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35岁,我是19岁的高中生》
第9节

作者: 不是中年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妹妹眼睛一亮,“还有这么好的事儿?哥,听你这么讲,你们老板应该人很好吧。”
  人很好?呵呵,除去逼迫我这件事,徐凤其他方面似乎还确实不错。

  我抿了抿嘴,“嗯,挺好的,平时蛮照顾我的。”
  妹妹放下饮料,一下子搂住了我的脖子,激动道:“好耶,遇到这样的老板,我就可以放心把笨蛋哥哥交给她了。”
  我暗自苦笑,傻妹妹,其实你还不知道哥已经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听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是个累赘一样。”

  妹妹重新坐回沙发,捧起饮料嬉笑道:“嘿嘿,我只是开玩笑的嘛,哥才不是什么累赘呢!”
  我没好气地瞥了这丫头一眼,“好,好,想想晚上要吃什么,等会儿咱们一起买菜去。”
  说着,我拎起妹妹的书包,小妮子蹦蹦跳跳跟在身后一起进了卧室。
  “哥,你每天都睡在这里吗?”
  “没有,我睡在隔壁的,这是看你要回来,单独收拾出来的房间。”
  妹妹哦了一声,又开始好奇起卧室来了。她这里翻一番,那里看一看,一圈过后,问:“哥,你把乡下的东西都给搬过来了啊?”
  “嗯,乡下房子漏水,现在住在那里上学也不方便。”
  “说的倒也是,不过我有点想奶奶了。”
  气氛寂静了下来,沉默许久,我蠕动嘴唇,“行,过俩天咱们回乡下看看她。”
  “恩呢,回去看奶奶。”
  把妹妹书包放到卧室,接下来没了事情,所以准备出发去菜市场。在乡下时我都是吃自己种的菜,菜园子就在家门口,而且种起来便宜吃起来放心。
  时间凑巧赶在下班高峰期,菜市场这一块儿人流量特别大,我牵起妹妹的手,硬是挤进了这喧闹的人群当中。
  大约一圈逛下来,菜已经买的差不多了。这期间,我特意想买些海鲜给妹妹补补身子,可是被三番两次的阻拦,她说那些海鲜太贵,还不如把钱留下来以便不备之需。
  妹妹的懂事让我胸口阵阵发酸,我真的好想告诉她:哥现在已经不缺钱了,我们可以不用再太节俭的。
  然而这句话一直卡在喉咙处,我想说,但是我能说吗?妹妹肯定会追问钱的来源,但是钱的来源我又该如何解释?
  我无法解释,我也不想再欺骗妹妹了。俗话说,说一个谎,要用成百上千的谎来圆。我和妹妹是最亲密的亲人,她一直信赖着我,我怎么忍心一次又一次的欺骗她。
  回到租房,妹妹系上围裙烧菜,我在一旁打下手。不多时,伴随一道道美食出锅,诱人的菜香萦绕在整个厨房。妹妹是奶奶从小培养的亲传弟子,虽然早已青出于蓝胜于蓝,但妹妹一直觉得奶奶是无法超越的,就如同在我们心中奶奶亲手烧的菜,胜过这世界一切最美味的食物。
  “哥,快来尝尝,这一段时间没烧菜,我好像感觉没以前好吃了。”
  我尝了一口,佯装眉头紧锁。
  “嗯,确实难吃了很多,早知道还是我来做了。”
  “哥!!”
  我哈哈一笑,“好啦,我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嘛,我家妹妹做的菜最好吃了,比五星级饭店大厨烧菜还好吃。”
  “哼,这还差不多。”
  妹妹幽怨的模样倒是蛮有趣,我认真打量她一番,方才发觉妹妹似乎又高了,浑身洋溢着青春少女的气息。这让我不禁默默感叹:原来以前那个鼻涕虫已经长大了。
  “哥,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妹妹这一声唤回了我的神,我摇摇头,“没有,干净的很呢。”
  “那你盯着我看什么,快点儿吃饭啦!”

