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4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人被带走后两天,荆州那边收到消息,潘长河的电池厂被勒令停工。要求电池厂停工的消息出来没多久,就有人来找梁健,替潘长河求情了。
  梁健也是没想到,他会来替潘长河求情。求情的是广豫元。梁健看着他低头不敢看自己的模样,叹了一声,问:“你什么时候走?”

  广豫元低声回答:“大概下个星期吧。”
  梁健笑了笑,道:“过去了就好好干,拿出精神来。不为别人也为自己。”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犹豫了一下,又加了一句:“该做的事做,不该做的事,少做。”
  广豫元目光异样地看了他一眼,答:“我有数的。”
  “有数就好,路嘛,慢慢走没事,挺多就是晚到一会,但是走得快了,就容易扯着档。”梁健笑道。
  广豫元点点头,没接话。
  梁健不说话了,广豫元也识趣地没再提潘长河的事情。其实他也明白,买地的事情之后,梁健又怎么可能会再帮潘长河。就连徐京华,那也是对手了。
  他站了会就出去了。他一走,梁健叹了口气。广豫元当初来,是被徐京华安排来的,也是来得不情不愿的,现在走,也是徐京华安排的,也是走得不情不愿。这么一想,他也是可怜,来来去去都得听人指挥,自己都没能有个自主的时候。想到当时广豫元的妻子和丈母娘来闹,梁健就摇摇了头,徐京华啊,手段是厉害。可就是手段太厉害,缺少点人情味。
  反倒是刁一民,现在看,虽然同样也有厉害的手段,可人家起码还算磊落。如此一比较,梁健反倒对刁一民多了几分喜欢。刁一民身上有些痞气,这一点倒是和梁健有些像。越是在这个体制混得久了,梁健就觉得自己身上的痞气就越来越多了。这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改变’,因为在这个体制里,讲正经,一个比一个正经,你能正经得过谁,官大一级压死人这话不是说说的,是真实存在的。要想有点自主权利,要想有点自由思想,有时候痞一痞还是要的。

  两天后,潘长河被调查。梁健收到消息,心中开心不已,那一天的心情都是阳光明媚的,尽管窗外还是雾霾重重。这两天天气干燥,这雾霾是越来越严重了。梁健忽然想到当初刚来这里的时候,是誓要将这里的环境给治理好,于是煤矿行业就成了首要目标。为了这个,那时候折腾了大半年,罗贯中就因为这事,被他给拉下了马。现在想来,那时也就是运气好。罗贯中也是气运到头,他如此嚣张跋扈,应该早就有人看不下去,而梁健正好是撞到了那个点上,所以一个不巧就做了这个执刀人。也不知道罗贯中现在在狱中怎么样,梁健倒是想去看看他。不过,这也就是随意一想,想想也就罢了。

  这一次,潘长河被调查,按照刁一民的性格,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必然是雷霆之击。除非徐京华这边付出极大的代价,能让刁一民心动,否则潘长河基本上没可能再翻身了。
  梁健心里那块大石头也算是放下了,回北京的事情,就开始提到了眼前。上次庄园里的不愉快之后,老唐那边一直没跟他联系过,而他也抹不开这个面子去主动联系。但说到底,他是小辈,老唐是亲生父亲,他既然决定要回去,这终究还是要面对的。这个歉,他得道。
  夜里,他在院子里的秋千旁站了好一会儿,终于鼓足了勇气给老唐打电话,电话刚按好,没想到北京那边先来电话了。
  电话是唐一打来的。梁健接起来,叫了声叔,唐一就说道:“后天有空吗?”
  梁健问:“什么事?”
  “有个聚会,想让你出席一下。”唐一说。后天原本是有个会议的,但想到之前他和老唐之间的不愉快,这次电话又是唐一打来的,老唐没有亲自给他打这个电话,想必还是在生他气,梁健犹豫了一下,道:“后天什么时候?”

  “晚上七点。不过,你最好早点到。”唐一说。
  梁健应了下来。说完这个事,梁健想问一问老唐最近的状况,可话还没出口,唐一那边有人找,就匆匆挂了电话。问候的话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难受得紧。
  第二天一早,梁健将要去北京的事情,跟梁母他们说了。霓裳听到了,就说也要去。梁健一想,之后就打算回北京,让霓裳过去,先去熟悉一下也好。梁健便让梁母他们也跟着去。去北京的事情,还没跟梁母他们提过,梁健吃过早饭,又将梁父叫到了书房,犹豫再三,将这个决定说了出来。
  原本担心梁父会有意见,没想到梁父笑着说道:“这样好。早就该这样了。有些人是想一家团聚没办法,我们既然能一家团聚,那就该一家团聚。”说到这里,梁父脸上的笑容忽然就没了,他看着梁健,盯了会,蓦地叹了一声。
  “爸,你叹什么气?怎么了?”梁健问。
  梁父迟疑了一下,道:“你跟项瑾,到底打算怎么样?你们现在这样,哪怕是对霓裳,那也是对不住的呀!”
  梁健心中一痛,项瑾那是梁健心里不愿意去触及的一个地方。他沉默了下来,不敢面对梁父质询的目光。
  良久,梁父又摇着头叹了一声,道:“本来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想多嘴。但是你和项瑾都两个孩子了,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呢,你知道每天幼儿园放学的时候霓裳看别人孩子妈妈来接的时候那眼神吗?我都不忍心……”梁父说着就红了眼眶,转过头去抹眼泪。梁健心中更痛,低着头沉默了许久后,闷声道:“爸,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你现在也是爸爸了,儿女心,父母心,你自己好好体会吧!”梁父站起来,看了他一眼,叹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梁健一个人在书房里呆了很久,想得一直是梁父说霓裳看别人孩子妈妈的眼神的那句话,他可以想象,霓裳在看别人的妈妈时那眼神是怎么样的。霓裳懂事,很少在他面前提项瑾,似乎是明白他和项瑾间如今这种难以言诉的关系。而他,这么久,也就真的习惯了霓裳的这种‘照顾’。如此一想,他这个父亲实在是做得太混蛋。
  “爸爸。”霓裳在门外探进脑袋来,黑溜溜的眼睛看着梁健,道:“爸爸,再不走我要迟到了。”
  “好,我们现在就出发。”梁健回过神,一边答应,一边立即站了起来,走过去,抱起她,往卧室走。
  因为梁父他们都跟着去,一辆车有些挤,所以梁健就放弃了自己开车,打算坐高铁过去。没想到,在高铁站下车的时候,梁健看到了徐京华的秘书小许,他在出口处的洗手间门口,低着头在玩手机,身边放着一个行李箱。
  他没看到梁健,梁健皱了皱眉头,没过去打招呼,在小许感觉到之前,就带着梁父他们走开了。
  日期:2017-03-21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