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小屋里的媳妇》
第22节

作者: 小二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野赶紧转身,但是惊鸿一瞥之间,小麦色的肌肤,紧致修长的双,特别是摔倒在地的时候,小腹一崩身子一抬裤子再一拽的时候,充满了野性,像是一只母豹子似的。
  杨野现在对任何异性都喜欢跟王佳宜对比一下,相比之下,王佳宜更是白*嫩得如同粉雕玉琢似的柔滑可人,像是一朵盛开的雪莲花一样惹人怜爱,倒是这个运动感十足,颇有野性的陈素秋,并不是杨野喜欢的类型,他还是喜欢软软香香那一类型的。
  陈素秋的个头不矮,可是穿着杨野的裤子仍显肥大,裤角挽起,踢踏着湿鞋子沉着脸走了过来,用力地在杨野的屁上踢了一脚怒声道:“你都看着啥了?”
  杨野起身去牵马,一边走一边道:“谁让你瞎叫唤了,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着了!还有,把你那条红内收好,被风吹走了可别赖我!”
  “哈哈!还在这装正人君子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这条原味裤的主意!”陈素秋说着快跑了两步一把拽下了那条红色的像是几根线绳似的小内。
  杨野的脾气本来就算不上好,被陈素秋这么挤兑也忍不住有了些怒气,横了她一眼道:“你放心,我真的没想打那东西的主意!”
  “切,你们这些口是心非的男人我特么见多了,跟准俩装呢!”陈素秋不屑地道,然后十分狡黠地一笑,突然一扬手,把那块小小的布片甩在了杨野的鼻子前边。

  杨野只觉得眼前红影微微一闪,晃动之际,那块已经湿透的布片上透过一丝能勾起雄性火气的淡淡异味,然后陈素秋把小布片向兜里一塞,向杨野挑了挑精心修饰过的眉毛,带着几分探询地问道:“跟佳宜比起来,哪个味道更好一些!”
  杨野的脸都胀得通红,指着陈素秋终于发火了,“你够了啊,再这样的话哪凉快哪呆着去!”
  “呀,还真生气啦,有没有男子汉的胸怀啊!”陈素秋也被杨野突然发火吓了一跳,然后马上就跟着火了起来,“不是,你装什么呀,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可告诉你,想看老娘脱衣服跟老娘滚床单的臭男人从省城能一直排到京城去,你连杯酒都没请我喝就占了这么大的便宜还想咋地啊!”
  陈素秋的奔放和泼辣让杨野一点办法也没有,发脾气归发脾气,可是总不能把一个女人真的扔到这荒山野岭,虽说这里还没有深入深山,但是把她自己扔下,怕是她还真要迷失在这片原野里头了。
  杨野摆了摆手,暗自劝着自己好男不跟女斗,牵着马向草甸的另一边慢慢走去,小心地避过了那些塔头之间的沼泽水坑,陈素秋磨磨叨叨地跟在后头,这回她也学聪明了,小心地跟着杨野和那匹黄儿马踩过的脚印走,偶尔好奇地探头向旁边看看,草缝之间,清水孱孱流动着,还从马背的筐里头抽出一根棍子向水里头一拱,咕咚一声,近两米长的棍子就没影了再也没有浮起来,把陈素秋吓了一跳。

