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微信玩出事来了,用我的惨痛经历告诉你,有些东西打死都不要碰!》
第7节

作者: 滴水小天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云鹏,你觉得文秀怎么样?”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杜豁子为什么要问这个。他所说的文秀就是他那个还在上高中,正要考大学的女儿,今年十九岁。
  “挺好的呀,学习好还长得漂亮。如果考个好大学的话,杜哥估计就可以退休了。”
  我以为杜豁子会和我打趣几句,但没想到他会是一直保持着沉默,仍旧背对着我,吐出了一口深长的烟气。
  “如果我不在了,你会不会帮我照顾文秀?你知道她太容易相信人了,容易吃亏。”
  我的心莫名其妙的堵了一下,也不再开玩笑,说道:“杜哥瞎说什么,怎么听着我感觉有点害怕?有你在哪里轮得到我照顾文秀,不过你放心,如果让我知道有谁欺负文秀的话,我一定和他拼命。”
  日期:2017-04-18 15:56:00
  我并不是在说空话,说得出就做得到。一来是因为和杜豁子的交情,再来就是文秀那个小丫头的确非常的招人喜欢。但也正像杜豁子说的那样,那个小丫头太单纯了。
  我看到杜豁子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你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杜豁子的语气有些阴沉,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的这种状态,心里忐忑不安,总觉得要出点什么事情。

  而这个时候,杜豁子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也似乎是在说给我听:“你是一个苦命的娃,文秀也是一个苦命的娃!我这个做爹的当得不称职啊,从小到大在外面跑,把文秀放在学校就是一年。
  你看我哪次回家都高高兴兴的,那是因为能见到自己的闺女,但是你知道吗?我每一次听到文秀喊那一声爸爸的时候,我的心都是酸的!我不够格呀!”
  日期:2017-04-18 16:35:00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杜豁子,内心也是一阵酸楚。像我们这种背井离乡的农民工,哪个人的背后没有一段属于自己的辛酸历程?
  但有一点我却非常奇怪,那就是杜豁子今天非常的反常。我可以肯定杜豁子的人品,但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多愁善感过,这很不像他。
  我正在琢磨的时候,杜豁子站起身来,朝着门口走去,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老实在家里呆着,我出去一趟。”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杜豁子已经打开了防盗门,没等我回应就听到咣当一声,杜豁子离开了房间。
  随着杜豁子的离去,房间内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起来,我的心也空落了下来。我实在是不想继续躺下去了,但是因为身上扎着针,一动就会疼,还只能这么忍着。
  不过小范围的活动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我还在对昨天晚上的事情感到疑惑不解,于是我看了看四周,终于看到了我的手机。
  还好不远,我伸手够了过来。迅速的打开了微信。但是却发现我的聊天记录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清空了!
  日期:2017-04-18 18:19:00
  我打开了通讯录,手指往上一滑,一行行的字幕飞快的往上滑动。我在寻找红嫁衣,但是无论我怎么寻找,我却发现我的通讯录里面根本就没有这个名字。
  我蒙了,再次开始不淡定起来,难道之前的一切都只是我的幻觉不成?就连红嫁衣这个人都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
  我不甘心,再一次打开了附近的人。但是让我很失望的是,在附近的人里面我也没有看到有关于红嫁衣的任何消息。

  我的心情非常的复杂,既是失落的又是茫然的。我没心情再看手机,随手把手机放到了一边。发出一声自嘲的苦笑。
  我只是一个背井离乡的穷小子而已,这种城市里面的套路还真不是我可以玩的了的!
  杜豁子比我想象的回来的要快,从他离开到回来一共用了不超过四十分钟的时间。他回来的时候脸色非常的严肃,似乎是有什么心事,他朝着我走了过来,什么也没解释就把我身上的针全都拔了下来。
  他把所有拔下来的针灸针收拾好了放回了针盒之中。随即从口袋里面掏了一张卡出来,递给了我。
  我很是不解的接了过来,随即一看,是一张农行卡,杜豁子常用的那张。
  日期:2017-04-18 20:08:00
  我很是疑惑的望向了杜豁子,等待着他的解释。无缘无故的为什么把他自己的银行卡给我?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马云鹏,帮我办件事。”杜豁子很认真,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我扬了扬手上的银行卡,笑着说道:“帮你花钱?这个我乐意。”
  我本来以为杜豁子会骂我两句,但没想到他居然点了点头说道:“刚才文秀来电话了,他考上了京都美术大学,就是这几天报名。你帮我把银行卡给她,顺便送她去学校。卡号她知道,还是原来那个。”
  我愣了一下问道:“为什么要我去?你自己去不是更好吗?”
  杜豁子脸色一变,随即指了指自己脸上的疤痕说道:“文秀从来没有嫌弃过我,我已经很知足了。但我不想给她丢人,让她一开学就被人戳脊梁骨。”
  我顿了一下,明白了杜豁子的意思。于是点了点头问道:“她现在还在老家吗?可是我走了,你一个人怎么干活?”

  “我已经给小郭打电话了,他会过来帮我干几天。你直接回老家吧,照顾好她!”
  说到最后的时候,我竟然听出了一丝悲凉的意味,我点了点头说道:“那行,我明天就走。”
  “不行,你现在就得走!”杜豁子竟然急了,对我咆哮道。
  日期:2017-04-19 06:35:00
  从我们现在的工地到我的老家,不过是三百公里的路程。我们一般都会坐长途巴士回家,最多五个小时的时间。
  我不知道杜豁子为什么要这么急,而且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给我。现在是下午的三点半,如果赶快一点的话,还能赶上去我们老家的末班车,但是回到家就会是半夜的时分。
  “你到底走不走?耽误了文秀报名,我削死你小子!”

  杜豁子的神态很反常,似乎真的准备动手赶我。我赶紧说道:“我走还不行吗,杜哥。你放心,我绝对耽误不了文秀。”
  杜豁子这才神态缓和了下来,接着便是帮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又急着催我赶快走,说什么再晚就赶不上末班车了。
  我也没什么可带的,反正用不了几天还得回来,所以只是在背包里面装了几件常穿的衣服和我的洗漱用品。刚装完东西,杜豁子就急着推我出去。
  我刚走出门口,却听到身后杜豁子又喊了一声:“马云鹏!”
  我回头看向了杜豁子,他似乎是要往我跟前凑过来,但是只有上身动了动,脚却没有动地方。他的眼神给我一种很纠结矛盾的感觉,和平常的他很不一样。

  日期:2017-04-19 08:10:00
  “怎么杜哥,还有事吗?”
  “没事,赶紧走吧,别忘了你说的话,照顾好文秀。”
  “嗯。”

  我点了点头,对着杜豁子笑了笑,转身走下了楼梯。这一下楼梯,我才发现我的脚步有些虚浮,而且有种眼前发黑的感觉,就像是大病初愈一样,虚弱的厉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