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9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目送白子惠走远,我失魂落魄,跟这里的欢声笑语格格不入。
  叹息,悲凉。
  却在这时,我听到了一个声音。
  “司徒妙菡是我的,她这辈子只能是我的,所以,今夜是个司徒妙菡最后的舞台,她将在这里谢幕,而我会用刀刺穿她的胸膛,鲜血交织出一场最完美的表演。”
  似乎这宴会混进一个别有目的的人。
  司徒妙菡的粉丝,爱司徒妙菡,爱到了极致,这种畸形的爱导致这人心里变态。
  我赶快四下寻找,分辨到底是哪个人,别看我看司徒妙菡不爽,不过这事在我职责之内,我必须要管。
  声音是陌生的,暂时无法锁定,皮特一直监控,随时报告可疑的人,这人已经混入,那么说明,他是宾客之一,这些穿得衣冠楚楚的人。
  我站了起来,缓缓走动,往司徒妙菡那边靠近,司徒妙菡看到我的行为。露出了一抹微笑,得意。
  司徒妙菡可能以为我低头了,浑然不知她将要遇到的危险。
  她走了过来,走的很优雅,穿着的黑色裙子很耀眼,脚下的高跟鞋,和谐统一,这样的一个女人走来,任何男人都会心动。
  半路上有个胖胖的男人突然拦住了司徒妙菡,他笑得眼睛都快没了,他说:“司徒小姐,我是你的粉丝!”
  妈的,是他。
  我快速跑了过去,司徒妙菡没有露出不悦之情,微微笑着,胖胖的男人说:“能不能给我签个名?”
  司徒妙菡点了点头,说:“好啊!”

  胖胖的男人手伸进了西装中,我大吼一声,“闪开!”
  司徒妙菡不解的看着我,一脸懵懂。
  我他妈的服了,这个时候你装个屁纯洁啊!
  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看过来的目光都不对劲儿,以为我发了疯,胖胖的男人从衣服里面拿出来一把刀,刀身十多厘米,说时迟那时快,男人举起刀。向司徒妙菡捅了过去。
  我跑过去一把拉住了傻掉了的司徒妙菡,把她往后一拽,我也没管她怎么样,摔不摔的无所谓了,起码比被刀捅了强。
  胖子很凶狠,脸都扭曲了,我把司徒妙菡拉走了不假,不过我也没了躲避的时间,刀从我胳膊出划过去,很疼,我一拳打在了胖子的脸上,直接把他干翻在地。
  这时,人们发出了尖叫声,混乱起来,萧航扶起来司徒妙菡,美人的脸已是惨白,嘴唇不住的哆嗦。
  其余的保镖跑了过来,围住了那个胖子,我看了看伤口,喷了不少血出来,突然,一双手伸了过来,白子惠拿着一块方巾,替我包扎伤口,她眼中的关切,我看得出来,我又不是傻子。
  我笑了,咧开嘴傻笑。

  白子惠瞪了我一眼,说:“你笑什么?”
  我摇摇头,说:“没笑什么?”
  白子惠说:“说!”
  我说:“我情愿多受点伤,只要你能离我近一些。”
  白子惠瞪着我说:“你是不是傻,你是不是有病,哪里有人情愿自己受伤?”
  我很想说那就是我,真的,就算多受点伤,只要白子惠肯理我,肯跟我说话,我便觉得值得,这个行为确实幼稚,可是因为白子惠的关系,我情愿自己幼稚。
  这时候,那个胖子被抓了起来,不过他不老实,刚刚被我打得一脸血,也不管,嘴里大喊大叫,血珠往外飞溅,“妙菡,你是我的,我永远是我的,我还会找你的,我要带你一起去天堂!哈哈,你等着我,你一定要等着我。”
  爱到了极致。便是残忍,关注到极致,便没了自我,这人虽然疯狂,不过用情也深,可惜,走了火入了魔。
  司徒妙菡和萧航走了过来,司徒妙菡说:“董宁,你没事吧。”

  她脸上关怀之情不似作假。
  我淡淡的说:“没事。”
  司徒妙菡捂着嘴。眼泪流了下来,说:“谢谢你救了我。”
  我收回刚才的话,司徒妙菡哭的真快,关怀应该是作假,果然是演员,这是鳄鱼的眼泪,这在场这么多社会名流,司徒妙菡一哭,能得到个好名声。露脸的事,为自己加分。
  我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这时候,曾茂才和柳笙走了过来,曾茂才把我拉了起来,说道:“董宁,走,我带去医院包扎一下。”

  白子惠只是给我包了一下,起止血的效果,还是要到医院处理一下,曾茂才别的不说,真是面面俱到,对比萧航这边,高下立判,等于打了萧航的脸。
  果然,萧航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他说:“董兄,这次幸亏是你,要不妙菡的后果不堪设想,医药费我负责,还有奖励你个人五十万元现金。”
  五十万,听起来挺多的,但仔细想想,不多,很重要的一点,我刚才的行为救了司徒妙菡的命,虽然谁也说不好,刚才那一刀会不会要命。但是司徒妙菡多娇贵啊!这能当玩笑吗?五十万,一线女明星的命,少了。
  另外一说,萧航给这么多钱,有淡化影响的作用,我是安保人员,我保护了司徒妙菡,为司徒妙菡受了伤,这边的人没说带我去包扎一下。还是来参加活动的宾客说的,这是不是打脸,肯定会有人觉得萧航冷血,这种情况之下,萧航为了化解,给了一个五十万,让人看看他萧航不是冷血的人。
  虽然能淡化,可影响已经造成,大家多多少少心里还是犯嘀咕的。
  还有。我恶意的推测一下,萧航大概想在白子惠面前表现表现,五十万买个好感。
  萧航不是傻子,他面面俱到,可能因为我刚才没给他面子,所以第一时间没想到,或许他想到了没有那么做,曾茂才抢先说的话,一下子让萧航为难了。

  我已经站了起来。我说:“谢谢啊!你要真给,我就真收!”
  我想好了,不干了,跟司徒妙菡不对付,跟这个萧航也不对付,我这保镖的工作就到这里了,说话我就无所顾忌了。
  萧航脸一红,有点生气,我这话是在质疑他,怀疑他不给钱,有点诛心了,这事他生气也不敢发脾气,一双双眼睛都盯着呢,发脾气了,那不是现原形了,不光不能生气,还要微笑,态度要好,如果够聪明的话。
  “董宁,你说笑了,这钱我当然真给,现在就给。”
  白子惠说:“还是先去医院吧。”

  那块方巾已经被鲜血染红,白子惠忧心忡忡。
  我觉得很开心,不过我心里面清楚,白子惠还牵挂着我,感情不会说没就没,可是白子惠也不会跟我和好。她是有原则的人。
  萧航说:“对对,赶紧先去医院,尚艺,你安排人送董宁去医院。”
  鬼头,这话一说,占据了主动,那些不利影响都烟消云散。
  不过,随便他了。

  曾茂才也是这般想法,他对我微微一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