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35岁,我是19岁的高中生》
第3节

作者: 不是中年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缓缓躺下去,徐凤坐在我旁边,我不禁绷紧了身体,她微微一笑,俯下身想要吻我。我下意识扭头,徐凤顿了顿,选择亲在了我的脸颊。
  过了会儿,她问我准备好了吗。我并没有出声,其实我没有准备好,其实我更不想这样。徐凤以为我默认了,她朝后挪了挪身子,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我感觉身体一重,徐凤看了我一眼,开始解我衣服了。我攥紧了拳头,眼见衣服上衣落地,徐凤手即将碰触我皮带的那刻,脑袋突然嗡的变成一片空白,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一把推开了徐凤。
  床很大,徐凤并没有摔下去,她爬起来怒视着我,“小志,你又不乖了?”
  我抱着渺茫的希望,最后一次恳求:“徐姨……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可以给你打扫卫生,可以给你做饭,我什么都不要,唯一的恳求就是能不能别做这些事……我……我真的不想……”
  徐凤冷笑了一声,她没有说话,而是从包里掏出了手机,接着放在面前故意给我看了一眼。
  我清楚的看到两个字,校长。
  徐凤毫不犹豫当面摁了下去,电话开始呼叫了。我瞳孔一缩,只觉得身体开始慢慢发冷,我想抢过手机,徐凤一躲,电话已经通了,里面传出一个声音,“喂,你好,徐总。”
  徐凤注视着我诡异的笑了,“喂,李校长嘛,我这有一件事,你们学校是不是有个叫周雪的学生……”
  我趁徐凤话还没说完,忙再抢手机,这次徐凤故意让我得逞了。挂断电话,我握着手机怔怔出神,徐凤用手指挑起我的下巴,强迫我看着她狐媚的眼睛:“想清楚了是吗?我的宝贝。”
  我还是没有出声,徐凤拿走了手机,手里一空,我顿时又慌了。徐凤晃了晃手机:“再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要么自己用行动证明,要么我亲自和你妹妹聊聊。”
  我咬紧了牙关,声音颤抖而又沙哑:“徐凤,你就非要这样吗……”

  徐凤没有搭理我的话,而是顾自开始数数了,“3……2……”
  终于,三个数过去了,徐凤又摁出了拨打键,我说停。徐凤很及时的摁停了,我满是不甘,但这又能怎么样呢?
  我再次躺回床铺,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可这次徐凤并没有动静,她说:“宝贝,你是没听明白我的话吗?我是说你主动。”
  我木讷的睁开眼,犹豫片刻,猛地扑了上去,徐凤惊叫一声,却又是咯咯笑了。
  我是青涩的,对此没有任何的经验,只是依靠着本能乱折腾。徐凤并不能满足,她又抓住了我的手,开始引导我。
  真正进入的那刻,真的疼,不止那里疼,我的心同样泛痛。我好像是丢失了什么。
  虽然只有几分钟,却犹如一个世纪那般漫长,我以为终于解脱了,谁知徐凤吻了一下我,媚笑道:“没事,第一次就是这样,但是宝贝你还年轻,这次换我来帮你……”
  这次,我像傀儡一样静静躺在床铺,任由徐凤索取,我又像是一个奴隶,因为奴隶只能供主人开心,却不能有任何的反抗和不满。
  再一次的进入,徐凤很疯狂,她耸动着抓起我的手,轻轻唤着我的名字。
  我慢慢闭上了眼睛。终于,我知道自己丢失的是什么了。
  那是灵魂。
  云雨过后,徐凤怀着满足的笑容入睡了,而我空洞着眼神瘫坐在肮脏的床单发了很久很久的呆。正是从那晚起,我彻彻底底堕落了,徐凤再要求什么,我都顺从着她的意思,成为了她真正的傀儡。

  我们在宾馆、在浴室、在厕所、在办公室,甚至在天台……
  无法否认的是,我虽然发自心底憎恨着徐凤,却反倒贪恋上了那种感觉。我感觉自己不是一般的贱,愈发开始憎恨自己,甚至产生了自杀的冲动。但是一想起妹妹,我便会立马打消这个念头,因为在这个世界她只有我这个唯一的亲人,我若是不在了,我不敢想象孤苦伶仃的她会怎么样。
  每次事后,我都要发许久的呆,刺眼的秽物仿佛如一把利器,在我的心脏和灵魂毫不留情的一笔一划雕刻着什么。
  后来徐凤将我领回了家,那是我第一次和她见面,直到现在我还对初见的画面记忆尤甚,当时她怀里搂着个抱枕,白皙而又玲珑的小足果露在外晃动,盯着墙壁的液晶显示屏目不转睛。
  她,正是徐沐。
  因为徐凤事先交代过,介绍自己的时候,我自称是徐凤的司机。可徐沐并没有搭理我,别说我,就连徐凤她都爱理不理。
  从外表看我以为她是平易近人的活泼少女,其实不然。徐沐性格孤僻高傲,那一天下来,我都没听她说过一个字,她只是顾自看着电视,像个洋娃娃一样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徐凤经常把我往家里带,每每见到徐沐她都是那个样子,直到那次,她终于开口和我说话了。
  记得那是一个瓢泼大雨的天,徐凤因为应酬喝了不少的酒,我开车送她回来。正要走时,徐凤突然抓住我的手,紧接着缠上了我的腰,醉醺醺道:“小志,今晚不要走了。”
  若是不走可想而知要发生什么,可是还没容我拒绝,徐凤就已经吻住我的唇,将我摁在了床上。我抗拒着,徐凤松开我,迷离的眼神有着火热和不满,道:“你又要不乖了吗?”
  徐凤又是在变相威胁我,把柄被牢牢握着,我何尝还敢反抗她的命令。只是房门一直留着间隙,这期间我打着十分精神,完全不敢有任何的松懈。终于徐凤满足睡去了,我收拾过后去关房门,漆黑的客厅却多了一抹身影。
  我脑袋一片空白,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徐沐并没有任何作为,只是看我一眼,便走回了房间。那夜我辗转难眠,一直熬到凌晨才睡过去,翌日醒来,徐凤已经去公司了,还贴心的在床头留了张纸条。
  我冷笑将纸条撕碎丢进了垃圾桶,走出房间却是微微一愣。徐沐正好在客厅,不过什么事都没有做,只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
  我以为她会像昨晚一样没有作为,但是我想错了。当我路过她时,徐沐终于说话了。
  “你是鸭子?”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徐沐的声音,如泉水、涓涓细流、有一股甘冽的感觉,只是言语却无比讽刺,仿佛在刻意践踏我的尊严。只不过像我这种生活在最基层的穷人来说,尊严就如同空荡荡的劣质钱包,一文不剩,一分不值。
  我苦笑着摇摇头,并没有做任何解释。见我动身离开,徐沐忽然站了起来,她几步走到我面前,递来一张银行卡,道:“不就是要钱吗,里面有一万,别再纠缠那个女人了。”

  我有些错愕,但更多的则是苦涩,没想到徐沐以为我是因为钱黏上徐凤。事实上想想倒也是,我处于这个年纪,按照平常人的思维恐怕都是这么想的。可事实呢?难道我真的愿意吗?如果徐凤不借着把柄要挟我,我怎么愿意被公司的人成天说小白脸?我怎么可能想过这行尸走肉般的生活?
  我不想,我一直都不想啊!但这能是我自己所不想就不做的吗?
  我真想将这一切的事实都告诉给徐沐,但是她会相信吗?她肯定不会信,因为就连我自己都不愿意相信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一切,我是那么的窝囊,那么的无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