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35岁,我是19岁的高中生》
第8节

作者: 不是中年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我抢了她的东西。这个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多数人都拥有的亲情,女儿和母亲间的亲情。别看外表娇柔的徐沐敢动手打我,事实上她再怎么跋扈终归还是个女孩儿,就像是挂在藤上还没熟透的葫芦一样。
  面对我这个在她眼中即将要抢走徐凤的人,徐沐肯定是惶恐的,这是本能的表现,她害怕徐凤和我在一起后会冷落她,更怕徐凤肚子里的孩子一旦生下来,到时候就真没了立足之地。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赶走我,因此无助的她,借助着疼痛哭了起来,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伤痛而哭。
  这段时间,我有想过要和徐沐解释清楚,但又很矛盾的觉得不该解释。就这样,两个选择就犹如两个小人在我脑袋里反复打架一样,他们来回的不分胜负,最终搞的我烦躁不已。

  在徐凤家只是待了一会儿,接着又到了公司,我和徐凤一同乘上电梯,遇见的员工不约而同的称呼道:“徐总好,周秘书好。”
  “好。”我只是象征性的笑了一下。
  别看这些员工表面对我和和气气的,其实背地里他们仿佛结成了同盟,一行人对我甚是不满。起初我甚是困惑,误以为是和徐凤见不着光的关系被发现了,后面才得知他们只是单纯的嫉妒,看不习惯我这个刚入职没多久的家伙升职这么快。
  他们感到不公平很正常,不过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开始猜忌我和徐凤的关系,有的说是亲戚,有的猜我被徐凤包养。这些话我曾亲耳所听,无疑,他们猜的没错,我就是一个被徐凤包养的小白脸,一个连自由和感情都被掠夺的窝囊废。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即便坐牢,也绝不会再选择徐凤的“乖乖听话”。可惜没有如果,时间就像是一辆没有终点站的列车,它只进不退,经过的站台,将是无法再折回的风景。

  进入到办公室,徐凤开始忙碌了,我除了给她拿拿文件、倒倒咖啡,几乎无事可做。转眼再看公司里的其他人,他们都待在自己的岗位,兢兢业业干着自己的本职。这样一来,在他们眼中,我只是像玩一样,就可以拿比他们还多的薪水。就如前面所说的,他们感到不公平很正常。
  这确实很正常,就像是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存在着绝对的公平一样正常。然而我情愿这样吗?答案是不,我一点儿都不情愿,可是我不情愿又能怎么样呢?我不情愿徐凤就会放过我吗?我不情愿徐凤就会打掉孩子吗?
  她不会,她当然不会,虽然看起来徐凤对我不错,但这仅限于我“乖乖听话”的情况下,倘若我一不听话,徐凤便会立马要挟我不是吗?
  时间一转即将到了国庆,假期妹妹肯定是要回来的。这两天我如热锅上的蚂蚁,在脑袋里编织且彩排一个又一个的谎言。
  妹妹回来我当然高兴,可同时隐隐担心着。我害怕妹妹知道我并没有上学,甚至更害怕她察觉到我和徐凤那见不着光的秘密。
  这个秘密就犹如一个埋在地底的炸弹,若是不触及就不会发生任何事,但要是一脚踩上去,嘭一声的后果是无法想象的。
  我不想象妹妹得知秘密会怎么样,为了她,为了我自己,这件事无论如此我都要隐瞒。因此我才需要编织谎言,事先做好一切准备。
  几天后,我亲自去省高中接妹妹。在此前,徐凤曾想和我一起来,只不过我死活没同意。
  整整一个月没见,再见妹妹时还是老样子,她还犹如没长大的孩子,看见我立马笑着跑来。
  “哥。”
  妹妹这一声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周遭同学不约而同投来目光,惹得这小妮子不由地害了羞,想要朝我身后钻。

  我故意不让她藏,“都敢大声的喊,还害羞个什么劲。”
  妹妹不满地跺了跺脚,“哥……你就别再挤兑我了,还有同班的呢,咱们快点儿走啦!”
  “好,好……”
  我无奈的摇摇头,牵着妹妹的手直到车旁,她见我忽然止步不走,疑惑道:“干嘛不走了啊?离车站还有一段路程呢!”
  我淡淡一笑,从口袋掏出车锁,轻轻一摁,面前宝马滴滴响了两声。妹妹顿时瞪大了眼睛,甚是惊讶道:“哥?这车……”

  “先上去,等路上我再慢慢和你说。”
  说着,我拉开车门让妹妹坐到副驾驶,紧接着我自己又坐到驾驶位。车辆缓缓启动,此时妹妹和我第一次坐这车的表现无异,她坐姿拘谨,好奇环视着车内的一切。
  慢慢上了道路,妹妹这一会儿研究的差不多了,她止不住心底的好奇,“哥,这车该不会是你偷来的吧?还有,你什么时候学了开车,我怎么不记得?一段时间没见,哥你变化好大啊!”
  对我们穷人来说,不仅车难买,就连考驾照都是个头疼的事情。可是对于徐凤来说,这些几乎是一句话的问题,因为在我一双手还没摸过方向盘的时候,徐凤就已经帮我把驾照拿到手了。
  “你一下子问这么多让我怎么回答?”
  “哎呀,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告诉人家嘛。”
  我一双手打着方向盘,利用间隙看了一眼妹妹,道:“好,我马上说,瞧你这急性子。”

  妹妹一听我要说,立马屏住呼吸,像是期待在老师公布考试成绩的学生。我慢慢收起笑,踌躇片刻,道:“首先很遗憾的是,这车并不是我的……”
  妹妹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呼,我就说嘛,哥你怎么可能一下子就买了车。然后呢,这车是谁的?”
  “还说我卖关子,我这话还没说完你就给打断了。”我白了这妮子一眼。
  妹妹调皮地吐了吐粉嫩的舌头。我轻轻呼了口气,接着说:“这是老板的车,我目前在给她当司机。”

  “司机?”
  “嗯,就是兼职开车,每天早晨送她去公司,晚上接她回住宅,差不多就是这样。”
  “那中间都没事了吗?哥你该不会又辍学了吧?”
  我心一惊,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妹妹发现了端倪。一时间想不到好的理由,我索性说:“没,我好好在上学呢,我只接送老板上下班,其他时间都跟我没关系的。”
  “哦,这样啊。”
  妹妹倒是没有多想,我松了口气,接下来都是在聊一些家常。到了租房,我未免有些忐忑,虽然昨晚反复告诉徐凤这段时间别来,可是以徐凤那我行我素的性格,谁又能知道她愿不愿意听话呢?
  好在房门是锁着的,这足以证明徐凤现在是不在里面的。进了房子,妹妹又是一声惊呼,“哇!哥,这就是你住的地方吗?好大!!”
  我随手将车钥匙放到茶几,从冰箱拿了瓶饮料打开递给妹妹,随即示意她坐下来。
  “再大也只是租的,又不是自己家的。”
  妹妹捧着饮料,一双澈亮的眼睛又好奇的环视着。
  “这房租应该不便宜吧?”
  我笑着凑近妹妹,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我这不是想让咱们家的好学生回来能有个好地方待吗?”
  妹妹幽怨着目光,“在哪里待不是待,哥你又乱花钱了。”
  “好啦,看你这小财奴的模样,这房东是老板的朋友,所以房租打了五折,比很多房子都便宜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