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9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点我当然知道,我没有忘记,不就是金主吗?一个靠出卖身体的女人,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搞笑。
  我转过头,认真的对司徒妙菡说:“钱我可以不要,拜托你不要打扰我了,可以吗?”
  只求一丝一刻的安宁。
  “董宁,你在干什么?”
  耳机中传来韩立闻的声音。可能看到我和司徒妙菡的争吵,我不动声色的拽下了耳机,扔在了地上。
  事情有变,白子惠出现了,谁都不好使。
  司徒妙菡看到我的动作,笑了,她说:“董宁。你跟那个女人有什么瓜葛。”
  我说:“跟你没关系。”
  司徒妙菡对我笑了笑,说:“很快就有关系了。”
  说完,司徒妙菡转过了身,走了。
  她走不走我无所谓。
  这时候,韩鹏跑到我的身边,对我说:“董宁,你在搞什么?你为什么把耳机扔掉了。”

  我说:“抱歉。我这边有一点事故,今天晚上,我不听指挥了,不过我保证,今天不会有人闹事的。”
  这话我说的斩钉截铁,因为,今夜,白子惠出现了,谁要敢生事,我让他看不到明天升起来的太阳。
  韩鹏看我说的斩钉截铁,他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转身汇报去了。
  陈正奇和宋岩看了过来,目光有些复杂,可能我的行为不够专业,他们觉得脸上无光,可宴会还要继续。
  “董宁,你还好吗?”
  曾茂才不声不响走到我身边,小声的说。
  我苦笑了一笑,说:“曾哥,我...”
  曾茂才笑笑。说:“董宁,不用说了,我懂,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心里复杂的很。
  站在我身边的是我的仇人,我现在复仇还未开始,站在远处的是我的恋人。可惜已经离我远去。
  不甘,心酸,愤怒。
  好难受。
  视线之内突然察觉到了一丝怪异之处,白子惠的身后,司徒妙菡端着一杯香槟慢悠悠的走着,突然,走到了白子惠近前。她的身子一个踉跄,杯中的香槟都洒在了白子惠的身上,打湿了她的后背。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司徒妙菡慌乱的说,手忙脚乱的帮白子惠擦拭身上的酒,却越擦越乱。让白子惠大露春光。
  我只觉得一阵热血冲头,司徒妙菡她是故意的,她见不得白子惠的好,便用了下三滥的手段,可她演技真的不错,谁也没看出来她是故意的。
  这样欺负我的白子惠,真是不可饶恕。
  我快步走了过去,走到了司徒妙菡身边,把她往身后一拉,白子惠看到了我,头低了下去,她不敢看我,她还是不想面对我。
  我脱下了西装,给白子惠披了上去,白子惠要挣脱,我说:“别动。”

  礼服有点被司徒妙菡扯坏,西装能遮挡住春光外泄。
  我做这些不奢求白子惠原谅我,我只希望她好,仅此而已。
  白子惠没有拒绝,她神情复杂的看着我,不过眼中多了一丝温柔,陆老爷子在一边又摇头又叹气的,他在唏嘘,我和白子惠走到今天不容易,马上就要结婚了,断了,这是挺那个的。
  近距离看着白子惠,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我以为,我能享受十几秒的近距离接触,没想到,司徒妙菡拉了拉我的手,接触一下便分开,她装作跟我很熟稔的样子,一脸的娇羞。司徒妙菡这个样子,大概只有白子惠注意到了,因为她离着近,司徒妙菡的小动作隐蔽,只让白子惠看到了。
  白子惠眼中多了一丝怒意,这愤怒是冲着我来的。

  我没去听她的心,我不敢。
  司徒妙菡阴了我。她造成了一种假象,她跟我有关系,白子惠被泼了酒,自然知道是司徒妙菡搞的鬼,现在,司徒妙菡露出这种表情,白子惠会认为是因为我的缘故,司徒妙菡才针对她,有点争宠的感觉吧。
  我看了看白子惠,缓缓说道:“她是我的雇主,跟我没关系,你相不相信都好。”
  说完,我就走了,我很累,我想休息。

  我走后,司徒妙菡跑了过来,跟我来到了会场的一角,她脸上有一种阴谋得逞的笑。
  “你很在意那个女人啊!你们什么关系?”
  司徒妙菡笑眯眯的问,让我很恶心,因为比你漂亮比你更吸引目光,你便搞小动作,太低级。
  我没理司徒妙菡,司徒妙菡吃定我了,她也不去别的地方,就在我面前问,“董宁,你说话啊!我很好奇!”
  我看了司徒妙菡一眼,我说:“你给我滚开!”

  我现在一点也不想看到这个女人。
  司徒妙菡对我笑笑,说:“那个女人去了洗手间,你说我现在过去帮帮她好不好。”
  我站了起来,全身杀气腾腾,盯着司徒妙菡漂亮的眼睛,我说:“你碰她,你就死定了!”
  我也不知道此时此刻的我有多么可怕,我想应该是极可怕的,我杀了很多人,身上有一股凶煞之气,况且我现在极其愤怒,白子惠是我的逆鳞,谁也不能碰,别说这个司徒妙菡了,就算比她身份更高的人,谁动白子惠,谁死。
  司徒妙菡被吓到,她不由自主的往后退,退的有些快,身子一下子往后仰去。就要摔在地上,突然司徒妙菡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影,将司徒妙菡扶住,是韩鹏,他的动作很快。
  说完那句话,我已经坐了下去,韩鹏扶住司徒妙菡,凶狠的瞪着我,司徒妙菡大口的喘着气,脸被吓得煞白,有那么一刻,司徒妙菡以为我会杀了她吧。
  “你没事吧。”
  韩鹏问司徒妙菡,司徒妙菡摇了摇头,脸上马上浮现起微笑,旁边人都往这里看,司徒妙菡的笑化解了这一切。
  韩鹏走了过来,冷声的质问,“董宁,你刚才在干什么?”
  我说:“我干了什么你都看到了。”
  韩鹏说:“为什么那样对司徒妙菡。”
  韩鹏很生气的说。
  我能看出来,韩鹏对司徒妙菡有非分之想,司徒妙菡可是有金主的,不过也无妨,谁让司徒妙菡是个绝色呢,这样的女人就算结婚了,还是有人惦记着。
  韩鹏二十多岁,年轻力壮,正是对女人有心思的时候,我不知道他在司徒妙菡身边多久。可我感觉出来,应该很长时间了,这样的话,韩鹏一定把司徒妙菡当女神。
  我说:“这话你去问司徒妙菡去,我来是工作的,请她不要没事来找我麻烦,我也很烦。”
  事实摆在眼前。我没上赶着跑到司徒妙菡跟前,是她司徒妙菡没事往我身边凑,韩鹏长了眼睛的话应该看得到,这事,我没半点毛病。
  所以,韩鹏,管管你的女神,管管你的主子吧。
  我还憋一肚子气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