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35岁,我是19岁的高中生》
第7节

作者: 不是中年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难道她是变态?不,我忘记了,她原本就是个道貌岸然的变态,不然怎么会做出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来呢?
  撑起伞,我踏入黑夜的雨中,冰冷的空气扑面而来。进入一家餐馆,我拿过菜单,按照徐凤吩咐的所以点的都是稍微昂贵的菜,因此老板对我和声和气的。

  接着店里又来了客人,这是一对爷孙儿。老爷子佝偻着背,一只手拉着孙女,女孩儿年纪估计和徐沐差不多大,扎着利落的马尾,看起来蛮清爽的。俩人穿着都很朴素,想来生活条件不是很好。其实用朴素形容充其量是为了好听点,说难听点就是寒酸,因为我就是穿着寒酸的衣服打着朴素的名头长大的。
  单单因为穿着的问题,先前对我和声和气的老板,对他们却是变了语气,“我们这菜可都不便宜,你们吃的起吗?还有,要是点一个菜可不烧啊!”
  “你这……”
  老爷子欲言又止,她孙女却是抢先一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欢迎吗?”
  “不是不欢迎,主要你们要是点一个破菜,这样不值得开灶台。”
  “谁说我们只点一个菜了?”
  老板一下子被呛的说不出来话了,随手把菜单丢给他们,“快点,这妮子说话咋这么不懂礼貌。”

  我苦笑一声,摆明是老板的问题,他却偏偏说起了人家姑娘的不是。女孩儿倒也没说什么,转眼欢笑着询问老爷子想吃什么,他们最后一共是点了三个菜。
  其实我在这边看的一清二楚,老爷子一看菜单的价格,脸色立马就变了。他拉着女孩儿要离开,可女孩儿非坚持在这里,从他们的谈论中,我大致明白了原因:一是因为老爷子过寿,二是因为不争馒头争口气。
  说实话,我个人认为不争馒头争口气多半要演变成死要面子活受罪,因为这种事在我身上同样发生过太多次,小时候因为被人瞧不起,我置气干过很多傻事,但最终害的还是自己。后来,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变了性子,习惯了被人瞧不起。我觉得没必要争,别人怎么看是别人的事情,总不能因为被看得起,就真的能改变什么一样,所以做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他们比我后来,但因为徐凤吩咐我点的多,所以他们的菜还是先上了。然而老板却偏偏针对他们,或许是刚才女孩儿的反驳让他没了面子。

  “为了防止你们吃霸王餐,所以必须要先付钱才能吃饭,一共五十块,快点儿付钱先!”
  女孩儿气结,老爷子拉了她一把,“咳……咳……小伙子,这边饭店不都是先吃饭再收钱的吗?”
  老板气焰嚣张的道:“这店是老子开的,规矩想怎么定怎么定,怎么,吃不起是不是?”
  女孩儿终于忍不住了,手伸进口袋估计在掏钱包,“不就是先付钱吗?行,我把钱给你,等会儿要是菜难吃,别怪我让你退钱!”
  “我的菜难吃?除非是你嘴有问题!”
  这次女孩儿倒是没有反驳了,她放下手里的袋子,翻了一圈后脸色微微变了,“爷爷,来的时候钱包好像落在家里了。”
  这凑巧发生的事儿正好是助涨了老板的气焰,他嗤笑,“果然就是想来吃霸王餐的,还好老子机灵。”
  老爷子一听也有些尴尬,为难的道:“既然这样,那……不好意思,小伙子,这些菜我们不要了你看行吗?”
  “不要了?老子这菜都烧出来了,你说不要就不要,你这让我卖给谁啊?还有你这孙女先前不挺牛的吗?现在倒是掏钱出来啊!”
  老板的不依不饶让女孩儿无地自容,她涨红着一张脸,恼羞成怒道:“你少看不起人,我这就回去取。”
  “不行,谁知道你是不是想跑?”
  “小伙子,老头子我待在这,这样你放心了吧?”老爷子无奈的道。
  然而老板还是不同意,“不行,你孙女要是不来了,搞不好我还要养着你。今天不拿出钱来,你们谁都不能给我走!”
  女孩儿指着老板,“你……”

  “你什么你,是不是想打架?”
  我终究还是没忍住,起身拍了拍老板,“这样吧,他们的钱我付了。”
  我一向不爱多管闲事,很多时候,身为穷人的我们可以独善其身就已经很不错了。如果换做以前的我,这件事我多半会视若无睹,可是现在不同了,或许是有了钱的缘故。
  常有人说,上帝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他便会打开一扇窗。的确如此,因为徐凤的逼迫我失去了很多,但同样的,我也得到了不少好处,例如钱。
  起码现在的我不用再为温饱费心,更不会因为妹妹的生活费而束手无策。这一切都是托徐凤所赐,其实我该感谢她的,倘若不是她逼迫我做些不情愿的事情。
  或许大自然就是这个规律,快乐和痛苦所交织着,占据一方,且必须还要承受另一方,似乎是造物主一开始就设计好的。如果前者是痛苦的,想必经历过快乐。如果后者是快乐的,想必是经历了太多的痛苦。
  我准备帮这对爷孙一把,正好此时我的菜也已经好了,于是就一同付了钱。店主总算是不为难他们了,老爷子十分感激的向我道谢,女孩儿欲言又止,可能是迫于羞赧说不出口。我只是抿嘴一笑,提起菜撑起伞,再次没入了有着微微凉意的,倾盆大雨的黑夜中。

  回到租房,徐凤正在用笔记本开会议,她示意我先吃饭。
  我默默地退出卧室,几步走到窗台,透过明亮的玻璃眺望着这座漆黑而又悲凉的城。这里面到底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做着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过着不知何时才能寻觅到光明的迷茫生活。
  我们的灵魂不期而遇,仿佛化作一条草原的孤狼,在山崖孤傲的呐喊:究竟何时才能解脱呢?究竟何时才能被救赎呢?
  最终,声音伴随着寂静的夜色渐渐消散,犹如这个问题的答案一样不了了之。
  吃过晚饭以后,夜已然更深了,一阵阵困意席卷而来,柔软的床铺就像是女人的果体,对男人有着致命的诱惑。可即便如此,躺下去的刹那,我还是不由地绷紧了神经,远远没有和妹妹在乡下那张狭窄的木板床睡的舒适安心。
  翌日我又去了徐凤家,然而这次并未碰见徐沐。见我盯着正前方发呆,徐凤忽然从身后搂住了我。
  “怎么,过来就是为了看我女儿吗?”
  “没,我只是想给她道个歉。”
  徐凤笑容满面,“天啊,我的小宝贝居然主动解释了,这是怕我吃醋吗?”
  面对徐凤的调侃,我只是苦笑一声,她从我身上抽离,安慰道:“磕的不是很重,我昨晚又给她涂了点药,没什么大碍的。”
  “嗯。”徐凤既然这么说想必是已经知道了,我虽然颇为惊讶,但表面还是装作很沉静的样子,只是不晓得徐沐在告状时有没有故意添油加醋。

  其实关于她摔倒的事情我确实不是有意而为,我当时只不过是想离开罢了,谁知她伸手抓我衣服,这样一来因为惯性直接就栽倒在地,额头不偏不正磕到了茶几。
  好在磕的是茶几,但估计还是很疼的,不然以那姑娘高傲的性子,怎么可能会红了眼睛呢!其实也并非完全是这样,或许还有可能是因为我抢了她的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