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7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真的没有,我怎么会讨厌你呢,爱你还来不及呢!”张清扬心肠一软,心酸地开起了玩笑:“你那个时候总是易容,把自己变成各种人跟在我身边,你说我会不会讨厌?”
  陈雅抿嘴一笑,说:“我那是为了任务,不是有意跟着你的。”
  “小雅,这辈子遇到你,是我的幸福。”张清扬捏紧她的双手,“也许我……我身边还有别的女人,可你应该明白的,我很爱你。”
  “嗯,”陈雅点点头,“我知道了。”
  “我和小玉……”张清扬心中一横,想解释一下。
  “算了,不要说了,过去的事情了。”陈雅摇摇头,轻轻握着他的手向前方走去。
  张清扬也就不再多说话,跟着她去爬山。京城西山一直被认为风水极佳,有帝王之相,所以从明代开始,就有达官贵人在这里修建园林别院,至今还有一些。
  拉着陈雅,望着前方奔跑的儿子,张清扬至身于美妙的环境中,心里平静如水,好久没这么淡然过了。
  下午,张清扬带着陈雅和涵涵才回到刘家老宅。在门口就看到了一辆奥迪车。张清扬也不以为怪,平时总有一些老下属来看望爷爷。可是当他进到客厅里,见到那位谈笑风生的壮年人时,微微有些吃惊。
  坐在那里与爷爷、父亲聊天的不是别人,正是张耀东。
  “清扬,小雅,你们回来了。”张耀东主动挥手打招呼。
  张清扬的脸就是一红,忙笑着说:“您……您怎么来了……”情急之下,有些不太会说话。
  “呵呵,怎么不欢迎接来啊?”张耀东哈哈大笑。
  “不……不是,”张清扬急得连连摆手,“我……我以为您已经去沪海上任了。”
  “明天走,今天过来看看刘老。”张耀东笑道。
  爷爷和刘远山向张清扬扫过去一眼,没有吱声。张清扬知道现在是不能走开了,便对陈雅说:“你带着涵涵先上楼,我陪陪张伯父。”

  陈雅答应一声,拉着涵涵上楼,对张耀东淡淡地笑了笑。无论是碰到谁,无论他是多么高档的身份,陈雅都不会感兴趣的。
  望着陈雅和涵涵的背影,张耀东意味深长地说:“时间飞快,孩子都这么大了啊!”
  刘远山与刘老相互望了一眼,张清扬感觉后背就有些热。任谁都听出来张耀东说的是双关语,妞妞只比涵涵小一岁,他这么说是在暗示刘家,妞妞这么大了,除了张清扬以外,刘家的其它人还没有见过她。这是一个强势的人,女儿与张清扬的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但是他一直都想让妞妞能够得到刘家的承认。这不单单是承认那么简单,更是一种象征意义上的态度问题。
  张耀东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势,虽然成为了刘系的大员,但是在私人问题上,他仍然不想吃亏。在他的心里,女儿一天得不到刘家的承认,他便一天不放心,所以总想提醒刘家,别忘了妞妞也是刘家的后代!
  房外吹起一阵冷风,瑟瑟作响,腐败的落叶随着风飘在半空中,深秋的天气,已经越来越荒凉了。
  张清扬低着头,不知道说些什么,就那么静静地站在三位家长的面前。刘远山又望了老爷子一眼,老爷子终于抬起头,淡淡地说道:“刘家的孩子,不管多大,也是刘家的孩子啊……”
  张耀东笑了,满脸的喜色,扫了张清扬一眼,说:“清扬,你坐下,我们好久没在一起聊了。”
  张清扬依言坐下,似乎是想了很久,终于抬起头,直视着张耀东说道:“爸,小玉是我的女人,妞妞是我的女儿,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不需要您的提醒,我也会把她们放在心里。”
  “清扬!”刘远山愤怒了,厉声打断他的话,他没有想到张清扬敢这么和张耀东说话。
  “远山,没事,有了清扬的话,我就放心了。”张耀东望着张清扬微笑,点点头说:“清扬啊,你还是那样的性格,不错,不错啊,小玉的眼光不错啊……”
  张清扬没有理会张耀东的微笑,一但不满形成,是不能轻易就消失的。对待一个强势的人,你只能比他更强势。张清扬清晰地记得几年以前在双林省的时候,张耀东曾经想利用自己与洪长江斗一斗。那个时候他就明白了这个道理,一但被他利用,那么就会永远俯首于他。
  所以,在私人面前,他可以是自己的岳父。但是在政治面前,他不会对他妥协。现在的张清扬更不是几年前的张清扬,此届党代会进入高层序列,潜意识里已经确定了他是刘系第三代领军人物的身份。换句话说,他无需向张耀东妥协!
  “爸,请让我把话说完。”张清扬先是望向刘远山,然后又转向张耀东说:“小玉的事情,您不是提过一两次了,在坐的都是自家人,不妨把话敞开了说。我知道您爱护小玉,想让她得到刘家的认可。可是您想过一个问题没有,在现在的情况下,如何公开小玉的身份?您难道是想让我与小雅离婚,然后娶小玉吗?一但这件事情公开,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您到底想怎么样?”
  “清扬,你闭嘴,不要说了!”刘远山听到张清扬的言论越来越过激,愤怒得快要跳起来了。但是一旁的刘老却一直半眯着眼睛,一句话不说。
  “我的话说完了,”张清扬望着张耀东,“希望您不要生气,我是想把这个问题在今天解决掉。”

  张耀东皱着眉,脸色铁青,纵横官场几十载,敢这么和自己讲话的也只有张清扬。然而他并没有生气,强者一般都欣赏强者,默默地想了一会儿,他无奈地叹息一声,说:“你说得对啊,清扬,我应该明白的,在你的心里,小玉和妞妞是不可替代的,对吧?”
  张清扬沉稳地点着头,认真地说:“作为一个父亲,我理解您的想法,可是面对现实,有些事真的很无奈。”
  “不说了,不说了,”张耀东摆摆手,“以后,你们的事情我不会再发一言!”
  “耀东,清扬刚才的话你别往心里去,这孩子太得意了,他……”刘远山想缓和一下气氛。
  “不,不……”张耀东摆摆手,一脸笑意地说:“远山啊,说句不该说的话,我喜欢清扬的性格,我觉得在政治上的前景他会胜过你和我。他刚才说得都对,如果不是他,也点不醒我这个梦中人。”
  “这个……”刘远山似乎有些不解。
  张耀东接着笑道:“只要孩子们幸福,其它的我们就不要管了吧,现在……我不怪他了!”
  “谢谢您的理解。”张清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刚才自己的话有些过激,真担心张耀东难以接受。
  张耀东点点头,问道:“说说正事吧,清扬,你这个农业改革的前景怎么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