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小屋里的媳妇》
第28节

作者: 小二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断地扣动了扳击,崩的一声弦响,那只硕大的野猪屁股一拧摔倒在地,突然响起的动静让那只狍子吓得一蹦多高,然后撒腿就跑,其它的几只野猪更是四散奔逃,杨野将弩一垂蹬着弩臂上弦,将咬在嘴里的弩箭装好再一次举起了弩弓。
  果然像他想的那样,那只年青的,明显应付经验不足的傻狍子跑了一段距离之后停了下来,扭着身子观望着,其它的几只野猪从它的身边嗖嗖地窜过去,一动一静之间,让这只狍子很有一种鹤立鸡群般的卓尔不群的气质。
  趁着这个时候,杨野再一次扣动了扳机,又是崩的一声弦响,那只狍子应声而倒,然后挣扎着爬了起来撒腿就跑。
  要不怎么说傻狍子呢,狍子绝对是鹿科里的一朵奇葩,它们的好奇心极重,有了动静第一时间思考着要不要逃跑而不是马上就逃跑,跑出一段之后还会停下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然后再犹豫要不要接着跑,在应对食肉动物捕杀的时候凭着身轻腿快还能跑掉,可是碰到了手持远程攻击武器的人类时就显得太傻了。
  也正是狍子的这种呆萌一样的“傻”,使得这种生物的存在数量急剧下降,特别是北方山区更是如此,自从封山禁猎这二十多年来,环境有了极大的好转,傻狍子和野猪等生物的数量也开始有了极大的回升。

  杨野没打算多打狍子,能弄到这么一只就行了,毕竟狍子不像野猪有那么强大的繁殖能力,还是给林子里头留点种的好。
  杨野刚刚把弩弓背起来,陈素秋就快步跑了过来,冲过来先给了杨野一下,然后嘿地一声笑了起来,“挺牛逼啊,都快赶上枪神了!”
  可是杨野却脸色一变,“不是让你躲远点吗?你跑来干什么!”
  “啊?你不是已经猎到野猪和狍子了吗?我怎么就……”
  陈素秋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只被杨野射翻的大野猪竟然爬了起来,发出哼哼的痛叫声,脖子上的鬃毛乍起,然后一低头就向杨野发起了冲锋,在它的腹股*沟的位置上还插着一支入体足有半尺的箭矢,让它跑起来一拐一拐的,可是速度竟然丝毫不慢。
  “我的妈呀!”三百多斤重的大野猪像坦克似的冲过来,蹄子踏着大地发出隆隆的响声,陈素秋顿时就被吓得大叫了起来,人也麻爪了,全身僵硬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脑子里头瞬间就变得一片空白。
  杨野喊了两嗓子,她仍然一动不动,气得他忍不住骂了起来,这娘们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可是又不能把她扔在这里不管,就她这嫩白菜一样的小身板,被那头野猪拱上一下子,腰都能拱断了。
  一回手抄着陈素秋的腰就把她夹了起来,然后调头就跑,那只大野猪也轰轰地追了上来,杨野闪身就躲到了一株柞树后头,然后手上一托就把陈素秋挂到了树杈上。
  “抓住了!”杨野叫道,陈素秋也下意识地拽住了树枝,杨野再托着她弹性十足的小屁股向上一举,把她举到了树上,那只野猪几乎是蹭着树干飞奔了过来,杨野的身子一缩,没有完全躲开,体形庞大的大野猪的身体蹭着杨野的大腿外侧就飞奔了过去。
  粗糙的猪皮还有那些如同钢针一般的猪毛像是大号砂纸似的磨得滋啦啦做响,裤子都被扯开了,大腿外侧顿时一片血肉模糊。
  杨野惨哼了一声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那只大野猪调头的时候,快步奔向了另一株大腿般粗桦树,抱着树干蹭蹭地就往上爬,刚刚爬了两下杨野就暗叫一声坏了,这树发出一种空洞的和含糊不清的声音,分明树心子都已经烂掉了。
  那只受伤的大野猪一脑袋就撞到了树干上,野猪的脑袋有多硬还真不好说,反正是比人脑袋硬多了,当野猪在抢地盘的时候,它们会相隔十几二十米的距离,然后相对着发起冲锋,像山羊似的将脑袋对撞在一起,一直到一方落败甚至是头骨出现碎裂,也就是说野猪在自保或是打斗的时候,其实更多的时候是靠脑袋保命而不是那两颗看起来挺吓人的獠牙。
  一只三百来斤重的大野猪撞击一棵烂了树心的桦树还真不是什么难题,咚的一声闷响,然后就是木头碎裂的声音,这株大腿般粗的桦树应声而倒,杨野也被砸到了一片枝叶里头。

