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听他说起卢辉,就说道:“放心,卢辉的未来不会错。你能这样评价自己很好,无论怎样,要求进步的意识你还是要有的,另外抓紧报考一个研究生,咱们和那些老干部们比,优势就是学历,越高越好。?”
  彭长宜点点头,端起酒,向江帆示意了一下,说道:“还望市长多关照。”说完,自己喝干了。
  丁一显然对他们的谈话不感兴趣,她起身说道:“我出去看看夜景。”说着就走了出去。
  看着丁一的背影,江帆换了一个姿势,突然说道:?“我很喜欢丁一的性格,安静,淡雅,稳重,温柔。”
  如果换了别人这样评价丁一,彭长宜不会往心里去。但这话从江帆的口中说出,他的心里就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不知为什么,自从给丁一接风的那天晚上,彭长宜就从江帆看丁一的目光里,读到了喜爱的含义。仅凭这些还不能断定江帆对丁一有意思,要是联想到江帆正在闹离婚,他就不得不往这方面想了。
  想到这里,彭长宜笑了一下。
  江帆说道:“你笑什么。”
  彭长宜一愣,他没有想到自己无意识的笑都被江帆捕捉到了,看来江帆在密切注意自己的表情。赶紧说道:“我那是认同的笑。您说的很对,如今像丁一这样踏实稳重的……大学生不多见了。”彭长宜很想用“女孩子”这样称呼丁一,又觉得有些不合适,就临时改成了“大学生。”
  “只是机关不太适合她。”江帆说道。
  党政机关是个非常特殊的地方,男人在里面都很难打拼,更何况是个女孩,而且还是个性格文气的女孩。
  后来,彭长宜和江帆都对丁一产生感情后,两个人总会不自觉的想起今天聚会的情景,妙语连珠,才思敏捷。都想在丁一面前展现出最睿智、最灿烂的一面。其实,不光是这次,以后只要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情景出现。
  回去的时候,江帆有了明显的醉意,走路都东倒西歪的了,彭长宜也好不到哪儿去。
  他们上了车后,丁一赶快降下了车窗。连声说道:“我不喝酒闻味就快醉了。”

  江帆和彭长宜哈哈大笑。
  江帆已经不在办公室住了,前几天他就搬到了中铁专家楼里。因为常常有人知道他不回家,到办公室找他,的确是无法正常休息,难怪周林不在办公室住。
  江帆下车前,对彭长宜说?:“你这个样子别回去了,弟妹又该对我有意见了。”
  彭长宜笑笑,说道:“不回去错误就更大了,这叫夜不归宿。”
  彭长宜到家时已经很晚了,沈芳还没有睡。她有个毛病,不插门睡不着,插门后彭长宜进不来。

  当彭长宜满身酒气从外面进来时,沈芳皱着眉,捂着嘴,去给倒洗脸水。
  他们现在住的是原县委办公的地方,全部是小平房,这里住满了跟彭长宜一样的无房户,三十多平米。尽管面积不大,但是经沈芳的手,也收拾的井井有条。一共有两小间,里面小间是卧室,外面这小间是客厅。他们和别人家一样,吃住都在这两间房里。
  不同的是,彭长宜住的靠里面,他就在靠西墙的地方搭了一个小饭棚,除去冬天,他们都在那里吃饭。
  听说最近市里正在筹建家属楼,以彭长宜现在的资历,分到楼房的可能性很小。
  沈芳给他倒好洗脸水后,又去给他倒洗脚水。捂着鼻子说道:“喝了多少酒?这么大味儿?”
  彭长宜自知没理,冲妻子“嘿嘿”地笑了两声,没有说话。他脱下衣服,就准备往床上躺。
  沈芳一看就不干了,赶紧拉过他,说道,“洗完后再上床。”
  彭长宜嬉皮笑脸地说道:“我洗干净了。”
  沈芳气的笑了,说道:“都没洗,哪来的干净?水都给你弄好了,我看着你洗。”说着,就把他拉回到脸盆旁边。
  “你看着我洗哪儿?”彭长宜坏坏地看着妻子说道。
  哪知妻子却不理他这一套,继续数落道:“天天下班不回家,就知道跟他喝酒!他不要家你也不要家了?”

  彭长宜今晚和江帆、丁一在一起,他心里很高兴,尤其是江帆的开导,让他对自己下一步的仕途规划有了目标,回到家就想跟妻子逗两句,一听她又开始数落自己,就有些不耐烦。
  沈芳操持家务绝对是一把好手,最大的毛病就是嘴碎,喜欢教育人,好像什么都是她正确,别人永远都处于受教育的地位。这一点跟她那个医院丨党丨委书记的妈妈像极了。
  每次他喝酒回来,知道理亏,沈芳数落他就不言声,这次听沈芳说起“他”,就不高兴的反驳道:“我哪天天跟他在一起了,他现在忙的都见不着,好长时间了,今天是第一次聚。”
  “对呀,他不忙的时候找你喝酒,忙了就把你甩一边了,你跟他泡了半天,人家当市长了,你哪?还是小兵一个。”沈芳递给他毛巾擦脚。
  沈芳说得没错,尽管彭长宜是科长,但是身份仍然是科员,好听一点的说法是部股级待遇。

  但是这跟江帆没有丝毫关系,相反他觉得能做江帆的私人朋友,无论是江帆的职位还是江帆的为人,自己都高攀了呢?人在官场上混,哪能没有几个知近的朋友?哪能没有自己几个小圈子?如果连这都没有,下班就回家,围着老婆孩子转?真到了那样的情形,老婆在数落你的时候兴许就换了一套说辞了,保准会说你没有本事之类的话。
  想到这里,他没好气的接过毛巾,擦着脚,说道:“你尽管数落我,不许扯上别人!”
  每次遇到彭长宜不高兴的时候,沈芳倒也不跟他硬碰硬,见好就收。她把彭长宜的洗脚水倒掉,插好房门,说道?“我今晚听妈说今年调干部的动作可能很大,你天天跟当官的一起混,也想想自己的出路,别老是给他们轰蝇子。如果关系真好,就让他们提拔提拔你。”
  彭长宜听见她说这种无聊的话,就赌气的把毛巾抛向脸盆架上,嘟着脸,说道:“就是把全市的干部都扒拉一遍也不会有我的份儿,跟了我你就认了吧。”
  男人,有两件事怕被女人看不起。一个是怕自己的女人嫌弃自己的官小,在一个就是嫌弃自己那方面的功夫不过硬。
  眼下,沈芳不光是“督促”自己进步,还有嫌自己进步慢的意思。她分明是晚上受到了她妈妈的影响。
  彭长宜总是能从沈芳身上捕捉到她妈妈的动态,这些动态立刻就会在她身上表现出来,而且从来都不隔夜。
  沈芳见彭长宜生气了,就说道:“我只是给你提供一个信息,你心里有数就行。别看你天天在机关跟领导打交道,有些内部信息你不见得比我知道得多。”
  彭长宜冲她瞥了一下嘴,打鼻孔里发出一个“哼”字。要说沈芳除去爱唠叨之外,另外一个优点就是自以为很有见识,其实,就这一点见识还是从她妈妈那里趸来的。
  女人,有时真是愚蠢的可爱。
  想他这里,他扑哧一声笑了,说:“听你的口气好像是部长说的话。”
  沈芳一听,有些恼怒的给了他一拳,脸就红了。
  社会上早就有沈芳的妈妈和王家栋关系不错的说法,尽管彭长宜和沈芳没有说起过,但是两人都听到过这种议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