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35岁,我是19岁的高中生》
第22节

作者: 不是中年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反感那莫名其妙的想法,但却没有办法将它移去,就像是我不喜欢徐凤,但又不得不和她在一起。
  或许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即便不情愿,但我们还是逃脱不掉所谓的命运。
  一切收拾过后,徐凤载着我和徐沐去了学校。
  早读很快就过去了,但是在第一节课时,班主任突然黑着脸过来,手里攥了张纸条。
  隐隐约约我才知道是没交作业的名单,这跟我这个转校生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所以我一点都不在意。
  但是当听见班主任喊到徐沐的那刻,我当即错愕了,这姑娘可是优等生,怎么可能会没交作业?

  班级的人和我一样惊讶,惊讶之余,我突然想到书包里的练习册。
  除了练习册,我不太清楚老师还留了什么作业。我不知道徐沐是什么作业没交,但直觉隐隐告诉我,貌似徐沐就是因为没交练习册,所以才被点到名字的。
  念及此,我稍有不解了,那她为什么早晨不找我要呢?可是转念一想以徐沐的性格,这姑娘的表现却又在意料之中了。
  如此一来,我不由地萌生了愧疚感。若不是我昨晚借徐沐练习册,或者我早晨及时想起来归还她,她肯定就不会被点到名字了。
  想必徐沐是第一次没交作业,不仅班级的同学惊讶,就连班主任点到她名字的时候,都错愕的停顿了片刻。
  “徐沐同学,你今天为什么不交作业?”班主任问道。
  徐沐非但没像其他没交作业的同学无地自容地垂着头,反而直立着瘦弱的身子,不温不火道:“忘记带了。”
  “你们先出去罚站。”班主任厉声道,随后看着徐沐,斟酌了几秒,又道:“既然忘记带了,那下次注意点。”
  没交作业的都出去罚站了,唯独徐沐没有受到惩罚,大家当然明白是因为她成绩优异被班主任私心袒护。
  班级里倒都没说什么,外面其中一个罚站的学生不满了,道:“老师,凭什么班长没交作业就不用罚站?”

  班长?我一怔,第一反应是惊讶的,没想到徐沐还是班长?只是以她这么安静的性子,我还真好奇平时都是怎么管理班级的。
  这时,又有学生附和道:“就是,班干部不应该是我们的楷模吗?按道理说她们没遵守规定应该受到更严重的惩罚吧?老师,你这明显不公平,我们不服。”
  这两句话呛住班主任了,她露出为难的神色,瞪了外面的学生一眼,迟迟没有说出话来。
  班里的学生似乎觉得他们说的也有道理,不由地沸腾起来,班主任拍了拍桌子,略带歉意又看向徐沐,紧接着正色道:“好了,都别吵……既然这样,罚徐沐同学跑操场十圈。还有以后大家就一视同仁,你们都多长点记性,下次再不交作业就不是这么简单的处罚了。”
  班主任说罢,和徐沐同桌的女孩儿很自觉腾出了空,并且还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徐凤斩钉截铁的走出座位,眼见她就要出教室门,我倏地从座位站起来,“等等。”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引来了全班人的目光,与此同时徐沐停下了脚步。可是班主任由于方才被顶撞心情本就变遭不少,我这一下子无异于是撞在了枪口上。
  “周志,你在之前学校的老师没给你普及课堂纪律吗?知不知道说话前要先举手?”
  我忙不迭道:“对不起……老师,我只是心急想替徐沐同学澄清一下,所以一时冲动了。其实徐沐同学没交作业都是因为我,我刚刚入学,对前面的知识都不太懂,您昨天让我把练习册的进度补上,我不懂,所以昨晚就拜托徐沐同学教我,结果练习册一不小心就落在了我这里。”
  说着,我把练习册从桌肚里拿了出来。教室一片唏嘘,班主任又拍了拍桌子,脸色不悦道:“都给我安静点,周志,把练习册拿过来给我看看。”
  我把练习册递到班主任手中,前排不少同学伸长了脖子好奇。我局促的站在原地,瞄了一眼徐沐,竟发现她目光愠怒的瞪着我。
  班主任翻了几页,露出满意的笑容,“徐沐,看在你好心帮助新同学的份上,老师就不处罚你了,但是下次可不准这么冒失了哦,回座位吧。”
  “老师,我不同意你的说法,既然没有按时交作业,无论什么原因我都应该受到处罚。”徐沐坚定道。
  我有些懵了,班主任同样懵了,教室里的人皆是迷惑。陡然间,二话不说的徐沐出了教室门,我叹了口气,说:“老师,徐沐同学受罚和我有很大原因,所以我自愿受罚跑操场。”
  等老师还没说话,我拔腿出了教室。
  今个天气微凉,庆幸没有暑假时的烈日,不然就要难受许多了。我陪着徐沐一圈圈的慢跑着,俩人都没有说话,只有鞋子摩擦跑道所发出的声音和那略微粗重的喘息。
  我体力还算可以,但徐沐一看就是运动白痴,即便顶着舒适的凉风,徐沐额头还是出了不少的细汗。渐渐地,这姑娘似乎体力不支了,而此刻第五圈还没跑完,我担心她强撑有可能出事,于是说道:“徐沐,不行就别硬撑。”
  徐沐根本就把我当成空气的存在,我不厌其倦的继续和她说话,但迎来还是同样的结果。
  我有些懊恼了,加大说话声音,同时放快速度追上去,道:“你别硬撑了,出事了怎么办?”
  徐沐重重打开我的手,胸口因喘息轻微浮动,站在原地死死盯着我。
  “别假惺惺的充当好人,你不就是故意想看到我受处罚吗?”

  心扑通扑通跳着,我咽了口唾沫,无奈道:“你误会了,我完全没这样想过,我只是忘了把练习册还给你,真的。”
  “你这话还是说给鬼去听比较好。”
  我深感无力,眼睁睁看着徐沐跑远。接下来,我并没有再试着解释,只是静静跟在徐沐身后。
  她从快跑变为慢跑,接着从慢跑变为行走,如同奄奄一息的枯灯,捂着肚子费力的一步步挪动着。
  我在心里默默记着数,这已经是第九圈了,我自己都累的气喘吁吁,何况没有运动细胞的徐沐。

  我觉得她真的不能再跑了,于是上前劝她,徐沐用软绵绵的力气挣开我,虚弱着张了张嘴:“滚!”
  即使一个人内心再怎么强大,也很难经受的住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何况我的心本就没有磐石那般坚硬,徐沐的一声“滚”,犹如一把利剑刺中正心,让我一时间很不是滋味。
  我不再劝她,一步步紧随其后,一步、两步、三步……
  终点就在不远处。终于,徐沐两只脚迈过了那条线,但是却身体一晃,直直朝后倒去……

  我忙接住徐沐,险些俩人一起栽倒在地。
  “徐沐,徐沐……”
  我晃了晃徐沐,发现已经没了意识,忙抱起她朝焦急的校医务室跑去。
  到了医务室,里面穿着白大褂的老师让我先把徐沐放在病床上,问:“她是怎么昏倒的?”
  “跑步,可能是体力过支,老师你快给看看……”
  医务老师让我不要紧张,她拉上白帘布,过了好一会儿,微微蹙眉走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