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老婆是校花》
第25节

作者: 没规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林风关上房门,加上房间的隔音效果超强,无论宫竹茗喊得多大声,外面都听不到任何动静。
  “闪光弹,匕首,咦?这是刚才对我使用的迷药?不怎么样嘛,药效太差,差评!”在宫竹茗以为林风要对她动手动脚,而差点屈辱的咬舌自尽的时候,林风只是把她身上的东西搜出来。
  可见林风对于上次被宫竹茗使用闪光弹逃跑,到现在还耿耿于怀,所以哪怕制住了宫竹茗,还是把她身上的东西全部搜出来。
  “你刚才是什么功夫?难道是点穴?”宫竹茗见林风暂时没对自己动手动脚,慢慢的也就安静下来。
  “差不多吧!”林风不愿多做解释,反而不爽道:“我说你这妞跟我有多大仇啊?见面又是迷药又是拍果照的,其实如果你喜欢我,直接跟我说,我完全可以考虑低价为你服务,但你却选择用药迷倒我然后再上我这种方式,实在是让我痛心疾首!”
  “小淫贼,你还要脸吗?有本事放开我,玩阴的算什么男人?”宫竹茗咬牙切齿,什么叫自己下药上他?太无耻了!
  “我玩阴的?”林风怒极反笑,“是我不要脸吗?你连迷药都用上了,还说我玩阴的,把你放开你也不是我对手,别想歪点子逃跑了,嗯,天色已晚,今晚侍寝!”
  “你还是不是男人?有本事放开我!”宫竹茗自知理屈,只好使用激将法。
  “嘿嘿,我知道你想激怒我,这样,你不是想知道我是不是男人吗?很快你就知道了!”林风突然平静下来,一脸坏笑的看着宫竹茗。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林风的笑容,一股不好的预感瞬间涌了上来,再看到林风脱去上衣的举动,宫竹茗终于不淡定了,惊怒道:“你…你要干什么?小淫贼你要是敢碰我,你不得好死!”
  “你这女人太恶毒了,这边怀疑我是不是男人,我要证明自己的时候你又诅咒我,我还就不信碰你一下会不得好死!”林风淡淡的说着,然后伸手勾住宫竹茗的下巴,“看,我已经碰了,也不怎么样嘛!”
  轰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别墅外传来一声雷响,雷光把林风房间内照亮了一霎,吓得林风一个哆嗦,尼玛,什么鬼?
  没多久窗外就哗啦哗啦下雨了,林风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他还故作夸张的拍了拍胸口,“吓死爷了,不行,我被吓尿了,先上个厕所!”
  说完林风还真的起身往外走,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又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同样被那突然的雷声吓了一跳的宫竹茗,笑着道:“姑娘莫急,小生去去就来!”
  “最好一去无回,上厕所被雷劈死!”宫竹茗恶狠狠看着林风离开的背影,然而她心里却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该怎么办?如果他回来真对自己……刚才那道雷怎么就不劈进来把他劈死呢?
  林风确实是尿急,倒不是真的因为被那道雷所吓。
  怎么处置宫竹茗,林风还没想到,虽然宫竹茗长得不错,不过说睡了她那是开玩笑,林风不是那种人。
  “算了,等下问清楚她的来历再看,如果是那些人派来的,那可就别怪小爷辣手摧花了!”林风心中想道,但很快又摇了摇头,那些人怎么会派个这么弱的杀手。
  嘎吱!
  林风打开卫生间的门,他很奇怪,里面怎么会有灯?进去一看,林风顿时傻眼了,“老婆?你怎么了?怎么躲厕所里哭呀?”
  里面的正是温雪,没有想象中暧昧的场景,温雪穿着睡衣,就这么坐在马桶边的凳子上,大眼睛里豆大的泪珠不停滑落,无声哭泣。
  这可把林风吓坏了,他的职责就是保护温雪,从外表看起来温雪应该没受到伤害,倒是脸色不太好看,苍白的不见血色。
  温雪抬起头看了眼林风,煞白的脸色在日光灯的映射下让她看起来楚楚可怜,林风心疼的一阵自责,难道是被自己气哭的?
  “老婆别哭,我错了,我把那件事告诉你还不行嘛?”林风上前拍了拍温雪的肩膀轻声说道。
  谁知温雪还是不说话,反而做了个令林风做梦都想不到的举动,因为平时抗拒自己的温雪,突然扑进林风的怀里。
  幸福来得那么突然,林风一时间手足无措,两只手尴尬的悬在半空,不知道往哪放。
  直觉告诉他,温雪应该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但是别墅里能有什么可以吓到她的?宫竹茗刚潜入别墅就被他发现了,不可能是她的原因。

  难道是……
  “我说老婆,你不会是怕打雷吧?”林风说出了一个自己都不怎么信服的猜测,毕竟温雪多大了呀,怎么会怕打雷呢?
  谁知林风还真才对了,怀里的温雪闻言后,娇小的身体明显出现丝丝颤抖。
  “得,别怕啊,我陪着你!”林风捂了捂额头,他尿意全无,抱起温雪朝她房间而去。
  出奇的是,温雪竟然没有反抗,就这么任由林风抱着进入房间。
  “睡吧,打雷有什么好怕的?嗯,有我在,老婆你安心睡!”林风没有去调戏温雪,他看出温雪是真的受到了惊吓。
  只是林风很奇怪,温雪为什么会怕打雷呢?这点自己接受保护温雪这个任务的时候,温明也没告诉他呀?
  似乎是有林风在身边,温雪逐渐安静下来,脸色也匀匀恢复正常,她大眼睛盯着林风,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温雪不说话,林风有些尴尬,若是平时,他就躺上去一起睡了。想了想,林风开始谈天说地,讲些好笑的话逗温雪开心。
  温雪虽然没有笑出声,但本来惊吓过度的脸色却逐渐舒展,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风口都快说干的时候,才发现温雪终于睡着了。
  无意间看了下温雪桌上的闹钟时间,林风突然懊恼的拍了下脑袋,“糟了,时间过了,楼下那妞肯定跑了!”

  林风定住宫竹茗的手法,它与传说中的点穴手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又不是真正的点穴手法,并且因为林风对于这种手法的控制还没有大成,所以它有一个时间限制。
  在时间限制之内,宫竹茗只能任林风施为,但是林风一时间照顾温雪忘记了时间,一看两个小时过去,就知道宫竹茗肯定跑了。
  下楼一看,果不其然,房间内空空如也。林风一脸懊恼,倏的眼睛一瞪,从床上拿起一张字条。
  不用说,字条是宫竹茗留下的,上面写着,“小淫贼,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别让本姑娘逮到你,不然非把你扒光了扔大街上!”

  “这妞还真是眦睚必报,行,小爷等着你,下次非让你侍寝不可!”林风气的吹胡子瞪眼。
  一夜无话,第二天温雪的情绪相对昨晚来说,好了很多。早餐的时候还羞涩的对林风表达了谢意,只是林风恢复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更向温雪索要一些羞人的好处,让温雪暖暖的心瞬间被愤怒充斥,这家伙就不能给他好脸色看。
  “老婆,大周末的,上什么课呀?”林风开着车,兴致不太高。
  “今天学校有田径比赛,我心目中的偶像会出场,非去不可,再说了,下午还上课呢!”温雪嘟囔着小嘴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