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小屋里的媳妇》
第29节

作者: 小二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把药粉洒在伤口上随便地裹了一下就算完事了,农村人没那么多的讲究,死不了就不算啥大事。
  简单地处理了伤口,杨野把刀子从那只大野猪的身上拔了出来,然后大步就向那只狍子中箭的方向走去,陈素秋扭头看看血淋淋的大野猪还有林子里头那股已经完全压住了草木香气的血腥气,吓得一抖赶紧跟了上去,杨野只是扭头看了她一眼,陈素秋就像是犯了错的小孩似的低了头,眼圈都红了。
  “我知道刚刚我犯蠢了差点害了你,可是你也不能把我丢在这里啊,万一有狮子老虎什么的出来我可就完蛋了,再说了,狍子是吃草的,不会再有那么危险了吧!”陈素秋的前半段还有点道歉的意思,可是到了后半段又一次变得理直气壮了起来。
  杨野现在已经完全生不起气来了,重重地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挥手让她跟了上来。
  那只狍子倒底没跑多远,它可不像野猪那样有厚重得像盔甲似的厚皮,杨野那一箭从这只狍子前腿窝射了进去,大半个箭身都扎进了身体里头。
  弩箭这玩意可不像电视上演的那样一扎两眼就完事了,箭矢入体的时候,动能释放,箭杆颤动所释放的力量足以严重地伤害到内脏,这只狍子的口鼻处还流着鲜血,显然是被伤了肺,涌出的鲜血呛住了气管才倒毙的。
  抓紧时间放了血,然后拖着这只一百多斤重的狍子回到了树林里头,这个季节的皮子没什么用处,杨野也没有那么好的剥皮技术,直接剥下来就不要了,把肉分割好,野猪也是这样处理好,然后把肉块再拖到山缝的冰洞里头冰镇上,留了几斤刨子肉回去扔到锅里头煮上。
  陈素秋也知道因为自己的原因让杨野受了伤,再加上杨野一直都是沉着脸情绪不高的样子,她也不敢开口,两人之间的气氛十分沉默,就连锅里翻腾的肉块散发出来的浓香气都解不开这浓浓的尴尬。
  看着陈素秋一副犯了错小心地偷瞄他的表情,杨野在心里头暗叹了口气,他倒底不是小心眼的人,用树枝做成的筷子从锅里头扎了一块肉递给了陈素秋道:“没关系的,反正我们的打猎也结束了,明天我们起早就回去了,回去的路上只要你别再整出妖蛾子来就行了!”
  陈素秋接过热腾腾的肉块立刻就变得眉开眼笑了起来,弯着水汪汪的眼睛在杨野的肩头上敲了一拳道:“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小气的人,而且你捅猪屁股的动作太帅了!”
  这个陈素秋好像就不会好好说话,哪壶不开提哪壶,杨野把脸一沉,扭头吃自己的饭去了,开始怀念起刚刚尴尬的沉闷气氛来了。

  狍子肉几乎全部都是瘦肉,肉的纤维较粗,如果处理不好的话肉质比较柴,在这荒山野岭的也没啥调料更没法精心地去处理,只能对付吃了,但是身处在山野当中,吃着最纯正的野味感觉不要太好才行。
  几大块肉两人分了分吃了个八分饱,锅里还有一些碎肉没有捞出来,把里头花椒大料什么的捞出来,再添上点水再烧开,洒上一把野葱当葱花提鲜,美美地喝上几口汤,额头都见了细汗了。
  吃完了饭把东西都收拾了起来,杨野身上有伤就不打算去溪边洗漱了,倒是陈素秋还要去洗洗,趁着天刚擦黑还没有完全黑透的时候匆匆地收拾了一下,山里头也没啥娱乐活动,天黑了就该睡觉了,明天还要起早呢。
  手机的照明照着陈素秋那张不施粉黛的锥子小脸,倒是比她化妆还要好看几分呢。
  陈素秋伸着腿轻轻地在杨野的身上点了一下子,杨野一翻身,背对着她道:“你又要干啥?”
  “白天是我不对,给你惹了麻烦还让你受了伤,要不,我做点什么表达一下歉意怎么样?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王佳宜的!”
  杨野动了动身子离她远了一点道:“不用了,你要表达歉意的话就别捅咕我了,咱们各睡各的,明天我要起早去收拾东西呢!赶紧睡吧!”

  陈素秋撇了撇嘴,送上门的都不要,这个男人该不会是有毛病吧,生理上肯定没有问题,那有问题的会不会是心理上?
  做为一个女权派的代表人物,对于陈素秋来说,哪个男人看着顺眼,然后再有点好感,做好安全措施再发生点什么并不是一件多大的事,这个杨野就属于这一类的,而且陈素秋更想体验一下在这荒山野岭里头干那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放肆地大声叫一叫肯定会更爽吧?
  可惜杨野不肯配合,要不然的话说什么也要爽上一把才行。
  翻来覆去的骨碌了好半天才沉沉地睡去,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杨野已经不在这个小茅屋里头了,披了衣服出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发现人还不在,就连那匹马都不在了,陈素秋一下子就慌了起来,下意识地掏出手机想要拔打电话,这才发现手机完全没有信号,根本就是一个摆设。
  茅屋四周还冒着淡淡青烟的用来薰蚊虫的火堆多少给了她一点安全感,还有那些打包好的锅子之类的东西也还在,只是这人跑哪去了?
  扯着嗓子喊了两声,仍然没有回应,陈素秋一个人在这山林当中越来越慌,带着哭腔一边喊一边向林子里头走去,结果半路上碰到了几只半大的野猪,停止了拱食,抬起头看了她几眼,吓得陈素秋啊啊地惨叫着连滚带爬地向回跑。
  这片林子看起来并不密实,多是一些柳树、桦树还有柞树之类的杂木,可是这种林子只要深入个几十米就已经完全看不到来路了,而且放眼向四周望去,完全一个模样,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才转了两个圈子,陈素秋就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自己好像迷路了。
  她还记得两人去过的那座山,可是离她最近的两座山看起来都是一个模样啊,根本就看不出任何区别来,可是想要往回走的时候,眼前除了树就是草,就连之前觉得漂亮无比的无名小花都变得参天一般的高挡住了视线。
  “怎么办?怎么办啊?救命啊!杨野!救命啊!”陈素秋终于坐到了地上哭着大叫了起来。
  哗啦啦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陈素秋一扭头,先是看到一匹黄色的马在草丛中闪现了出来,跟着牵着马的杨野黑着脸出现在她的面前,陈素秋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像是一只兔子似的蹦到了杨野的怀里头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虽说迷路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钟,可是迷失在这片森林里的绝望与无助几乎就要让她崩溃了。
  杨野黑着脸把陈素秋从身上揪了下来问道:“昨天我就说了今天要起早收拾东西,而且你没看到我在地上给你留的字吗?”
  “啊?没有啊!完全没看到啊!”陈素秋可怜巴巴地道,紧紧地拽着杨野的衣襟不肯撒手,生怕一撒手这人就没了把自己扔在这山里头,刚刚看到的那两只野猪可把她吓坏了,因为杨野说过,野猪什么都吃的,吃个人都是小事,没有人乐意变成另一种动物的粪便,特别是猪粪。
  杨野叹了口气,这个女人呐,精明的时候粘着毛比猴还精,可这笨起来也是够可以的,甩了甩衣服道:“你别拽着我呀,坐到后头的爬犁上去,小心点别把东西踢掉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