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小屋里的媳妇》
第23节

作者: 小二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野将头一低也不吭声只是闷头吃饭,但是陈素秋不打算放过他,一个劲地让他弄只野鸡回来吊汤喝,杨野气得将手上的大饼一摔怒声道:“我说你的嘴怎么比我们村里的老娘们还要碎啊!你看看日头都偏西了,吃完了饭还有活要干呢哪来的功夫整野鸡兔子去啊,就这玩意儿爱吃不吃,本来是我一人份的,你掺和这一把我都不够吃了,你还想怎么着!”
  然后,陈素秋的脸上闪过一抹迷之微笑,淡淡地道:“王佳宜!”
  “我……”杨野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似的面孔胀得通红,跟着又坐了下来,捡起了大饼就着咸菜接着吃,对陈素秋的碎嘴充耳不闻。
  杨野匆匆地吃了口饭去到林子里头搜集了一些用得着的东西,一些倒伏的木头和带来的绳子之类的东西很快就搭好了一个屋子的骨架,再割一些青草从下到上一层压一层的铺上,再压上一些枯木之类的东西,茅屋里头再铺上一层厚厚的青草,一个临时的小屋子就搭好了,再把带来的毛毯一铺就能睡觉了,虽说潮了点,不过只住个三两天还是没什么问题的,等把这些都收拾好了,已经是日薄西山了。

  但是问题又来了,一直跟着捣乱的陈素秋提出了一个谁都无法忽视的问题,就这么一张毯子,我睡哪啊?
  陈素秋说着还上下地打量着杨野道:“你特么该不会是想跟我睡一被窝吧,我可警告你,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要是人对眼的话,我倒是不介意跟别的男人搞上几炮,但是你我还真没看上!”
  “我也没看上你,真的!”杨野的表情特别真诚,随着两人的熟悉,这个陈素秋表现出越来越奔放的一面,满嘴脏话不说,特别是表现出来阅鸟无数的那种态度让他多少有些反感。
  “那太好了!”陈素秋拍着手掌笑道,只是那眼神怎么看都透着不善的意思。
  杨野有着头疼地挠了挠脑袋,索性把雨衣拿了过来向地上一铺,再把晾干的衣服也拎了进来,虽说晚上凉了点,但是年青大小伙子火力旺,扛上一两天还不成问题。

  等忙活完了太阳也下山了,天色开始变得暗了起来,天色一暗下来,顿时蚊子小咬就起来,蚊子在耳边哼哼地直叫唤不停地向衣服缝里头钻,而那些个头更小,模样与苍蝇有几分相似的小咬更是像一片片的黑云似的围着人的脑袋转个不停,陈素秋啪啪地在身上拍个不停,才不大一会功夫身上就被咬了七八个包。
  “天呐,这蚊子怎么这么多啊,姓杨的,你特么倒是赶紧想想办法啊!”陈素秋叽叽歪歪地叫道,恼火得不要不要的。
  杨野弄了一些干柴回来,在这个小茅屋的四周点了几堆火,等火烧了起来,再割了一些青蒿压了上去,湿润的青蒿压到火上,顿时升起了一阵阵的带着蒿草香气的白烟,烟雾缭绕很快就把这个小茅屋包裹在其中。
  这种蒿草缓燃所释放出来的烟气正是这些蚊虫最大的克星,几乎在同一时间,刚刚还盘旋不去的蚊蝇就像是灭绝了似的再没了动静。

