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35岁,我是19岁的高中生》
第2节

作者: 不是中年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抱着被子就跑,徐凤一出手扯住了被子,见挣脱无果,我不得已放下被子,忍着被她一览无遗的情况下,将衣服套上朝房门跑去。
  可房门愣是打不开,徐凤也不担心我跑,她点起一根烟,轻佻的坐在床沿。我放弃了开门的想法,却也不敢看徐凤,因为她身上就披了个浴袍,而且还大大的敞开着,几乎遮掩不住一丁点肌肤。
  沉默了许久,徐凤淡淡的开口道:“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畏首畏脚的了,你可以跑,但是迎来的却是牢狱之灾,小志,你自己选择。”
  我就像是失了贞洁的女人,只觉得自己受了侮辱,没有任何理智的冲徐凤怒吼:“你这个变态的老女人,我就算坐牢也不可能再继续待在你身边。”
  徐凤被我一句话刺激到了逆鳞,她几步过来,抬手作势打我,我反射性后退,却还是被她一巴掌打在了脸上。
  一时间,脸颊火辣辣的疼,耳朵里在嗡嗡作响,徐凤怒视着我,说:“你有本事再给老娘说一句。”
  我还是骂了,说你这个变态的老女人。

  徐凤又是一巴掌下来,把我鼻血都打了出来。
  我捂着鼻子,止不住的鼻血从手指间流出。徐风估计是觉得自己下手确实重了,突然一改神情,脸色柔和不少,蹲下来看着我的眼睛,说:“小志,你不是答应我会乖乖听话的吗?”
  我哪里知道她的乖乖听话还包括这个,说句不好听的,她就是老牛想吃嫩草,我要是一开始就知道,怎么可能答应的那么果断。
  我默不作声,徐凤伸手开始抚摸着我的头发,我被她碰一下就想作呕,晃晃脑袋挣脱开徐凤的手,转了个身子过去。
  徐凤用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哄着我,“小志,我真的是很喜欢你,你只要乖乖的,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买回来。”
  我听的恶心,捂住耳朵摇头,鼻血撒了一地,看着甚是刺眼。
  徐凤又说了好一会儿,我虽然没听清楚她在说什么,但我也不想知道,她真的是恶心。
  或许是我的表现把徐凤耐心消磨光了,她硬是掰开我的手,厉声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要是把老娘逼急了,到时候别怪我把抢钱的事情告诉给你妹妹,她现在可是学习最关键的时刻,要是听见这个消息,呵呵。”
  我颤了一下身子,不再挣扎了。
  妹妹,对啊!要是妹妹知道她的学费是我抢来的,她还能安心学习吗?
  我忙握紧徐凤的手,恳求而又慌乱的说:“别,你别告诉我妹妹,我什么都听你的,求求你别告诉她。”
  徐凤露出意味深长的笑,道:“既然不想让你妹妹知道,那你就给我乖乖的,老娘说什么你就做什么?知道吗?”
  我张了张嘴,踌躇了很久,最终还是带着屈辱和不甘点了头。
  因为撕破了脸,徐凤伪装比以前少了太多,她许多时候想说什么,或者是想做什么,直接就对我大胆的出手。
  关于言语上的,我只能默默忍受着。肢体上的接触,我都是下意识抗拒着。徐凤强迫我时,我都是奋力反抗着,甚至向她求饶,但是她却不肯放过我,靠着妹妹的要挟,硬是对我做着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遭遇的一切,仿佛就像是电影里女人遇到男变态一样,可那毕竟是个女人,这件事活脱脱发生在我一个男人身上,只让我深感丢人和悲哀,我憎恨着徐凤,同时又憎恨着自己,为什么我会这么窝囊?
  为什么?
  再后来,徐凤或许是对主动厌倦了,她居然丧心病狂想让我满足她。我当时还是一个没有满十八周岁的少年,她却是已经三十多岁的老女人了,我满足她?她让我满足她?
  徐凤好话说尽了,但我能同意吗?她见我软的不吃,于是又开始使硬的,问我是不是又不听话了?
  我知道自己属于被动,只好故意拖延着徐凤。时间长了,她渐渐的不耐烦了,硬是紧逼着我。我还没有谈过恋爱,初吻被这个老女人夺走就算了,难道我真的还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给她吗?我不甘心,再一次和徐凤闹翻,可是徐凤又把妹妹搬了出来。

  她说:“行,不愿意是吧?那我现在就给你省重点高中的妹妹打电话。”
  妹妹一直都是我的软肋,她学习成绩优异,她是我们周家的希望。奶奶临终前都一直在念叨她学习的事情,我们几乎是把所有的希望放在了妹妹身上,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妹妹因为我的事情而受影响。
  我不得不屈服,因此在那个蝉鸣吵得人心慌的天,我第一次解开了徐凤的衣服……
  一直以来,我都是和妹妹、奶奶一起相依为命,奶奶年纪大了,而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所以许多重担自然而然就落在我的头上。
  很小的时候,我就和奶奶一起下地,重活奶奶干不动,都是我一个人咬紧牙硬干。奶奶去世后,因为要操心生活,还要照顾妹妹,所以我经常旷课,致使学习成绩一落千丈。
  另外,经常能见到村里同龄的男女娃上下学形影不离,我知道他们是在处对象,我同样羡慕,但是生在贫苦的家庭,我连温饱都要担心,哪里有什么资格和闲心去谈恋爱?
  别说恋爱了,事实上因为我穿着寒酸性格又内向,班里从来没有一个女生愿意和我接触。所以解徐凤衣服时,我的心情是很复杂的,既不情愿又紧张同时还隐隐带着一股兴奋感,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贱,明明很厌恶徐凤,却还会产生那样的感觉。

  诚然,那是我第一次解开徐凤的衣服,却不是最后一次。
  束缚一点点被撕开,当我看见徐凤丰腴的身体曲线,还有果露的白皙肌肤时,我瞪大眼睛呆了那么一刻,随即忙闭紧了眼睛。
  我的心跳很快,我的脸颊很烫,我不敢再接着动了。
  徐凤抚摸了下我的头,咯咯笑:“还真是捡到了个极品,好了,宝贝快点哦。”
  我咬着嘴唇慢慢睁开眼睛,可是入眼又看见了不该看的,我连忙再闭上眼睛,乱挥着手说不行,我不会。说着,我声音里几乎都有了哭腔,我求着徐凤,“徐姨,求你放过我……”

  徐凤哪里肯放过我,她柔声安慰着我,见我还是不肯睁眼,她呵斥着命令我睁眼。
  我颤颤巍巍睁开了眼,忙又想闭上眼睛,徐凤又呵斥,她不准我闭眼。我只好微微扭过头,徐凤硬是掰过我的头,强迫我看着她。
  呼吸急促了起来,突然,徐凤抓过我的手放在面团上。我顿时打了个激灵,想抽回手却被徐凤牢牢摁住了。
  我下意识挣扎,徐凤似乎等不下去了,她见我不愿意主动,抓着我的手一步步开始教。
  我虽然非常排斥这样做,但不知为何,身体逐渐热了起来。后面,徐凤让我脱衣服,我慢吞吞的将衣服脱下,局促不安的站在原地。

  她眼神火热的望着我,让我躺在床铺,我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关于大致还是听人说过一二的。因此,我知道后面徐凤想要做什么了,我还知道自己要贞操不保了,不,其实我早就没了贞操,自从那次宾馆醒来,其实我就已经失去了一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