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一咧嘴,说道:“照您这一说,我这师范生还别活了。”
  江帆说道:“倒不是那个意思,尽管我反对唯学历论,但是提升自己,增加自己的硬件实力总是没有坏处的。所以我刚才问丁一京大都有什么样的研究生可以读在职。”

  其实,江帆意识到的问题,彭长宜也意识到了。
  江帆又说:“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选拔干部的条件已经非常明了,所以我们应该有危机意识。”
  彭长宜点点头,心想,倒是国家部委出来的干部,站位就是和基层干部不一样。于是说道:
  “您说的有道理,丁一,回头问问你父亲,看都哪些学科招在职研究生,我走走后门,是应该继续提升一下自己了。”
  丁一看了一下手表,说道:“爸爸有早睡的习惯,我明天再问吧。”
  江帆说:“说办就办,现在准备还来得及,今年上半年争取入学。明天给同学打电话,看看北京的学校,有什么适合的专业。”

  “我还是对教育学感兴趣。”彭长宜说道。
  “尽管我知道你教书育人有一套,尤其善于对方那些调皮捣蛋的初中生,但是你不可能再去从事教育事业了,还是加强一些政治理论修养吧。”
  彭长宜觉得江帆说的很有道理,而且话很实在。
  丁一对眼前这两位领导没有了陌生感,反而有了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觉得他们是她在亢州值得信赖和的人。
  这种感觉,在以后的岁月中,一直陪伴着丁一,尽管经历了种种磨难和考验,始终未曾消褪,而且,历久弥新……
  三个人在这里闲聊着,谁也没有意识到,亢州的选举之波已经酝酿成熟。

  这时,江帆办公室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江帆接过电话,只听了一句,就对彭长宜说:“找你的。”
  彭长宜接过了电话,里面传出妻子沈芳抱怨的声音:“怎么还不回来?这么晚了也不打个电话?”
  彭长宜其实往家里打了电话,沈芳还没有到家,再后来到饭店后就忘了。那时的座机电话还没有来电显示功能,所以沈芳不知道他已经打过电话了。
  他懒得跟沈芳解释,沈芳从来都是喜欢用这种“疑问加埋怨”的句式和他说话。此时他也不想招惹她多说话,就淡淡地说道:“有事吗?”

  沈芳没好气地说:“王部长刚才来电话找你着,我一猜你就在和江市长闲聊呢。”
  彭长宜看了一眼江帆,皱下眉说:“他说什么事着吗?”
  “没有。”
  “知道了。”彭长宜挂了电话,说道:“部长找我。”
  江帆看了看表,说道:“这么晚了肯定有事。”
  彭长宜感到晚上部长找他应该有很重要的事,他不敢耽搁,就说道:“我上去看看。”说着就要往出走。
  江帆说道:“长宜,还是先打个电话吧。”

  彭长宜想了想,就拿起了外线直播电话,他没有直接往办公室里打,而是先把电话打到部长家里。
  果然,得到部长夫人的答复是“他去单位了”。
  彭长宜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江帆。
  江帆又冲着电话向他努努嘴。
  彭长宜再次拿起江帆桌上的内线电话,刚要摇,江帆说道:“用那个。”
  江帆指的是外线直播电话。

  彭长宜忽然就明白了江帆的用意,他拿起外线电话,拨通了部长办公室,果然,部长在办公室里等他。
  王部长说道:“你在那里?”
  彭长宜想反正今晚的活动部长肯定会知道,别人不告诉他王圆也要告诉他。就说:“我们刚刚散,我在江市长办公室。”
  “丁一呐?”部长问道。
  “和我在一起。”
  “你带她到我办公室来,江市长如果没事的话一起过来吧。”王部长说完就放下了电话。
  彭长宜撂下电话,对江帆和丁一说道:“听见了?”
  江帆点点头。
  丁一不解地看着彭长宜,说道:“还有我?”
  彭长宜说:“听口气你还是主角,我们俩是配角。”
  江帆愉快地说:“这配角必须要当,大晚上的部长找一个女孩子势必不方便,所以咱们一定要讲政治。”

  三人一起上了楼,刚来到楼上,彭长宜就听到江帆使劲的吸着鼻子,好像在闻什么,彭长宜不解地看着他,他却若无其事地仰着头往前走去。
  部长见他们进来,没有站起来,而是问江帆和彭长宜:“晚上喝了多少酒?”
  两人都说:“不多。”
  王部长也没有再追问,就说:“樊书记在练字,我跟他说我们组织部来了个才女,写的一手好字。他很高兴,想见见。丁一,你去拿几张你写的字,请樊书记指教指教。”
  这一刻,彭长宜更加证实了自己刚才下楼时的猜测。
  他知道樊书记有晚上练字的习惯,但是每次练字都是在没有人打扰的前提下,这次这么兴师动众,是不是故意告诉别人,他今晚来单位只为了练字?
  丁一听部长说樊书记要看她的字就有些紧张,她说:“我的字拿不出手啊?”
  部长笑了,说道:“切磋技艺,能拿出手的那是书法家。去吧,一会儿你直接去樊书记办公室找我们。”
  说着,他就站起身来,掐灭了手中的半截香烟,又喝了一口水,在嘴里反复漱了几下后吐在痰盂里,然后自嘲的说道:“还是你们不抽烟的人好啊,没有口味。”说着,就带头往出走。
  彭长宜非常佩服部长,他知道樊书记不抽烟,不但不在他面前抽烟,居然还很在意口腔里的烟味,难怪樊书记把他当做心腹,看来不光是能力问题,还有一个发自肺腑真心真意的尊重问题。
  一个领导能得到属下这样程度的尊重,试想,不拿他当心腹才怪呢?
  他们跟着王部长来到了樊书记办公室,王部长却敲了旁边的那个门,等待里面的答复。
  这个房间本来是打算给书记当做临时休息室的,可是樊书记有个“毛病”,就是从来不在单位设置宿舍,更不在办公室放床,就把这间屋子改成一个小书房,当作他练习书法的场所。
  他们进来后,彭长宜果然发现樊书记刚刚开始练习写字,之所以说他是刚刚铺开宣纸,刚刚开始写,还因为旁边没有任何写好的或者晾晒的字。
  两会在即,明天代表们就报道了,樊书记居然有闲心练书法?彭长宜感到周围似乎都不对劲了。
  尽管彭长宜不知道首脑们今晚商议了什么大事,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和书法无关。

  跟丁一切磋书法艺术也只是个表面文章,因为大家都知道,樊书记练书法的时候,是不喜欢有人打扰的。
  樊书记抬头看了看他们说道:“来了两位文化人,献丑了。”
  江帆说道:“您才是真正的文化人,我根本拿不起来软笔,一握毛笔手就开始哆嗉,勉强写几个字那笔画也都是锯齿状。”
  樊书记笑笑,说道:“练时间长了就好了。你们墨水喝的比我多,对文字结构的掌握比我强。”
  “您太谦虚了,不练书法的人,是很难理解汉字间架结构的。”
  彭长宜发现江帆很会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