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35岁,我是19岁的高中生》
第18节

作者: 不是中年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女孩儿动身要走,吴柯忙伸手抓住她,又羞又怒道:“柳梦!!”
  名叫刘梦的女孩儿很是古灵精怪,边拨开吴柯的手,边后退着说道:“你别想拉着我哈,本小姐可不想当电灯泡。”
  “你胡说什么呢……”

  “嘿嘿,我怎么说都无所谓,某人自己心里清楚,拜拜,我先走啦!!”
  “你!”
  吴柯终归还是没拉住柳梦,可是她见柳梦跑远,居然看都没看我,一跺脚着急的追上去了。我顿时懵了,这似乎有点不对劲,不过从柳梦说出的话分析,想来她们是在朝食堂的方向走,所以我只要跟上去就好了。
  慢慢跟在她们后面,柳梦时不时回头看我,而且不知道偷偷又和吴柯说了什么,竟惹得这看起来娇弱的姑娘伸手要作势打她。但俩人一看就是关系极好的,纯粹只是朋友间的嬉笑打闹而已。

  终于抵达了食堂,我是既心累又欣喜,经过漫长的排队过后,望着来之不易的食物,我突然间有了食欲。
  虽说这食堂的饭菜没有平时的丰富,但我却没有一丁点挑剔的心思,在以前我和妹妹经常因为没饭吃而饿肚子,所以有所体会的我们从来都不会因为不爱吃或者不好吃而挑剔食物。
  饭菜吃到一半,对面忽然有人坐下,我抬头一看,居然是柳梦,这姑娘一坐下来,不知因为什么,我分外的别扭,就连吃饭都不敢大口的下咽了。
  柳梦双手托着下巴,略微的歪着脑袋,“哎,你是不是叫周志啊?”
  “啊……嗯,对的,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认识她吗?”
  说着,柳梦指向不远处的吴柯,我转头瞧过去,发现她正目光急切的望着这里。
  我稍稍不解,说:“算是认识吧。”

  “那你喜欢她吗?”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我霎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我还从未被年纪相仿的女孩儿这样询问过,因此竟萌生了一股复杂的情绪,那是紧张中又夹杂着微微激动的感受。
  但随即我又自嘲的笑了,现在的我根本没有资格幻想这些。因为就算我真的对吴柯有意思,但这又能怎么样呢?从某种意义来说,我算是徐凤的丈夫,并且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纵使都是我不情愿的,但我同样还是要承担各个角色的责任。
  假设一天我真有喜欢的女孩儿,我只会第一时间斩断自己的情愫,因为像我这样肮脏的家伙,哪里还配的上拥有那圣洁而又美丽的爱情。
  “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什么?”
  柳梦非常惊讶,这下意识说出的话声音并不小,所以吸引了层层目光。虽说她不像吴柯那样脸皮薄,但不免还是红了红脸,等大家都慢慢收回视线后,柳梦这才抬起脑袋,故意压低了声音道:“原来你有女朋友了啊?”
  “是的,所以下次请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哦。”

  说着的同时,我正好吃完了饭菜。于是,冲柳梦礼貌性笑了下,端起餐盘便起身离开。
  路过吴柯身边的时候,她故意垂下脑袋在扒饭,我没有停留,直到快走出用餐区,我在靠墙角的一桌看见了徐沐,不禁放缓了脚步。
  徐沐仍旧是孤身一人,优雅的吃相和小猫咪进食一样。我驻足片刻,徐沐或许第六感觉察到了我,她果真渐渐抬起头,一双澈亮没有任何波澜的眼睛淡淡望了望我,但只是一刻,然后又继续低下头吃起了餐盘的饭菜。
  我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将餐盘放下出了食堂,走在操场兀自思考起刚刚徐沐的眼神。
  这姑娘自从第一次见面起,除去电视机,我就没见到她被什么东西所吸引过。再除去在我面前发过的那几次火,貌似她一直都是冷淡落寞的形象,极少有大幅度的情绪变化。
  我好奇是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了这样的徐沐。一直以来,我都自认为自己性格偏内向,因为内向的人不爱说话,贪恋沉默,还有做一些没有经验的事情会极其紧张。但是和徐沐相比较,或许我算是比较开朗的了。徐沐像是内向,但是又和内向不太相同,她和同龄的女孩儿完全不一样,别人多多少少都有几个朋友,然而我每次见徐沐却都是孤伶伶一人,犹如海里形影单只的小鱼。

  或许她并不是内向,而是孤僻吧,正是因为孤僻,所以才导致没有朋友。
  每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想必都和独孤有所牵连,徐沐同样如此。孤独是很可怕的,倘若缩在一个狭隘的角落,无处蔓延的它只会越积越多。如果有了朋友,或不再一个人藏匿在那阴暗的角落,孤独便无机可乘。如果可以,我可能会和徐沐成为朋友,因为我和孤独作伴已久,有人常说它是可耻的,或许吧……或许拥有着可耻孤独的俩人,最终可以一同感受可耻、分享这所谓的孤独。
  时间溜得很快,一阵急促铃声过后,我这学期第一天就此度过。
  出了校门,不远处就可以瞧见徐凤的车。快步过去,我原本想坐在后排,徐凤却拉开了副驾驶的门。

  坐下位置,徐凤想要接过书包,我避开她的手,放到了后排的座位。
  “重。”
  徐凤娇笑道:“宝贝还真是越来越体贴我了,第一天上学,感觉怎么样?”
  “还好。”
  仔细回想下来,除了感觉新奇,倒没有其他大的收获。而且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直接跳了一级,我几乎听不懂老师讲课说的都是什么。
  “好就行,沐沐呢?”
  我一怔,不是很明白徐凤所指的意思,说:“在后面呢,估计快出来了。”

  徐凤只是淡淡笑着,却没有说话。我恍然大悟,苦笑一声,“她对你都爱理不理的,何况这才一天。”
  “好嘛,小志,我希望你一定要和沐沐好好相处,最好能把这孩子的性子给改掉,她成天和个闷葫芦似的,可愁死我了。”
  “好的,我知道了。”我敷衍道。
  我确实有想过和徐沐可以成为朋友,但仅限是在“如果”情况下。因为这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在徐沐眼中我这个不知廉耻的小白脸,本来和徐凤在一起就惹得她极为不满,现在不仅夺走徐凤,并且即将成为她法律名义上的父亲。

  站在徐沐的角度来看,她这样憎恨我是理所当然的,而且徐沐也事先说过和我永远不可能融洽相处的。所以啊,徐凤让我和徐沐增进感情什么的,完全就是无稽之谈的事情,实话说,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抱过任何希望。
  不多时,徐沐打开车门坐了进来,徐凤和她说话,这姑娘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接着捧起手机再次藏匿到了自己的世界。
  徐凤无奈的看了看我,“好咯,宝贝们坐稳了哈,咱们回去啦!”
  徐凤直接将我载到了她家,叮嘱我和徐沐好好写作业,接着又驱车朝菜市场驶去。这幅景象让我再次产生错觉,好似我在这个家扮演的角色是儿子、是哥哥,而不是什么所谓的丈夫和父亲。但现实就是现实,它打破我的幻想,告诉我这只是错觉,并且用力撕扯我那面目全非的伤口。

  我想尽可能的逃避这一切,然而越是刻意的逃避,它越狠心的一遍遍提醒着我:周志,你无论怎么挣扎,终将只是一个欺骗信任自己的亲人,遭人唾弃和失去自由的废物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