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听口气江帆很认真、很严肃,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说一千道一万,也轮不上他跟市长去开会啊?这不合套数啊?而且昨晚喝酒的时候他怎没说?
  究竟出了什么事?
  江帆感觉到了彭长宜的怀疑,就说道:“锦安两天前通知办公室了,今天召开全市招商引资专题汇报会,这帮混蛋不知怎么搞的,刚刚打电话通知我!”
  听得出来,江帆很气愤,以至于少了往日谦谦的风度。
  彭长宜说:“张市长呢?”

  江帆说:“这块工作本来是常务副市长张怀主抓,但是他昨天就有病住院了,林岩跟他联系不上,算了,你跟我去,半路上帮我想点辙,别让我丢太大的人就是了。”
  “好的,我马上到。”彭长宜放下电话,立刻起床。
  沈芳从床上坐起来后说道:“什么事这么急?干脆跟樊书记说说,你给他当秘书算了。”
  沈芳从电话里听出是江帆的声音。彭长宜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在脑子里飞快的想着自己手头上是否有这方面的文字材料。
  几分钟后他洗漱完毕,想了想,决定给部长打个电话。
  部长也还在睡梦中,听了彭长宜的电话后,他说道:“我抽屉里有几份这样的材料。告诉那个学生官,千万不能慌,实在不行就真的假的胡诌一通,汇报这事好对付。”
  彭长宜担忧地说道:“就是胡诌也不能太离谱啊?”
  “理论上不离谱就行,反正也都是愿景的东西,没人跟你秋后要账。下来再补作业就是了。”王家栋不以为然。
  挂了电话,彭长宜暗暗佩服,倒是官场老手,深谙其中之道。
  的确是这样,有些工作汇报就是走走形式,无非就是主管领导摸摸情况,督促一下进展,真正具体实施还是下边的人去做。如果所有汇报都变成落到实处的东西,也就没有这么多的工作要做了。俗话说的好。

  “记住,别跟他说我知道这事。他要问起,你就说你是请假出去的。”部长嘱咐着他。
  彭长宜立刻心领神会。部长这样做是为江帆免去尴尬,毕竟堂堂的一市之长,被办公室人捉弄,的确有失威严。再有,王家栋这样做也是不想让樊文良有什么误会吧。
  彭长宜心里有了底,他拿起公文包就往外走,这时江帆的司机小许正好到了门口。彭长宜说:“先送我到市委。”
  到了市委门口,彭长宜下了车,快步走进办公楼,他看到江帆的秘书林岩站在窗前张望。露出不安之色。
  彭长宜径直来到部长办公室,打开他的抽屉,找出两份文件后,重新锁好。

  他直接走出大楼,等在大门口的外面。
  这时。林秘书拿着江帆平时用的笔记本和一个文件袋也走了出来。彭长宜冲他点点头,俩人都心照不宣的站在旁边的柏树后等江帆。
  林秘书当时是周林自己挑选的,他唯恐办公室给他安排的秘书是樊文良的眼线,那时林岩刚从亢州师范毕业分到政府办公室工作时间不长,周林感觉他应该没有背景,就让他给自己当秘书。
  彭长宜以前跟林秘书没怎么接触过,因为和江帆的关系,才和他有了接触。

  周林落选后,林岩惶惶不安了好长时间,好在江帆不像周林那样小心眼,继续留用了他和司机小许。
  当然,江帆留用这两个人也有自己的目的。周林走后,司机还好点,秘书就如同没娘的孩子一样,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如果江帆不用他,他就会被打入冷宫。
  秘书的命运向来是和他服务的领导息息相关的。如果他服务的领导升迁了,情况还好,如果他服务的领导被排挤出局,那他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对江帆的感激,林岩是深深藏在心中的。
  林岩对彭长宜是敬重的,这份敬重主要来自于江帆。尽管他知道彭长宜以前也是做着部长秘书工作,但是他觉得彭长宜这个秘书做的很成功,不但部长信任,而且还被提拔为干部科科长,成为最有潜力的后备力量。
  机关里的年轻人都在私下议论,说彭长宜命好,跟对了人。一个教师,来到机关三年多的时间,比那些书记市长的秘书混的还好。
  当然也有人说到了他的丈母娘。但是林岩觉得,彭长宜还是有实力的,去年全省组织工作现场会之所以在亢州召开,据说就是王家栋两篇大的理论文章引起的反响,而那两篇文章都是彭长宜代笔的。
  有人预测,彭长宜很快就会下去到乡镇任职,只要下去,板上钉钉的副科级。

  林岩站在彭长宜的后半步的位置,他悄悄打量了一眼这个比自己高半个头的人。发现他和他们这些领导秘书的确有不一样的地方。
  长时间跟着领导的秘书,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奴”性,在彭长宜的身上,这种色彩不明显,也可能是他“奴”的时候林岩没有看到。
  彭长宜不但不奴,反而给他的感觉很沉稳,也很有主见,这就难怪市长一大早晨把他也叫来了。
  想到这里,林岩有了强烈的危机感,他真诚的冲着彭长宜说道:“彭哥,您给部长做了那么长时间的秘书了,肯定有很多经验,以后您要多教教我怎么做。”
  彭长宜侧过头,看了看马路的这边,他笑了:“你太客气了。”
  林岩说:“彭科长也是师范毕业的?”
  “是啊。”
  “那您就是师兄,以后更应该多指教。”
  彭长宜看着他:“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跟着领导学。”
  林岩琢磨着彭长宜这句话,觉得非常有道理,尽管话不多,但却很精辟,也很实用。没错,对于秘书而言,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跟你服务的领导学习。
  彭长宜理解林岩,自己刚来的时候也是这样,没人告诉你怎么做,只有自己勤用心,勤用脑,勤用眼。
  说到底,秘书就是领导的眼睛和耳朵。领导看不见的你要看见,领导听不见的你要听见,你就是领导的情报员。
  正因为你的命运是和领导紧密相连的,你必须要时刻警觉,要善于嗅出危险的味道。只有领导安全了,你才能安全。

  但是你又不能把自己的判断强加给领导,也不能把听到的所以信息不加甄别就全端给领导。那样就会占用领导大脑中的库存,还会干扰领导的判断,所以,秘书这个工作的确需要有很好的悟性,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教会的。
  但是今天这事,林岩肯定心不安了。他也确实该不安了。领导被捉弄,某种程度上就是秘书的失职。
  秘书是干什么吃的?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吗?
  彭长宜没有教训市长秘书的义务,他漫不经心地说:“我跟你一样,都是为领导服务的,凡事想周到一些,仔细一些。慢慢就摸索出门道来了。”
  “师兄,下来我单请你。”
  这时,江帆的蓝鸟疾驰而至,彭长宜拉开后面的车门,和江帆坐在一起。林岩则坐在前面副驾驶座上。
  彭长宜看出江帆的表情很严肃,显的也有些紧张。林岩刚坐好,他就说道:“那个高尔夫的材料带来了吗?”
  “我找到了一些。”林岩说着,就从文件袋里掏出一份材料。

  彭长宜知道,这个高尔夫俱乐部项目是常务副市长张怀通过省里的关系引进过来的,是港商司徒戎源独资开发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