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拒绝这样是需要,江帆更是不可能。
  现在,亢州、锦安,向他伸出橄榄枝,向他敞开了怀抱,他就像一只漂泊的孤舟,终于有了自己可以安身立命的港湾,他想立刻融入其中,投入到这个自古男人都会向往的权力场中,来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和雄心。
  就这样,江帆走马上任。
  树林与树林间
  最短的距离
  任何有轻盈翅膀的小鸟

  都会叽叽喳喳告诉你
  不是直线……
  ——非马
  一鸡死,一鸡鸣,世上万物都有衰落的时候,动物世界的法则就是优胜劣汰。这条法则同样适用于官场。历史上最短命的代市长周林,被淘汰出局,亢州迎来了江帆时代。
  至此,樊文良核心地位进一步得到巩固。

  两会后不久,彭长宜和部长王家栋去锦安参加为期两天的全市组织工作会议。翟炳德作了重要讲话。刘季青在会上做了上一年的组织工作报告。各个市县的组织部长和干部科长参加了会议。
  在闭会那天的中午,各个饭桌上都摆了两瓶酒,这也是锦安的惯例。报道当天的第一顿饭和闭会的最后一顿饭有酒。其它时间则不容许喝酒。酒是锦安当地酒,很有名的“锦安特曲”五星。
  吃饭那天,锦安市委书记翟炳德在副书记谢长友还有组织部长刘季青的陪同下,逐桌给大家象征性地敬酒,之后翟炳德退席。
  彭长宜从领导们的脸上没有看出什么对亢州对王家栋的不满,但是在接下来各市县的组织部长互相串桌敬酒的时候,发生了一个不愉快的小插曲,由此可窥见出周林落选在锦安还是有一定不良影响的。
  当彭长宜跟着王家栋来到另一桌敬酒的时候,大家都起身端起杯,唯独三源县的组织部长坐着不动,根本无视王家栋和彭长宜的到来。
  这时,有人提醒他:“老李,王部长敬酒来了,你怎么还吃呀?”
  哪知那个人却头偏向一边,不屑的说道:“老李这杯酒,休与小人喝。”
  彭长宜一听,火“腾“的上来了,他刚要开口说话,就被王家栋的手制止住了。
  就见王家栋跟没事人似的的说道:“家栋敬大家,敬酒者先干,大家随意。”说完,自己仰脖喝干了杯里的酒。然后示意彭长宜又给自己倒满。
  他再次端起酒杯,说道:“第二杯酒是邀请各位无论是进京还是出京的时候,都会从亢州路过,到时候,别忘了到我那里坐坐,吃的多好不敢说,畅饮两杯还是没问题的。”说着,又干了。

  这是王家栋的习惯,每桌都喝两杯。干了第二杯酒的时候,他将空杯冲那个李部长亮了亮,很有涵养笑了一下,然后拱手跟大家告辞。
  彭长宜转身离去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说李部长:“老李,你这是为何?”
  “为何?你说为何?谁不知道周县长被选掉是他一手操办的,我才不跟这等小人喝酒呢,纯粹是樊文良的一条狗,一条咬人的狗!”三源的李部长高声说道。
  立刻就有人小声说:“老李,你喝多了。”
  “我要是跟他喝了这杯酒,那才是真喝多了。就是因为清醒才不跟他喝!”李部长愤愤的说道。
  听着部长被别人无端羞辱,彭长宜“噌”地转过身,要跟这个人理论,王家栋立刻拽住了他的衣袖,严厉地说道:“不许乱来!”
  彭长宜瞪着眼睛看着部长,难以咽下这口气,半天才耷拉下脑袋,忍气吞声地跟在王家栋的后面,继续挨桌敬酒,心里感到特别堵得慌。
  在回去的路上,坐在前排副驾驶座上的彭长宜一路无话,王家栋便笑着说:“怎么了长宜?情绪不高啊?”
  彭长宜笑笑,故意遮掩着说道:“没有啊。”

  “呵呵,你在生那个山区部长的气。”王家栋一语点破,并且有意强调了“山区”两个字。
  彭长宜长出了一口气,愤恨地说道:“您要是不拦我,我非得跟他理论理论,保证让他丢丑,太不像话了!太没素质了!”
  王家栋笑了,说道:“哈哈,既然你都知道他没素质,那还生气干嘛?”
  “我能不生气吗?他……他那样说您!”彭长宜梗着脖子说道。
  王家栋根本不生气,依然笑呵呵地说道:“我跟你说,你啊,可以生气,但是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置气。我前两天看到了一个外国人说的话,觉得挺有道理,这个外国人说:人有自由的意志,成人成兽全靠自己。那个人了解的是三源时的周林,亢州的周林他不了解。人家在为老领导抱不平。无可厚非,嘴巴长在他身上,愿说就说呗。”
  这是自周林离开亢州后,王家栋第一次提到这个人的名字。

  彭长宜知道这句话是卢克莱修说的,古罗马伟大的哲学家。但他没有告诉部长卢克莱修的名字,因为他觉得这不重要。
  王部长继续说道:“亢州有句老话:叫唤的鸟儿没肉吃。这就是三源干部的水平,真是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干部。但愿这只是少数人。其实说到底,还是自卑的表现,过分自卑,就会演变成另外一种表现形式,那就是自傲。你仔细琢磨一下,在对照他们本身,是不是这个理?”
  王家栋说的没错,山区干部对经济发达的亢州的确有些嫉妒的成分,这从历次工作大检查中就不难发现。每次各市县互查的时候,在别处可以忽略不计的毛病,到了亢州保证是吹毛求疵,而且抓住不放。
  但是,亢州各项工作的硬指标摆在那里,永远都没当过第二名,不服不行。所以,每次全市开会的时候,大部分都是亢州、督城、和甸等几个实力差不多的市县干部坐在一起。
  彭长宜想了想,觉得部长说的有道理。周林来亢州半年多了,张口闭口还是你们亢州如何如何的,似乎从来都不打算和亢州“同流合污。”
  但是他还是余怒未消,愤愤地说道:“今天这个姓李的就是公然挑衅!您要是不拦着我,我一定不会跟他客气,其实丢人的不是咱们,而是他,就他那素质?哼!”
  部长笑了,耐心地说道:“你还太年轻,看不透这些。他挑衅又能怎么样?咱们不理他,他就如同一拳打在棉花上,力没有发出去,他会比你更窝囊。你没发现这些人太幼稚了吗?他们幼稚的根本就不怕在你面前暴露自己的无知!”
  王家栋说的很尖锐,他见彭长宜不吭声又继续说道:“从这一点上看他们就不是一位老练的政治能手。这种人,永远都是最先挨宰的那个。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掩饰自己,这种人其实最悲哀的,死都不知是怎么死的。”
  这话果真让王家栋说着了,两年后,当彭长宜奉命去三源当县长的时候,他没有见到这个李部长,后来才知道,那个李部长非常不得志,早就被人挤兑走了。
  听了部长的话后,彭长宜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说道:“他不是混蛋就是糊涂蛋。”

  彭长宜没有用“他们”,尽管他知道王家栋说的“他们”里面是包括周林的。但是他只用了指代性非常强的“他”,指的是三源的组织部部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