  “好,好,我知道了。”
  吃过饭天已经蒙蒙黑了,我和妹妹猜拳谁输谁洗碗,我们猜拳次数数不胜数,我从以前就留意到她第一次爱出剪刀的习惯,因此又特意输给了这丫头。
  妹妹一见自己赢了,顿时欢呼着扑到沙发,拿起遥控器洋洋得意道:“快点去洗碗,等会儿我可是要检查的。”
  “你这臭丫头。”

  一切搞定过后,我陪妹妹在沙发看起了电视,渐渐地,小丫头又黏了上来,将我的腿当成了枕头一样。
  我早已习惯妹妹的亲昵,因为从小就相依为命,如今又是各自唯一的亲人,我和小丫头相比较大多兄妹,其中的羁绊深厚了太多。
  一集电视剧看完,我已经困意连连,妹妹看起来倒是蛮精神的。又是一集过去,眼皮和负了重一样直朝下耷拉,这都怪昨晚顾虑妹妹回来发生什么,所以一夜没怎么睡。
  “小雪,你继续看,哥有些熬不住了。”说着,我又哈了个呵欠。
  妹妹一怔,“哦,那我也不看了,咱们睡觉吧。”
  “嗯……嗯?咱们?”
  “对啊,咱们以前不都是这样吗?正好睡一起还能聊会儿天呢!”
  这让我颇有犯难了,以前在乡下是因为没条件,所以我和妹妹一直都是同床。可是现在有条件了,我们再一起睡觉不免会有些尴尬,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和妹妹迟早都是要分开睡的。

  “这里有地方睡的,小雪,咱们还是……”
  “不要啦,你知道我认床,这边本来就陌生,我一个人肯定睡不舒服的。”
  “可是小雪,咱们都不小了……”
  妹妹见我三番两次拒绝,情绪开始不太好了,她撅着嘴,嘟囔道:“这又怎么了?人家只是想和你聊会儿天,怎么一个月没见,哥你就开始嫌弃我了吗?”

  “怎么会呢,算了,一起就一起吧,不过小雪这个习惯一定要改知道吗?”
  妹妹像是闹脾气了,没有回答我,仍旧撅着个嘴。我叹了口气,揉揉她脑袋,“好了,是哥错了,但是哥绝对没有嫌弃你,快点儿进来睡觉吧。”
  躺到床铺,我对这个房间也是颇为陌生,因为搁置了一个月,期间我都没有进来过几次。
  妹妹那边还是静悄悄的,我转了个身,说:“刚才还心想你长大了呢,结果又和小孩子似的说生气就生气。”
  “你以为是你以为的,我本来就还是小孩子。”

  我莫名地被逗笑了,从被窝伸出手将妹妹额前的秀发理到一边。
  “好,你还小,永远都长不大可以了吧?”
  “哼。”
  妹妹翻过身背对着我,我是既无奈又无语,“时间不早了,先睡觉了啊,有事儿明天再说。”
  妹妹又开始闷葫芦了。我是真的困,现在都是硬撑着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我睡着了,妹妹开口说了什么,我只是本能的敷衍了她两句,接着好像被她推了两下,就深深地熟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这一晚睡的尤为安心,或许是亲人间熟悉的温度,借助我偌大的力量,可以与黑暗中隐藏着的种种为之抗衡。我不再害怕堕入深渊,我不再畏惧徐凤的侵犯、逼迫、威胁,在梦中,我仿佛是一个正义的勇士,消灭了所有罪恶。
  然而梦只是梦,常有人说梦和现实是相反的,确实如此。

  翌日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妹妹同样被吵到了,她虽然还没醒,但紧蹙的眉正在表达着此刻的不满。
  睡的正熟被吵醒确实是件蛮不爽的事情,我怀着丝丝不满情绪朝门口望去。单单只是一眼,我却打起了十分精神,此时身处的温室,却犹如冰窖一般,让我战栗不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