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35岁,我是19岁的高中生》
第16节

作者: 不是中年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凤怒道:“沐沐,怎么和你志哥哥说话的?”
  妹妹为难的看着面前这对母女,估计是既后悔又自责。我看她张嘴欲言又止,忙抓住她的手,摇了摇头示意安静,这时候沉默比什么都管用。

  徐沐瞥了我一眼,起身挪开凳子,默不作声的回了卧室。徐凤一改神情,如换脸般转眼又笑呵呵道:“这孩子今天不知道又怄什么气,好了,你们兄妹俩快吃啊,我夹点菜给她送到房间去。”
  等徐凤走后,我望着妹妹苦楚的脸,动手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不八婆了吧,成天好奇这好奇那,现在还好奇吗?”
  “我……我又不知道。”妹妹十分委屈,甚至都快要哭了。
  我摸了摸她的脑袋,“好啦,这又没什么的,等会儿好好吃饭,别问东问西就可以了。”
  “噢……”

  不多久,徐凤打开卧室门走了出来,见妹妹怏怏不乐的模样,她疑惑道:“这是怎么了?”
  妹妹垂下脑袋,“阿姨,对不起……我不该多嘴的。”
  “嗨,哪里多嘴了,我夸你懂事还来不及呢!别听沐沐瞎说,你叔叔他生意忙,平时很少回来的,沐沐只是和你叔叔闹脾气了。”徐凤目光又瞄向了我。
  徐凤这样一说,妹妹如释重负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啊……”

  “嗯,等你叔叔什么时候回来,我再介绍他给你认识。至于现在,快点儿把桌子上的菜都给吃吃,等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徐凤表面是这么说,但情绪明显没有方才高涨了,事实上关于她前夫的事情,我也是一无所获,只是听她说离婚了,剩余的就闭口只字不提。
  草草吃了饭后,徐凤想开车送我和妹妹回去,但是由于都喝了酒的缘故,而且距租房又不是很远,所以我决定还是直接和妹妹步行回去。
  好在雨小了很多,只是蒙蒙细雨,打在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碍。妹妹倒是没有驻足路边的夜景了,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凑过来挽住我的胳膊,道:“对了,哥,我想起来一件事。”
  “什么事?”
  妹妹忽然调皮的卖起了关子,“嘿嘿,你求我,不然我就不告诉你。”
  我没好气的说:“好,我的乖妹妹,哥都快急死了,求求你快告诉我吧!!”
  妹妹恶趣味地笑了,踮起脚尖摸摸我的脑袋,道:“真乖~姐姐马上就告诉你。”
  我无语到外婆家了,“没点新意,就知道学我,快点儿说。”
  妹妹吐了吐舌头,终于不再调皮,一本正经道:“房东太太说她怀的是女孩,还要我帮忙给她的孩子取名字呢!”
  我的笑容霎时僵了。
  “哥,房东太太说他先生姓周,真巧诶,和我们是同姓呢!”
  “哥,我想的几个名字都不太满意,你给想几个呗!”
  “哥,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对……”
  我收回思绪,强笑着说:“没事儿,我刚好想起来一件事,上回我不是给你说捡了只猫吗,结果后来还没两天它给跑了,今天才发现原来被我同学捡过去了。”
  “就是今天那个女人吗?”
  “嗯,就是她,还别说,挺巧的哈!”
  妹妹轻哼道:“巧什么巧,你们……不对,哥!!讨厌~我刚才拜托你帮忙给房东太太的女儿取名字来着,你在故意转移话题。”
  我沉默片刻,在挣扎与纠结中硬是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小言。”
  妹妹顿时努起了小嘴,“哥,一个怎么够嘛,多想几个,到时候好让房东太太挑个最好的。”
  “我……我想不出来了。话说这是人家的孩子,又不是你的,臭丫头你这么关心干什么!”
  “我怎么就不能关心了,以后我还是她的姐姐呢!”

  我倏地止步,情不自禁想对妹妹发火,好在及时给忍住了。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是有一股气藏匿在身体里,它越涨越多,撑的我神经都在隐隐作痛。
  妹妹被我怪异的行为搞的莫名其妙,她又疑惑问我怎么了,我深吸一口气,笑道:“我没事儿。想名字这事儿你还是自己来,哥帮不了你,还有之前你不还生我气呢吗,什么不要打搅我,怎么现在又开始没皮没脸的缠着我了?”
  我这一句话下去,妹妹当即回想起了几个小时前的事,她扁着嘴,眼神幽怨的盯着我。
  “谁说我不生你气了?”
  “生气还和我说话啊?”

  “干嘛不和你说话?我还要凶你呢,大骗子,说好一会儿就回来,要不是我跑过去看,都不知道你出事了。”
  我望着妹妹,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只是这小小的一件事妹妹都会和我生气,倘若被她知道我和徐凤那见不着光的秘密,妹妹该不会不认我这个哥哥了吧!?
  不,她肯定不会,我们可是各自唯一的亲人啊!
  我轻颤颤喊着妹妹的名字,“小雪。”
  “嗯?”

  “对不起,哥是个大骗子。”
  “哼,你还知道自己是大骗子啊!”
  妹妹并不知道我话里带话,如果有一天她知道我确实是所谓的“大骗子”,还能像现在这样用近乎撒娇的语气和我说话吗?这种情景光是想象都让我不禁胆颤,我明白纸是保不住火的,如果我不彻底斩断和徐凤的孽缘,被妹妹发现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所以,我必须要尽快拯救自己,好不容易争取到这半年期限,如今已过数周,我不能再任由时间白白流逝了。
  一转眼国庆假期即将结束,这期间,我和妹妹抽空回了一趟乡下。奶奶仍然很安详的躺在村西头,那天,我们兄妹俩烧了不少纸钱,在这边她老人家过的就已经够艰辛了,希望到了那边日子可以好过一些。
  另外,还拜访了以前帮助过我们兄妹的街坊邻居,他们见到我和妹妹就一如既往的升起怜悯之心。在他们眼中,似乎我和妹妹从小到大受了很多苦。不过在我们兄妹俩眼中,好像都没什么较深的印象了,或许是人本能的不愿意在宝贵的记忆中存储痛苦的事情。
  后来,我又回到老房子看了看。这曾经一家三口的,充满割舍不下回忆的住宅,现如今已经塌了一半。房屋的构造近乎面目全非,除了那眼熟的破旧家具外,剩下的无不充斥着陌生和痛心的感觉。
  我们一直在乡下待到傍晚才折回,当晚,妹妹又想和我睡在一张床。这次我没有再开口拒绝,这十多年来一直同床的习惯,仅仅是相隔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犹如度过了半个世纪。或许这样做,可以让我们得以重温一下小时候的岁月。
  因为即将又要分离,我们兄妹俩突然间多出说不完的话题,一直聊到深夜才安然入睡。第二天,我亲自将她送到省高中,临别前,小丫头居然和开学时一样的红了眼眶。
  我安慰道:“好了,都多大的姑娘了,动不动就哭鼻子,难道不怕被同班同学看见羞羞脸吗?”
  妹妹哽咽道:“我……我愿意……他们管得着嘛……”
  我无声地笑了下,帮妹妹擦拭掉眼角的泪,揉揉她头发,道:“好,谁都管不着,快点儿进去吧。”
  妹妹贪恋着这短暂的假期,还并未从中脱离而出,她不情愿的撅着嘴杵在原地,迟迟没有开口说话。我陪着妹妹一同傻站着,其实我和她何尝不是一样?我们相依为命十多年,一直都未曾分开过生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