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35岁,我是19岁的高中生》
第17节

作者: 不是中年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本这一个月的分别就备受煎熬,好不容易再相聚,然后再分开。这样想来比不相聚痛苦了许多,人尝到苦涩的糖果后,当然都是不情愿再尝第二颗的。
  可现实就犹如一个坏人,它捏着苦糖果强硬的塞进我们嘴里,我们不得不再次体验这讨厌的味道,并且必须将其下咽,最终还要慢慢适应,沦为一种习惯。
  “乖,进去吧……”

  “嗯……”
  “好好学习,记着别和人家闹矛盾。”
  妹妹轻咬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期待着她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在无言的忧伤中分开了。
  好在老天爷没有再配合着下一场雨,乘上车,望着形形色色的路人,我又踏上了往返的路程。
  回到租房我微微一鄂,徐凤早就在家恭候了,我刚进客厅,她主动而又热情的迎过来,帮我脱下了外套。
  我不知道她又想干什么,其实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怎么样,因为我只是一只待宰的羔羊罢了。
  徐凤拉着我进了卧室,还没来得及思考,整个人就凑了上来。我在被动中总算明白她想干什么了,略微反感的抗拒着,徐凤觉察到我的动作,稍稍停顿下来,媚笑道:“等了这么久小姑子总算走了,小志,难道你就不想要吗?”
  我没有说话,乖乖放弃了反抗。因为我知道再继续下去只会引起徐凤的不悦,这一刻的我,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披着人皮的徐凤的傀儡。
  她问我想不想要,我只是暗自苦笑,想要什么?这些所谓愉悦却一遍遍玷污灵魂的结合?这些破东西,我早就受够了,但是我受够了又能怎么样呢?也不过是窝囊到只敢在内心抱怨罢了。

  事后,徐凤倚靠在我胸口,道:“老公,我听小姑子说你给咱们女儿取名叫小言,我觉得挺好的诶,哎,当初你是怎么想到的?”
  我没有回答,只是自嘲地笑了,明明在这里依稀还能看见和妹妹一言一行的残影。然而她刚走,我却转眼和所谓的“房东太太”做着这等不耻的事情,这是何等的荒唐,何等的悲哀!!
  徐凤见我迟迟不理会她,轻轻一笑,又道:“真是的,我老公明明都是当爸爸的人了,还成天对我和孩子这么不上心。不过没事,我相信他过几个月一定会有所改变的,因为结了婚的男人才慢慢知道什么是责任感,你说对吗,小志?”
  徐凤的话犹如冬季吹来的一阵冷风,让我不禁打了个冷颤,就连自怨自艾的情绪都减少了许多。望着她狐媚的一双眼,畏惧和怨恨开始在心底骤增,我不明白,究竟我做错了什么,难道是因为我偷了徐凤的钱,所以上帝才派她来惩罚我?
  可是这样的惩罚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我欺骗自己最亲的亲人,我丢失自己最纯真的一切,事到如今,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待我,为什么?
  “对……”
  徐凤又轻轻吻了我一下,“咯咯,小志你真好,我想我老公肯定会像你这样通情达理的。”紧接着,她掀开被子,又抚摸自己的小腹,道:“宝贝,以后一定要乖乖的哦,不然爹地不要你了妈咪也没办法哦。”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笑有多么牵强,“父亲”和“丈夫”这两个沉重的字眼仿佛又化成一块无形的石头,它压在我的胸口,不仅重的喘不过气,而且疼得痛不欲生。
  少了妹妹的欢声笑语,生活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的模样,就连租房都变得冷清,身处其中有股莫名的凉意。
  起初这学期我是没打算上学的,可是随着对妹妹的愧疚与日俱增,慢慢地我改变了想法。
  直到有一天,我找到徐凤,下定决心说道:“我要上学。”
  徐凤微微的讶异,“怎么突然又想上学了?”
  我并不想告诉她是由于撒谎在为自己试图弥补过错,因为一切谎言的源头都归咎于徐凤,倘若没有她的侵犯和逼迫,我想自己怎么可能会沦落到这幅模样。
  “没有什么原因,只是觉得待在家里太无聊了。”
  徐凤盯着我看了足足五秒有余,“好。”

  我惊讶徐凤能如此直爽的答应我,不过这样蛮好的,同时又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明天我就给你办理入学手续,这样……你就和沐沐一个班,正好趁此机会还可以增进一下感情。”
  我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对我而言,只要可以去学校就行了。因为这样就不怕被妹妹发现我在撒谎,又可以说在这件事上我不用再继续欺骗她,我想这样起码可以挽回一点儿罪过,同时自己也会好受许多。
  几天后,我成功入学。徐沐就读高二,所以我还算是跳了一级。与同班的他们相比较,我显然是年长了几岁,因为我本来上学就晚,奶奶去世后,家里的重担一下子落在我的肩头,有时候要顾虑温饱,所以隔三差五的旷课,想办法照料妹妹和养活自己。
  我的学习成绩并不出众,得奖状是很少见的事情,因此和妹妹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而且,这陡然又跳了一级,我觉得自己肯定要成为班级的垫底生了。
  刚转学去的第一天,徐沐并没有任何的惊讶与好奇,貌似徐凤先前就告诉过她这个消息。反之,我却无比的惊讶,我有猜到吴柯可能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但没想到巧合的是她居然和徐沐同班。这个姑娘看到我颇为惊喜,我冲她象征性的笑了下,在老师帮忙自我介绍后,提着书包坐入到了最后一排。
  同桌应该是男生,我是从他的穿着来判断的,而且他趴在桌子上给人的第一印象并不像是优等生。不过我也暂时无缘和他结交朋友,这个人一直从早晨睡到中午,铃声一响,他倏地站起身,直接把我吓了一跳。
  他高高壮壮的,长相并不出众,谈不上帅,但也不能说丑,就是很普普通通的感觉,只不过他下巴右下角有颗明显的痣,而且痣上面还有根细长的毛。

  坐在一桌,肯定要打好关系,不然相处起来既尴尬又无聊,所以我主动和他打了个招呼。他看了我一眼,只是淡淡“嗯”了一声,顿生一股极其高冷的感觉。
  随后,他率先离开了。这已经到中午吃饭的时间,大家肯定都是去食堂了的。可能由于平日里不是这个点吃饭,所以我感觉不到一丁点饿意,不过我还是决定要去食堂吃一点,不然到下午就只能白白饿肚子了。
  很囧的事情发生了,我跟着人群绕了一大圈不仅没有找到食堂,反倒是跑到了操场。我很想逮住一个人问食堂在哪儿,但初来乍到我竟莫名地感到不好意思,于是就只能硬着头皮自己慢慢摸索。
  但头疼的是这所学校很大,我越绕越晕,几乎都快迷路了。好在这时碰见了吴柯,她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儿,正是她的同桌,如果记得没错,她好像就是上次在广场喊吴柯的那位。
  吴柯瞧见我微微一愣,甚至还有些羞赧,我则是尴尬的杵在原地,想开口问路,但又着实不好意思。她身旁的女孩儿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在我浑身来回的打量,紧接着升起满满的笑意,用胳膊轻轻撞了一下吴柯的胳膊。
  “哎哟,遇到熟人了诶,那你们聊,我先去吃饭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