  奋力地翻身滚了出来,而那只大野猪喷着粗气,嘴角冒着血沫子,红着眼睛再一次冲了过来,现在想要上树都来不及了,躲无可躲的杨野发出一声恐惧到了极点之后又变得无畏的怒吼声,伸手从小腿处拽出了尺来长的腿叉子,在那只大野猪奔过来的时候,纵身一跃,跟着身子一沉,竟然骑到了这只野猪的身上,只不过是倒着骑的,脸都砸到了猪屁股上。
  有道是杀猪杀屁股各有各的杀法,现在杨野就处于杀猪杀屁股的尴尬境地,趁着落下来身子一稳的时候,伸手揪住了猪尾巴向一侧一拽,然后腿叉子用力一捅……
  这母猪后头有两道门,杨野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个门捅进去的,反正刀入没柄,刚刚一扭刀身的时候,吃痛的野猪发了疯似的扭身跳跃,直接就把杨野从猪身上甩了下去,就连刀子都没有来得及拔出来。
  落地的杨野一个翻滚滚到了一棵树后,那头野猪发出凄厉的惨叫声,然后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最后一头撞到了一颗柞树上没了动静,屁股后头还有大量的鲜血涌出。
  杨野从树后探头看了一眼,见那只大野猪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之后才算是松了口气,这时候身上的疼痛才像是潮水一样的涌来,腿侧的蹭伤火燎似的疼,趴在野猪身上被甩上那么几下子,就像是被装在布袋里头抡了好几圈似的又酸又爽,骨头节都像是被甩开了似的,好在总算是把这只大家伙给搞定了。
  杨野长出了口气,仰身躺到了地上喘起粗气来,这可跟打架斗殴不一样,面对的可是一只几百斤重发狂的大野猪,这玩意可不仅仅是只会拱人的,咬起人来也不是闹着玩的,真的会死人的。
  “没看出来啊,你还真有两下子,似乎是捅猪屁股的动作简直帅呆了!”陈素秋那张令人恼火的小脸出现在杨野的面前,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中似乎有星星在闪动一样。
  杨野哼了几声,已经无力再发火了,叹了口气道:“如果你没瞎的话应该看出来我受伤了,现在你能派上用场了,麻烦您老人家去那边把筐里的一个绿色的兜子拿过来好不好!”
  “噢,没问题,那是啥东西?”
  “当然是伤药!”杨野已经快哭了,他发誓,以后进山绝对不会跟别人同行,特别是女人。

  陈素秋一溜小跑,一会功夫拿过来一个绿色的小包,里头装的都是一些简单的伤药之类的东西,幸好腿上是蹭伤不是咬伤,狂犬疫苗倒是省了。
  呲牙咧嘴地把裤子脱了,只穿着一个裤头坐在树底下,大腿的一侧一片擦伤,只是伤了皮肉,但是看着吓人,大片大片的鲜血渗出来,冲洗的时候仍然疼得不行。
  直观地看到了杨野的伤,陈素秋这回也老实了,帮着杨野冲洗着伤处,把脏物全部冲掉以后,又拿出一个塑料包来,里头是灰色的,还带着一些白色结晶粉末似东西的药粉来,这种药粉是临村一个赤脚医生的土偏方,对外伤和骨伤据说有着极好的疗效,具体是什么成份属于谁也不知道,那是人家的传家宝,但是很管用,周边村镇有人受了处伤或是骨伤,都会去求药,杨野自然也会备上一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