江帆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于是他笑着跟张怀的老伴儿说:“嫂子,真是谢谢你,辛苦了。”
  事后,当江帆把这一情况跟彭长宜说了,彭长宜说:“看来您需要面对的挑战还会不少。”
  挑战,是官场中人每时每刻都要面对的,没有挑战没有斗争的官场不叫官场,有的时候,比的就是腕力,就是耐心,就的智慧。
  彭长宜知道,江帆今天遇到的问题,就有可能是他日后遇到的问题,是每个官场中人不同程度都要遇到的问题。
  因为你的每一次升迁,无形中都是阻碍了别人进步的脚步,尽管你不这样认为,但并不代表别人不这么认为。

  早上刚一上班,彭长宜接到了一个电话,当老钱把电话递给彭长宜时,小声地说:“纪检委的。”
  彭长宜接过来一听,原来是纪检委审理科的科长马登科。
  彭长宜就笑着说:“你老兄想吓死我呀,以后在找我别说是纪检委的,直接报名字上来。”
  “哈哈,你害什么怕呀?难道老弟你也心虚?”对方说道。
  “谁不心虚呀,来的路上我还盯着一个美女回头看了半天哪,差点撞着电线杆,本想到你那里去忏悔,还没得时间去哪。你没听说吗:组织部谈话,是进步,纪检委谈话,位子保不住。纪检委来电话就跟半夜鬼叫门一样。”彭长宜调侃地说道。
  马登科和彭长宜是在去年的党风党纪大检查中交下的友谊。在这之前,尽管大家都彼此认识,但是没什么交情,直到那次在一起摸爬滚打了将近一个多月,两人脾气相投,并且很说得来,就一直没断了来往。只是碍于马登科的工作性质,平时走动不太多。
  马登科听他说完哈哈大笑:“老弟,请你吃饭,务必赏光。”
  “纪检委请喝茶都会吓的人尿裤子,别说吃饭了,你还是饶了我吧,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
  “我哪敢指示组织部的领导了,除非我不想进步了。你要是不方便说话就请移步到我的陋室里来,有事请你帮助。”马登科的语气开始认真起来了。
  彭长宜说:“好吧。不过有人看到我你可得替我解释,别让人以为是纪检委找我谈话。”
  “去你的吧。”

  放下电话,彭长宜就往出走。
  纪检委在大楼的东侧的裙楼里,彭长宜敲开了审理室的门时,里面就马登科一个人。
  马登科不等彭长宜问,就说道:“有个朋友,中午想跟你一块儿坐坐。”
  彭长宜看着他说道:“不敢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下班前一分钟,都不知道自己该干嘛。”

  马登科这才说:“理解,晚上也行,时间你定。”
  彭长宜感觉马登科有事,就看着他问道:“有事?”
  马登科想了想说道:“唉,我也就不敢你绕弯子了,河营乡的副乡长柳泉,是我表妹,老大不小的了,总在乡下连下一代都耽误了,想回城里工作。”
  彭长宜对这个柳泉有印象,丈夫是军官,两年前在选拔科技副乡长的时候,她被市委下派到河营乡,那个乡紧邻三关乡,也是距离市区较远的乡镇,女同志的确有些不方便。
  彭长宜一听,故意冲他棱着眼睛说道:“我能帮什么忙?该找谁不找谁,再说了,如果要是想生孩子,她可以正当像组织部反映自己的情况,***还没有残酷到不让人生孩子的地步。”说着就往出走。
  “嘿,你还没当部长就这么大的架子呀,这要是哪一天接了班还了得?”马登科也冲着他瞪眼睛。
  彭长宜一听,回过头,狡黠的看着马登科,低声说道:“我要是当了部长,就把她调到你身边……”

  彭长宜话还没说完,马登科赶紧去关门,说道:“你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呀?让人听见。”
  “我早就说你,别玩出火,现在是不是一天看不见她就想得难受?还想把她调到你身边来?”彭长宜坏坏地看着他。
  马登科说:“找你的目的就是让你帮助出出主意,在适当的时候跟部长建议一下,看能不能弄到城里来。”
  彭长宜说:“如果不要职务当普通一员,我就能做主。”
  “不要职务找你干嘛?”马登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彭长宜不怀好意地笑了,说:“老实交代,是不是被胁迫了?”
  “你快成精了!”马登科给了他一拳。

  彭长宜尽管官不大,在人事问题上做不了主,但他总是能遇到这样的事,这就显得他比别的科室的科长风光的多,他也的确给别人帮过忙,办成过不少的事,只是做的都很有分寸,不能因为部长信任他就胡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