  杨野无奈地叹了口气,不得不停下来等着这个好动的好奇宝宝,十分严肃地道:“干脆你骑到马背上去吧,千万可别掉下去啊,这下头的淤泥不知多深,掉下去陷到淤泥里头我要是没发现你掉在哪里了,根本就救不出来,你就算是游泳世界冠军也爬不上来。”
  陈素秋这回是真的知道害怕了,这看似平静的原野上处处都有着致命的凶险,这回不再好奇作死了,跟得紧紧的,最后干脆就拽起了马尾马,都走了挺远杨野才发现她正在那一根根地向下揪马尾巴上坚韧的长毛,一根拽出一米多长还在那乐呢。
  杨野赶紧把她拽了过来,“我的姑奶奶,您老人家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啊,这可是一匹儿马子,没骟过,脾气暴着呢,而且才两岁龄,还是个不懂事的熊孩子,弄疼了它抬脚给你一蹄子你还活不活了!”
  陈素秋又吓得直冒冷汗,没过河那会她可是亲眼看着这匹马尥蹶子踢飞了一只硕大的野猪啊。
  这回她算是乖乖地骑到了马背上,杨野牵着马过了这片足有上千米宽的草甸子到了杂木林旁边,这边已经是坚实的草地了,从马背的两个大筐里头摸出一捆比小指头还要细的绳子来,把绳子接到缰绳上就松开了马,使得黄儿马可以在这二十多米的半径之内吃草,只需要时不时的给它换个位置就行了。

  “你把它困在这干什么?”陈素秋好奇地问道。
  “你不会是想让我扛着野猪走回去吧!”杨野道。
  陈素秋赶紧摇头,“那万一它碰到了黑瞎子怎么办?跑又跑不掉,会被吃掉的!”
  对陈素秋没有一丁点的山林常识杨野一点也不感到奇怪,耐心地给她解释道:“黑瞎子又不傻,事实上野牲口都不傻,就算是老虎不饿极了也不会打这匹马的主意,一是马的战斗力强,二来它的个头也很大,不在野牲口的捕猎的范围之内,一般只有狼群才会干这种事,只是北方山林里头狼可能会有几匹,但是狼群打从七十年代就消失了,一直都没有恢复过来!”
  杨野绊好了马,背起了大筐向那片杂木林子走去,陈素秋赶紧跟了上去,还很是殷勤地帮着拎了一个小背包,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杨野一块钻进了林子里头。

  杨野在山坡旁边的一株比大还粗上几圈的柞树旁边停下,用力地踹了一脚,柞树宽大如同枫叶一般的大叶子掉下几片来,倒是橡子果哗啦啦地掉下来一大片,杨野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树很健康没有空心子。
  “我们要去打野猪了吗?”陈素秋兴奋地道,目光闪闪地向四周张望着好像下刻就能看到野猪出现一样。
  “不是,我们要先搭一个窝棚,总要有个住的地方吧,一下午能干完就不错了!”杨野头也不抬地道。
  陈素秋围着杨野转个不停,“就在这颗树下,这树太细了吧!”
  杨野叹了口气道:“这是柞树,也叫橡树,山里头除了铁桦之外就数它最硬树质密度最高了,不过这种树正是因为太硬了,而且烂得也快所以不成材,不过用来种木耳倒是顶好的,所以别看这树不粗,就算是三四百斤的野猪也拱不断,而且树比较矮,一旦遇到了野猪反扑,也好爬一点!”杨野说着伸手比划了一下,一人高的地方就是一根粗壮的树枝,抓着树枝只要一翻就能上树了。
  不远处的松树或是柳树杨树倒是挺粗的,可惜树干光滑笔直,距离地面七八米都没有一根横杈,杨野从小练出来的本事爬起来都有些困难,更别提陈素秋了。

  陈素秋试着抓住了那根小臂粗的树杈,手臂一抬身子一翻,轻飘飘地就爬了上去,脚下一蹬就到了另一根树杈上,离地三米多高的样子,只是这个高度很难给人安全感,但是对于不会爬树的野猪来说,两米高就足够用了,自重大又短的野猪弹跳力弱得很,这方面可以参考一下家猪。
  杨野也饿了,拿出大饼鸡蛋酱咸菜和几根大葱就当午餐了,陈素秋也跟着吃了几口,一边吃还一边磨叽着,“不都说猎人是大山的主人吗,都说进了山带个锅和调料就能吃上美食,你这大饼咸菜的可够寒碜的,好歹弄只鸡野野兔什么的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