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脸红什么?我又没说什么。”彭长宜嘟囔了一句,转过身正要脱/衣服,就听“啪”的传来一声脆响,后背就挨了沈芳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太重了,以至于在寂静的深夜里显的异常响亮。
  沈芳自己也惊的睁大了眼睛,她赶快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女儿,生怕惊醒了她。
  彭长宜疼得倒吸了一口气,他摸着后面的肩膀,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沈芳得意地笑出声,她也没想到这一巴掌的声音会这么大。
  彭长宜躺在床上,晚上喝得酒,让他两侧的太阳穴突突蹦的厉害,想着江帆今晚对他说的话,怎么也睡不着。
  凭他现在的资历,是无论如何不可能有提拔的希望的,再说,刚当上科长没有多长时间,一年还不到,几乎没有升迁的可能。
  既然没有可能,他也就不可能去跟领导提什么要求了,眼下更犯不着自寻烦恼去琢磨了。江帆那样跟自己说也是一种善意的提醒,如果自己真的当回事就有些官迷心窍了。
  可是,能不当回事吗?
  就像江帆说的,眼下的确是个机会。

  今天听江帆的意思,卢辉会有希望。那么卢辉能去哪里呢?接替王部长吗?王部长又能去哪儿呢?原来倒是听说过亢州推荐王家栋为市委副书记,自从狄贵和来了之后,这种传言自然就不攻自破了。
  但是……
  彭长宜突然想到,狄贵和的年龄似乎也快到站了,看趋势有可能去人大。那么人大孙玉龙又能去哪儿?在这次选举中,周林被选掉孙玉龙很是意外,他曾经努力过,甚至试图去做代表们的工作,主张进行二次投票,当然被樊文良否了。
  难道,孙玉龙和樊文良之间也发生了微妙变化?

  彭长宜双手枕在脑下,眼睛瞪着天花板,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
  沈芳给他倒了一杯酸梅汁,没好气的放在床头柜上,说道:“给你,醒醒酒,天天这样喝,早晚有一天喝残了。”
  彭长宜一听,突然来了兴致,他跃起上身,伸出一只手,就把沈芳拉倒在身上。
  沈芳小声惊呼:“小心孩子。”
  彭长宜上来就扯沈芳的衣服,眼睛里喷着火:“什么事我都能小心,唯独这件事不能小心,我倒让你看看,我残没残。”
  他们夫妻已经很长时间不在一起了。
  人们都说官员的生活是最没有规律的,其实最没规律的应该是官员的夫妻生活。尽管彭长宜只是一个小伙计,但是要想在一穷二白的官场建立自己的人脉,就少不了应酬。
  同僚、同学、同乡,这些都需要经常聚,互通信息,交流感情。再有部长有喝酒的任务也叫他,有的时候,他就是部长的酒桶,色、干、啤等各色酒都往得往肚里倒,常常是喝了这桌喝那桌。

  酒喝完了还不算,如果领导有兴致再消遣一下,他还得左右伺候着,等最后把领导平安送到家,自己东倒西歪回家后,往往就筋疲力尽了,只想着倒头就睡,反而把人生中最不该荒芜的事给荒芜了。
  为此,沈芳没少抱怨,说他比领导还忙、还累。
  有时他就反驳说:“比领导忙比领导累就对了,不然要伙计干嘛。”
  见他猴急的样子,本来沈芳还在怨尤的目光里,此刻溢满了女人在这个时刻特有的笑意,任由丈夫扒光了自己。
  彭长宜没有任何**地进入了。
  事实上他们夫妻在一起,他很少有前、戏,即便有也是比较短暂的那种。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早就没了前.戏的耐心了,更多的时候都是这样,想起来就做。为此沈芳就说他是农民,是“农民式的zuo爱。”

  没有**,并不能说他们不需要**。
  有的时候彭长宜也想浪漫一下,但总是浪漫不起来,自己累是一方面,跟回到家后沈芳没完没了地唠叨他也有关系。所以,很多时候,夫妻间美好的事情就变成了例行公事。
  因为一整天了,沈芳有太多的话要说,她家里的,单位里的,邻居的……
  在彭长宜听来都是一写无聊至极的话。所有的兴致就都在她这些无聊的话中淹没了,最后剩下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合眼睡觉。即便偶尔来了激情,也是这种“农民式的zuo爱。”

  他使劲地闭紧眼睛,闷着声用力……不知不觉间,他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个美丽的幻影,浅浅的笑,清澈透明的眼睛,洁白的牙齿……
  突然间,他的体内聚集起一股无穷的能量,他需要释放,需要宣.泄,需要征服……
  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草原上的猛豹,一只需要快速奔跑才能展现自己力量的猛豹,这只猛豹必须不停地向前奔突、跳跃……不能蛰伏,不能停歇……
  因为,所有的同伴都在奔跑,都在追逐着目标,他没有停歇的理由,虽然拼命,虽然肆无忌惮,他也必须要向前奔跑,奔跑……
  贱贱地,他的意识和感官都迷失了,耳边传来的喘息声,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刺激,反正是他喜欢听的那种声音,这声音今天听来特别的好听,糯糯的,柔柔的,甜甜的,还有那盈盈的娇.羞的笑意……
  他喜欢这种声音,他在拼命追逐着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如同天籁,荡漾着他的身心,弹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眼看他就要追上她了,就要淹没在她那清澈的明眸中了……
  这时,身下传来一声惊呼,他才猛醒过来,才意识到身下的女人是沈芳,而不是他喜欢的那个女孩……

  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所有积蓄的能量都在一霎那喷薄而出……
  彭长宜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他想多停留一会,停留在那近乎灵.魂.出窍和幻影朦胧的美好感觉里……
  一连好几天,沈芳都追问那晚他受了什么刺激,为什么这么疯.狂?
  彭长宜没好气的说着三个字:“不知道!”
  他的确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者说他无法确定是怎么回事。
  当时,他感觉闭上眼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就出现了一个幻影,刹那间,他的身体就像着了火,他必须奔跑。
  只有不停的奔跑,才能将火熄灭。又似乎有劲没地方使去,也只有奔跑才能消耗体内瞬间聚集的力量。

  但有一点他清楚,他的力气就要消耗殆尽的时候,他闭着的眼里,的确出现了美好的、虚幻的影景……尽管这些不是那么具象,但却是他特别渴望的那种,眼看就要抓住了,就要看清了,哪怕再多那么一秒钟,半秒也行……
  以后的一连几天,他频频的要着妻子,希望自己还能重回到那个境界,找到那种模糊的能诱发他灵魂出窍的感觉,遗憾的是,别说看不到那虚幻的景象,就是想奔跑的兴致都没有,每次都是刚一起跑,就草草收场……
  他遗憾,沈芳也遗憾,那种骇.然的冲.撞她再也没有经受过,无论她怎样努力,他的丈夫也没有那么疯狂了。她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当时不该发出那样一种声音,不过那次他的确弄疼了她。
  第二天天还没亮,彭长宜就被电话铃声吵醒,他揉揉眼睛接听了电话。是江帆打来的。

  江帆在电话里急切的说道:“长宜,赶快起来,跟我去锦安开会,小许已经接你去了。”
  彭长宜愣住了,心说是不是昨晚喝的酒还没有醒,大早晨的就说酒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