  折腾一天了,杨野也累了,拿着洗漱用品就去不远处的一个小河边上洗漱了一下子,陈素秋来得太急了,什么用品都没带,有心想用杨野那条毛巾,可是看着那条已经破了好几个洞的毛巾怎么也鼓不起那个勇气来,只是洗了一把脸,用自己的衣服抹了两把就算是洗漱完了。
  回了小屋向厚厚的草铺上一倒,身下铺着雨衣也不觉得凉,把衣服向身上一盖,腿一缩就准备开睡,而陈素秋这个都市女郎一向都是不折腾到半夜不睡觉的主,这会还不到九点钟呢,哪里睡得着,翻出手机看了看,一点信号都没有,成了摆设,裹着毛子在草铺上无聊地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杨野就装做没看见,呼吸变得匀均了起来。
  听着杨野渐渐有些深重的呼吸声,还在骨碌的陈素秋心中有些奇怪,她对自己可是一向很有信心的,那些男人哪个见了自己不是一脸色眯眯的,想方设想地套着近乎,若是有这种同床而眠的机会,还不赶紧把禽和禽不如的段子拿出来当借口,最终的目地还不是想下鸟爽上一把。
  可是这个杨野,好像是真的睡着了,真的没把自己当一回事,至少没想到男女之间那点破事上去,陈素秋可不是一般的女性,而是新时代的女性解放运动的忠实拥趸,在她看来,男人可以跟不同的女人乱搞还会得意洋洋地四处宣扬且被称为风,那么女人为什么就不可以?
  做为一个典型的都市A4腰,硬币锁骨的美女,要戏耍那些狂蜂浪蝶是一件再轻易不过的事情了,不过这个杨野倒是给了她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所谓的坐怀不乱的好人在她这里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要么是有病,要么就是在假正经。
  王佳宜回去之后把事情向她倾述过,包括跟杨野之间发生的事情也说了出来,陈素秋一向都认为这种事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戏称王佳宜你不也爽到了,一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王佳宜那种矛盾的表情却把她给出卖了,难不成就爽了那么两回就有感情了?张爱玲的那一翻灵魂通道的话也未必就是对的好吧,这都什么年月了,更何况还是一个农村小伙子。
  陈素秋自然是有一种城市女白领精英的傲气,从骨子里头看不起杨野这种农村人,这次来一是为了给王佳宜出头,二来也是要好好探一探这个杨野的底,若是这个人不让自己太反感的话,就算是跟他干上一场,尝尝农村鸟的滋味也不错,至少王佳宜提起杨野来就是脸红心跳,还默认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的那种娇羞更是让陈素秋有了好奇。
  当然陈素秋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好意,这个男人连你的闺蜜都不放过会下家伙,还不如趁早死了心呢,说到底,陈素秋来小镇小村,就是来搅浑这一池水的。
  耳中听着杨野都传来了轻微的鼾声,不像是在装睡做假,这让陈素秋心中有了一种淡淡的挫败感,更多的则是不爽,老娘差哪啊,要盘有盘要条有条的,这荒山野岭的跟你睡一个小茅屋,你特么不动手动脚也就罢了,竟然还能睡得着?
  除此之外还有其它的原因,这荒山野岭的夜晚跟城市可是大不一样,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除了虫鸣和轻风抚过树叶的声音之外,静寂得再没有了其它声响,而那虫鸣和树叶刷刷的响声在耳中似乎被无限地放大了,从寂静变成了喧闹,而且是那种自己孤独地处于一个陌生世界的喧闹。
  就连心跳声都越来越大,像是擂鼓似的咚咚地响个不停,甚至似乎能听到自己血液在体内流动的孱响声,没来由得一阵胆寒变得害怕了起来,这情绪一起,害怕变成了恐惧,身上都发冷了。
  摸出手机打开照明功能,旁边那个男人就缩着双睡在那也不能给她一丁点的安全感,从毯子里头探出腿来,脚丫子踢向杨野的屁。

  杨野翻了个身,伸手把他的脚扒拉到一边去,嘟囔了一句别闹,然后把衣服向脑袋上一蒙接着睡。
  陈素秋气得一脚踹了过去,杨野有些恼火地一甩衣服,翻了一圈离她远点,把她气得牙直痒痒,咬着嘴唇暗道,在老娘的手上,就不信你还能睡得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