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9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鹏不服气我,看他架势想要跟我理论理论,大概是耳机里面有了指示,韩鹏没有过来,转身走了,站在司徒妙菡不远处,恪尽职守。
  我四下张望着,寻找白子惠的身影,司徒妙菡说她去了洗手间,也不知道现在出没出来,遇没遇到什么事。
  这个时候,我感觉有人向我走来,我一回头,看到是韩立闻,他的脸有些阴沉,来找麻烦的?看来我这保镖干到头了,上班第一天就要被开除了,钱我还没捂热乎呢。
  “董宁,你这边出了什么事?”

  我笑笑,说:“韩叔,你是打算开除我吧。”
  韩立闻说:“怎么会。没有那个想法。”
  我说:“那好吧,我直说了,我觉得司徒小姐对我有些过分关注了,我来只是想老老实实干活的,尽我自己的责任,司徒小姐这个样子让我很困扰,就算你们不开除我。我也不想干了。”
  韩立闻说:“董宁,你别冲动,我知道你的苦衷,我帮你说说,怎么样?”
  这事没办完就走人还是挺丢人的,我想了想,说:“好。”
  我目送韩立闻离开。他走到了司徒妙菡身边,耳语了几句,司徒妙菡先露出惊讶的表情,很快变成了愤慨,向我的方向看过来,眼里面透露出来的是不满。
  我别过头去,今晚我的眼里只有一个人,白子惠,能多看她几眼,我已经满足了,缓解我的相思之苦。
  灯光一下子暗了,一个人走到了中央,有一束光打在他的身上,司徒妙菡的金主萧航,他手里拿着话筒,说着场面话,什么欢迎大家进来赏光过来云云,都是一些没营养的话,不过说的很得体。
  萧航没提司徒妙菡的事,不过来这里的人不是傻子,打听打听就知道了。萧航是司徒妙菡的金主,这个宴会作用不言而喻,当然要围着司徒妙菡转,在这种场合,也是能谈妥一些事的,比如司徒妙菡出席一些活动之类的。
  听着那没有营养的话,我终于找到了白子惠。她整理好了,手里拿着我的西服,站在那里,光彩照人。

  我就那么的看着她,不知不觉嘴角弯起,露出笑容。
  萧航讲话结束,便进入今天的主题。一边喝着酒,吃着服务生端来的小食,一边跟人交谈,谈论的内容是重中之重,利益永远是主题。
  司徒妙菡身边围了很多人,司徒妙菡很适应这个场合,一直温柔柔的笑,笑晕了周围的人。
  白子惠跟在陆老爷子身后,见了一些人,说了一些话,白子惠脸上淡淡的,没什么表情,走着走着,遇到了萧航。
  虽然离着很远。可我看到萧航眼睛一亮。
  “好漂亮的女人,尤其是她身上,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气质。”
  萧航一边说着话,心里一边这样想,我一下子站了起来,迈开腿,不由自主的往白子惠那边走去。
  我怒火中烧。萧航的心思我明白,他对白子惠感兴趣了。
  没走两步,司徒妙菡拦住了我,她说:“董宁,抱歉,我错了,刚才我耍小性子。韩叔说了我,你原谅我好不好。”
  我说:“好!”
  很敷衍的回答,那边萧航已经跟白子惠说上了话,萧航脸上露出的笑容,不是什么好笑。

  司徒妙菡说:“董宁,你别着急走啊!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跟你赔礼道歉,好不容易摆脱那些人。”
  所以呢,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说:“司徒小姐,别逼我生气。”
  司徒妙菡说:“你这么凶干什么。”
  我真想抽她一耳光,差不多就行了,我跟她没仇没怨的,缠着我干什么,我没理司徒妙菡,我径直走到了白子惠面前,白子惠的脸上没看到慌乱,我抓住了她的手,往外走。
  白子惠反抗,可她没我的力气大,我承认,我有点粗暴,可我不想白子惠在萧航身边多呆。

  “你干什么?”
  萧航皱着眉说。语气很冷。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没你的事。”
  陆老爷子说话了,他说:“董宁,你这是...”

  我说:“我来拿衣服,随便跟子惠说几句话。”
  白子惠咬着唇不说话,不过她没有挣扎,跟着我走了。
  走到了一边。我松开了手,白子惠的手腕被我捏红了。
  我低下了头,我说:“抱歉,弄疼你了。”
  白子惠缓缓的说道:“董宁,没想到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

  这句话,刺的我心好疼。
  我也不想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白子惠。
  我说:“对不起。”
  白子惠把衣服递给了我,说:“给。你的衣服。”

  我接了过来,看着白子惠,我没出息,眼眶湿了,眼泪在里面打转。
  白子惠避开我的目光,她说:“董宁,你有什么想要说的。说吧,说完我就走了。”
  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说:“我好想你。”
  白子惠抬起头来,说:“你要是说这个的话,那我先走了。”

  白子惠说的认真,我知道她不是说笑,我控制自己情绪,我说:“离那个萧航远一点,他不是什么好人。”
  白子惠说:“董宁,你是想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吗?”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只是那个萧航是司徒妙菡的金主。”
  白子惠说:“所以呢。”
  我硬着头皮说:“所以,我不想看到他在你身边出现。”
  白子惠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说:“萧航只是接近我,还没明确表达出什么来,你就已经受不了了,你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白子惠很激动,不过没哭,我很难受,我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算了,不说这些了,你怎么来这里,是有什么任务吗?”
  我说:“是,上边安排的,给司徒妙菡当保镖,我跟她没关系。”
  白子惠说:“我知道,能看得出来。她对你敌意很大,为什么?”

  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我不顺着她的心意吧,你为什么来?”
  白子惠说:“你知道的,姥爷带我过来的,陆家公司我接手了,以后可能会多出席这种场合。”
  白子惠说完这话。不说话了,我看着她,她看着我,我听到了她的心跳声,很快。
  “我该走了,董宁。”

  我挽留,我说:“能多跟我说一会话吗?”
  白子惠轻轻的摇了摇头。说:“不能,我们不接触,对我们都好。”
  白子惠说的很果断,我知道她的心,她不想跟我接触,是因为还没有忘记我,看到我她会不自然,会难受。
  其实这样也好,白子惠如果可以正常的跟我交流,那么代表她已经忘记了我,如果可以选择,我还是选她心里有我。
  点了点头,话说不出来,很难受。
  日期:2017-03-21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