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樊书记笑了,说道:“你们当着小丁就打趣我吧。如果你不嫌弃,改天我特意给你写一幅。”
  王家栋一听说道:“樊书记,您的字不是从来不送人吗?甚至草稿都烧掉,怎么对江市长就偏爱了,这么多年我要字您可是从来都没给过我啊,您就不怕我有意见?”
  樊文良的确不给周围的人写字,尽管他的字的确有些功底,但是他不想听那些无聊的恭维。
  再说了,今天你在亢州,是亢州的市委书记,明天你离开后人家兴许就把你的字烧掉呢?樊文良不拿自己的书法作品给人,也是明智之举。
  樊文良冲着王家栋说道:“小江跟你们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王家栋反问道。
  樊书记想了想,慢条斯理地说道:“他比你年轻,比你有前途。”
  王家栋一听,立刻用手捂着脸低下头。
  丁一没想到这么大岁数的领导,也很有意思。就忍不住“哧哧”地笑出声。
  王家栋跟丁一说道:“小丁,要不把你这幅小字给部长吧,我要不到书记的要你的应该没问题吧?”
  江帆听王家栋这么说,赶紧从樊书记面前把丁一的那卷小字拿在手里,说道:“我既然来了,就不能空着手回去,丁一,你改天再给你们部长写吧,这个归我了。”

  丁一说:“樊书记的字都不给人,何况我这个无名小辈,更不敢拿出去示人了。”
  江帆边卷起那幅字边说道:“有名的咱现在要不到,我再不顺手牵只羊回去?”
  其实,江帆自打第一眼看到这清丽的蝇头小楷时,就非常喜欢。
  但他不能直接跟丁一要这字,而是假借跟樊书记求墨宝之名,巧妙地提出自己的意愿。他没有理会丁一的话,而是很快就把那幅字卷好握在手里。

  “哈哈”樊书记和王家栋都笑了。
  走出门后,丁一说道:“江市长,把那字还我吧,那还是以前写的呢,改天我写好一点的再给您。”
  “这个就是最好的,我收藏了。”
  江帆说着,把那卷纸放在自己嘴边,亲了一下,他就赶紧走了,他觉得自己那个动作在女孩子面前有些轻狂,脸就有些发热。
  经过彭长宜办公室时,见他的门敞开着,就站在门口说:“还不走。”
  “马上。”彭长宜说着就关了灯,锁上门后跟江帆一起下了楼。
  “到我那儿再坐会儿吧。”江帆说着,也不等彭长宜反应与否,就拐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彭长宜随后也跟了进来。他看见江帆手里那小卷纸就说:“你要了丁一的?”
  “是啊,我先跟樊书记要着,他没有,就顺手牵羊了。其实,对书法这门艺术,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没个字都隐着书写者的性格,别人都说好的未必你喜欢。但是丁一这小字我真的很喜欢。”
  彭长宜笑了,说道:“依你看,樊书记的个性是什么?”说道这里,彭长宜感到有背后议论领导的嫌疑,就赶紧加了一句话:“就书法而言。”
  江帆似乎并没在意,就说道“人家丁一早就说过了方劲古朴,藏锋逆入。”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丁一那是指他书写的风格。”

  江帆笑了,看着彭长宜说道:“你不是说就书法而言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是说从书法再到具体的人。”
  江帆哈哈笑了起来,说道:“长宜,学会拐弯抹角了。”他收住笑,说道:“从书法再到具体的人,仍然是丁一的那八个字:方劲古朴,藏锋逆入。”
  彭长宜回味着他这句话。丁一这话是从书法风格而言的,显然被江帆赋予了新意。细细想来,这八字的确适合樊书记本人。
  江帆把丁一的小字展在桌子上,低着头,仔细打量着,边看边说道:“的确漂亮。一笔一划都经得住琢磨和挑剔,真是清爽,干净!字如其人”
  彭长宜偷眼看了看江帆,见江帆欣赏小字时那喜爱的表情,想起晚上他第一次见到丁一后眼睛就错不开了的表情,就说道:“那丁一的风格是什么?就书法而言。”
  江帆不假思索的说道:“美丽、清新、干净。如同从宋词小令中走出来的女子。”
  “嘿嘿,江市长,犯规了。你这是直接对书写者本人进行评价,怎么跟前者正相反了。”彭长宜调侃着说道。
  “不是你让我做评价的吗?”江帆看着他说道。
  “没错,但我刚才特地强调了一句话,‘就书法而言’。”
  江帆直起身,看着彭长宜,不由得“哈哈”大笑。他收好字幅,把门关严,神秘地对彭长宜说道:“今晚你发现了什么?”
  彭长宜认为江帆是在转移话题,?眨眨眼说:“发现什么?”
  “樊书记不是练字来的,确切的说他没练字。”江帆说道。

  彭长宜进门时就发现了樊书记房间里没有其他的字。
  “另外咱们上了楼后,你发现了没,有很呛的烟味。”江帆低声说道。
  彭长宜想到江帆使劲吸鼻子的情景,就说道“这说明什么?”对于楼道的烟味,彭长宜早就习以为常。但是晚上那么大的烟味就绝不是一人所为了。
  “这说明亢州政坛要发生点什么?”江帆神秘的说道。
  “您怎么知道?”彭长宜问道。
  江帆笑笑说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我是局外人,当然看得清。”
  当时江帆说这话的时候可能他们俩谁都没意识到,几天后,江帆不但不是局外之人,还成了亢州权力漩涡中的中心人物。
  彭长宜见他又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架势,就说:“市长大人不要总这么说话,恕长宜不敬,斗胆问您一句:难道您是来亢州看热闹来的吗?”
  江帆笑了,说道:“呵呵,长宜,我跟别人不一样,我本来就在亢州之外。”
  彭长宜想了想,认为江帆说的也有道理,他本来就是挂职来的,是到地方镀金增加阅历来的,回去后就会被提拔重用的,不需要参与地方上的权力博弈。
  江帆继续说道:“你想想,樊书记不抽烟,王部长烟瘾上来了就必须要回到他办公室抽。再说他就是开着门抽,也不会有那么大的烟味。那么就是说,今天晚上会有两个人以上在楼道里抽烟,不然不会那么呛。”
  彭长宜没有再追问下去,他觉得江帆说的非常有道理。就笑着说:“嗯,有道理,但这真能说明亢州要发生点什么吗?”
  “肯定会发生点什么,或大或小。凭我的直觉,不该是小事。”江帆自信的说道。
  彭长宜想到在走廊里遇到郭科长和高铁燕的事,但是高铁燕不抽烟,而且那时郭科长似乎是下楼回家的。的确还有别人在楼道抽烟。
  如果真如江帆说得那样,那么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彭长宜不好和江帆就这个问题深谈下去,因为他突然想到了自己送出去的那几封信,一直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哪里不对劲也说不清楚,他也不想弄清楚。有的时候不清楚比清楚本身更好。
  他打了一个哈欠说道:“太晚了,我该回家了,您也休息吧。”说着,就往出走去。
  江帆把彭长宜送走后,又展开丁一的小字,重新打量着每一个字,的确有一种白看不厌的感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